【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江南】人在旅途(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11:37

(一)到寒山寺

对苏州寒山寺的倾慕,是从早年读到唐代诗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诗开始的。“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后来,以这首诗的内容改编成的歌词《涛声依旧》,经歌唱家毛宁唱红了大江南北,愈加变得对寒山寺情有独钟了,时常梦想有朝一日能亲到寒山寺一睹为快。2004年5月下旬的一天,我有幸随市新闻“两会”组织的赴南方考察团来到该地。

号称“人间天堂”的苏州,在中国数千年的文明史上,非但是风景秀丽的鱼米之乡,而其文化渊源与积淀,正似那条浩淼而神圣的长江一样深厚。大巴车驰进苏州,眼前掠过的是一处处小桥流水,一条条大街小巷建筑风格独特,整洁规格的房屋,白墙黛瓦,尽显出吴越苏州古城的悠远、庄重、古朴典雅。耳听那女子淡淡的软语,上洗手间为进“歌厅”的不同称谓,我真正感受到了江南苏州厚重的地方特色。

上午10时许,我们来到了苏州郊外的寒山寺,首先在魂牵梦绕的枫桥边摄影留念,据导游介绍,寒山寺为唐代贞观年间诗人寒山子所建,后来在民间流传甚广的是寒山子和拾得传友情的故事,至今在寒山寺的大殿里还有他们的塑像和图画,被称为“和合二仙”。据传,后来拾得传道东渡日本,在日本也建有一个拾得寺,因此,每年的除夕,都有成百上千的日本友人到苏州寒山寺拜谒、听钟声。随着时光的流逝与磨蚀,诗人寒山子也就逐渐被淡忘了,一首《枫桥夜泊》诗,在成就苏州一大名胜的同时,也使作者名刻青史,寒山寺也因此成为国内很多游客的首选之地。

这里进一步印证了“眼见为实”这句俗语。没到寒山寺前,我还以为寒山寺在一座山上是因山而得名,今日亲到寺中方觉释然。可见,我们五千年文明古国的文化底蕴与自然风物,是多么的博大深奥,浩翰丰富,容不得半点懈怠与疏忽。

离开寒山寺,在我心中始终有个费解之谜,令我苦苦思索良久。一个很普通的寒山寺,有什么神奇美妙之处,能让作者写出如此千古不朽的的佳作呢?渐渐地,有一条不成文的定律在我心际升腾、明晰。那就是,一个人遭遇与经历不同,决定他取得的成果也不同。象文化先圣孔子,兵圣孙膑、《史记》的作者司马迁、高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杜甫,倡导“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柳咏、张继、李商隐等尽皆是然。关键是,他们均能把自己的人生失意升华到一个高的境界,虽身处逆境并不消沉,具有从容面对之大度。

据史书记载:张继原本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秀才,他凭自己的满腹才学,盼望能在殿试中高中榜首,或者像李白那样,被朝廷慧眼识才,破格提拔为翰林。可事与愿违,他不仅榜上无名,连自己自以为成就很高的诗歌竟然也没有得到京城文学名家的认可。无奈之下,张继乘船顺流而下。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他来到了苏州城外的枫桥边。望着残月落山、栖乌夜啼,江边的一排排枫树影影绰绰,不远处的三两点渔火在水中摇曳不定的倒影,再加上从寺里传来清越悠长,微微颤动的钟声,便在游船上辗转难眠,百感交集,正可宣泄一下他孤寂凄美的心理,随挥笔写下了这首七言绝句《枫桥夜泊》。这首诗将形象与音响色彩配合的非常协调。千百年过去了,和张继同时代的一些举人们,虽然高中皇榜,在朝里或地方上得个一官半职,但由于文学成就浅,早已被世人所遗忘,惟有张继的这首《枫桥夜泊》诗,穿过时光的隧道,经久不衰,流传至今。

这里又向人们昭示一个真理:学识的渊博与成就,并不完全取决于是否科班出身,而后天的努力与长期的积累,也是一个重要方面,即使在当今社会,大凡在世俗人的眼里,似乎存在一种误区,只有考上大学或名校,知识与成就才是高人一等的“天之骄子”,上不了大学,不是科班出身,就永远是学识浅薄的“下里巴人”。这种“一叶障目”的狭隘思想意识不知伤害与冷落了多少饱学之士,又迫使他们从逆境中发奋努力,多有不凡的建树,最终将自己不幸的命运改变者亦不乏其人。

“寻究无源水,源穷水不穷”。时空变幻,寒山寺、张继、“和合二仙”的传说,枫桥与寒山寺的钟声,犹如嵌进江南水乡文化遗产丰碑上的一幅美丽画卷,不时折射出耀眼的灵光;同时,也将一支象征团结友爱、和睦相处建和谐家园的进行曲,推向人生的前台。

(二)上海掠影

上海是个令人向往和值得品味的城市,早在上小学时我就对她产生过迷恋。因为那时,无论从书本上还是在人们的言谈话语间,都将我国三个直辖市之一的上海当作进步与发展的重要标志,从而为之骄傲显得自豪。为此,去上海览胜也早已是我心中的一个梦。一次,在市新闻“两会”的组织下,我有幸亲临此地得以“梦圆”上海滩。

那是2004年的夏天,我们一行数十人自山东的菏泽市出发,第二天到达江南的苏州,在游览了寒山寺、虎丘、留园(拙政园)等名胜后,中午一时许,大巴车接着又向上海进发。经四个小时的颠簸,来到见证百年沧桑变化的大都市上海。这个令我向往已久的城市,曾渗透着往昔不平岁月的浮华,悲凉与凄楚,黄包车辗过霞飞路的深沉与张爱玲女士笔下的落寞,更有那黄浦公园“华人与狗,不准入内”的耻辱……

如今立于外滩,从滔滔江面传来一阵阵油轮的鸣笛,早已淹没了列强的战船,洗掉了十里洋场的骰牌。主塔呈H型的南浦大桥巍然耸立于黄浦江的东西两侧,给古老凝重的城市增添了一种青春的靓丽和活力,蓄发出勃勃生机,浦江两岸车流穿梭,游人如织,西岸那两座依旧比肩而立的古建筑楼,虽在折射着近代中国的颓败,但不会再有凭一楼之高低却要大不列颠女王评断的荒唐。

记得第一次到上海,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春节前,我从云南边防部队回家探亲。当时由于昆明至北京的62次直快列车因线路故障而停运,需等数日后恢复通车,我改乘了昆明至上海的列车。两天后到站下了火车,夜间突降的一场小雪给这座城市披上了银装。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的上海市,不论在国人眼里,还是与北方的大中城市相比,尽管均属经济文化比较领先的城市,但还没被开发的黄浦江两岸,除了尽是三十年代的建筑外,就是代表古老滞后的贫民窟,城隍庙,火车站的狭窄简陋,无论如何也是没法与20多年后的现代化大上海相比的。

回望黄浦江边,代之而起的是新世纪大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的高耸、金茂大厦、民生银行的璀璨,还有江底隧道的从容……这些要么就是世界第一,要么就是领跑亚洲的欧式建筑风格,色调古朴恢宏,在夕阳余辉的映照下,为大都市托出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让我仿佛置身于异国他乡,有了另外的一种人生的辉煌。

临别前的外滩之夜,从无数楼群中放射出的美丽霓虹,巨幅广告动感醒目,伴随江上那斑斑点点的渔火,缄默之中氤氲着梦幻般的韵致,氤氲着离愁伤感的气息。我感激这来自天意的安排,把这一刻的朦胧赐给我,让我伴随明如一湾灵动的流光,枕着黄浦涛声,在天地之间,在富裕与贫困、幸福与痛苦之间,真情而执著的展示自己。那一刻既没有世乱尘嚣,也没了人间的忧愁与烦恼,一步跨回了童年的田埂上,啥也不去想,啥都可以想了……

假如,早年为情所伤的张爱玲女士还活着的话,当她站在高高矗立的、东方明珠的电视塔顶,俯瞰今天的大上海,定会将往日那固有的意念重新审视也不足为奇。

(三)西湖散记

“昔年曾见此湖图,不信人间有此湖。今日打从湖上过,画工还欠费工夫。”这是明代正德年间一位日本使臣游西湖后写下的一首诗。2004年的夏天,一次去南方考察的机会,我来到了魂牵梦绕的杭州西湖。

在历代文人墨客中,有关描写西湖的文章与诗句,实在是数不胜数,而对国内的众多游客来说,即使是初游西湖,也难免有些似曾相识之感。因为无论是上演过的戏剧或电影《白蛇传》的故事,几乎家喻户晓,成为中国文化中的一个意象。但用著名作家余秋雨的话讲,“西湖游览可以,贴近去却未免吃力,因为它成名过早,遗迹过密,名位过重,山水亭舍与历史的牵连又过多,结果成了一个象征性物象非常稠厚的所在。”

站在西湖岸边,早已忘却自北方至苏州、上海一路的劳顿与奔波,极目碧绿的西湖水,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波光闪闪,给妩媚的湖景增添了一番韵致。听已到过西湖的人讲,若在细雨霏霏中游西湖,景致将更加美丽迷人。

在登上去葛岭湖心岛的油轮上,我不由想起了上世纪(1982年3月23日)的云南《春城晚报》上刊出的一幅没有下联的千古绝对。说的是苏东坡在杭州任地方官时,有一年的清明节,一些达官贵人,文人学士请他登舟游西湖,呤诗作对。有个歌女提着一把锡做的酒壶给苏东坡斟酒,不慎将酒壶掉到湖中。当即有一位不知姓名的文人出了一个上联曰:“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满船叫绝,但无人应对,你望我,我望你,最后都把希望寄托在苏东坡身上,可惜苏东坡左思右想,也无下联,只好佯装酒醉,游玩不欢而散。从此这个对联就成为千古绝对,直到该报登载之日也没有下联。时间又过去了20多年,恕本人寡闻,也未知有没有人续出下联。

游览西湖,最使我畅舒心怀的当数苏堤(据传白居易也曾筑一条白堤),让我看到在美的领域真正卓越到从容的苏东坡。也是最能让中国文人扬眉吐气的胜景。这位大文豪、大诗人,不是为了追求风雅,甚至亦不是为了文化上的任何目的,纯粹是为了解除当地百姓的疾苦,与民造福,兴修水利,浚湖修堤,终于在西湖中留下一条长长的生命堤坝。难怪清人查容曾赋诗咏苏堤:“苏公当日曾筑此,不为游观为民耳”。恰恰是最知晓游观的艺术家,却不愿将自己的文化形象雕琢成游观物,于是,这样的堤坝便成了西湖特别显得圣洁而夺目的自然景物。使一向对神灵不善崇拜的我,面对文化先师的塑像躬身三揖。

极目湖面那充满勃勃生机的绿荷,不禁记起杨万里的“毕境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透过薄薄的云雾,我仿佛看到两千多年前的西子姑娘在湖边浣纱,斜风中水溅裙纱而浑然不觉,对面高高矗立的雷峰塔,虽经形式上的重建,却仍在演绎着许仙和白娘子的爱情传奇,天上人间,实在是精神上的富有者。还有断桥的跨度,仅几步之遥,竞有十八相送,抑杨顿挫,荡气回肠,也只是神话里有的,却又那么恒久地宣泄了梁祝的一往情深,犹如目睹成蛹化蝶,欣闻千古传唱。还有那西湖边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两句(咏梅诗)千古绝唱的林和靖,远避官场市嚣,隐居孤山20多年,以梅为妻,鹤为子的隐士风格,尽忠报国的岳飞墓,一生爱好山水的钱塘歌女苏小小……无不铸塑出一组组气韵夺人的情感造像。

总的来说,蛇仙,梁祝、越溪女、大抵西子湖畔从来不缺少爱情的滋润,而且又都是佳境极品,脍炙人口,绵绵不绝。不然,今天的西子湖畔怎么会依然如此妖娆,如此动人心弦?

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好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舟山怎样选择靠谱的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