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江南】迷途善往(散文)(紫墨精点)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9:07

五年前的那个岁末,经由老乡荐引,在闸北的闹市区,我领手到一桩保管的差事。但灵魂深处,依旧笼罩在单位解体下岗,家业飘摇的彻骨寒冷里。命运的不公、情感事业的困惑,心底几度萌生出家的念头。

总算候到一天工地停工的契机,交代同事小李后,便捉空向市区去了。期待的问道三生、参禅拜佛的夙愿,就要得以梦圆,便颇感欣慰。而选定静安寺,那只因是就近,且是香火鼎盛的名寺。

到得寺前,望见山门肃穆高矗,从洞开的一扇寺门窥望进去,幽静的寺内,熏烧的檀香徐徐升腾,穿透上空的凡尘云翳,承接天国佛脉。清心、凝神的梵音,也随之袅绕过来……

寺院门票不菲,我抬脚正欲跨过门槛,却被告知:今朝是某富贵超度法事,部分殿堂暂谢香客。内心不爽,攘攘红尘的商业戾气,也时刻侵扰着佛门净地,而偏离佛陀弟子的正觉之行。弘法利生毕竟善莫大焉,我悻悻地踟蹰了一会儿,就转身信步寺墙外,观听起禅香历久熏染的周遭世象。

放眼望去,褐红色的外墙与庙宇的金顶栋檐,已髹漆的富丽堂皇,不过也似乎只剩下了堂皇,却无法触摸到了历史的沧桑。寺墙的四围香铺林立,相面算卦的聒噪着喋喋不休,奉迎着来许愿还原的各路香客。转悠了约半个时辰,怅然地吁了一口气,后悔似乎没选对道场而去龙华寺。但旋即自责起自己可怕的闪念,忌讳因自己的“杂念”而亵渎菩提。只是这番情景,的确不合我灵魂栖息的净界。天色将晚,云雨似来,于是去意顿生,也无心再进去叩拜敬香了。

打道回来,出地铁站向西北,步行约莫一刻钟的功夫,便是工地所在。

时令已是深冬,艳阳下,迎面的朔风依然让人不寒而栗,而脚下的败叶回旋着飒声劲走。我瑟缩了一下颈脖,朝必经之地的乌镇路桥走去。行至桥头,目睹早晨裹着红头巾的母子俩,仍然乞坐在哪里,只是朝北撑了一具小伞,抵御着晚来的风寒。

时间尚早,便拐头向“红头巾”过去,想看个究竟。与以往所见不同,木然而坐的这位妇人,对面前施舍者的善举,视若无睹,没有常见的卑躬感激与泪水。略显斯文的脸庞上,却是一副漠然迷茫的眼神,一下子就勾起人的怜悯心,给人惶惑无助、万念俱灰的视觉冲击。灰黄、皲裂似龟皮的双手,十分抢眼,将风袍裹得严实的孩子搂抱胸前。那孩儿嫩红的小指,却无知无识地,掰食着“龟手”托捂着的干馍馍

零零星星地,这里聚散着行人。

“真是她的伢啵?”“她又不吭声?不晓得。不过装得挺像!”两个老乡在猜度。

“现今贪图安逸、不要脸的多了!晚上不定就到哪儿逍遥去了呢!”

“不是迫不得已,谁又会丢人现眼哦?‘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多积一分功德吧。”一位婆婆将硬币放于那母子面前,一面回应道。

“個种事体多咧,侬管得咕来伐?”年轻小伙探头瞅了瞅,身边的女子拽他衣角催着。

“您出的是冤枉钱呀!说不准人家比您还富呢!穷人救济富人么?”

听罢,我从裤兜扣出来的5元钱,便又缩回去了。

我本已走出很远了,内心总还在将信将疑:想那深处困境的孩子,却一脸的天真,恻隐之心难安,便毅然折身匆匆回去。此时此地行人已散,孩子正不安的哭闹着。我俯身塞给孩儿5元钱,一颗忐忑的心才算石头落地。正欲起身回走,妇人哄孩子的乡音却黏住了我的脚步。

“好哒好哒!乖伢,不哭哒,这就回咯哒哦!”多么熟悉的腔调!一股浓烈的乡土味。

自离开老家,乡音已很久未闻,而熨贴心田“土得掉渣”的家乡话,此时竟近在咫尺!人便一下提起神来。毕竟,偌大上海滩,遇到个同乡是一份小惊喜,那份难抑的乡情就暖得心口热热的,而并未曾想她是个乞丐。

趁她收十行李,就唠嗑起她处境的由来,得知她老公原在附近工地干活,因年底赶工期,加班多、压力大,诱发脑充血。出院时医生又叮嘱过:回老家前,还须在沪悉心静养一月。

逗哄哭闹的孩子时,我伸手有意靠了靠小家伙的额头,有点温温发烧。

“赶紧送医院啊,加重后就很‘糯粘’了的!”情急中我夹着方言催促。

“不打紧的!喝点感冒冲剂就会好的,就是受了点风寒。”她认定是常见的小儿科。

这一带,我再熟悉不过,桥北不远处,就有家便民诊所,揣摩着她是畏惧那昂贵的医药费。碍着老乡的面情,我一着就急大方地宽慰:“医药费我给你垫吧,孩子抵抗力可比不得大人,莫延误了!”。好说歹说,才算劝动她来到了诊所。

小孩挂着点滴的空隙,她主动和我攀谈起来。

“知道乞讨也不是个法,可接济过的亲朋,现在都躲我不及呢!大女儿又刚上高中,怕是也要缀学了......还有这个”她一面向挂着点滴的孩儿挪挪嘴,神情忧戚的道。

其实,替她交讫那百多元药费时,内心是有点吝惜的,我已不是从前的白领+小老板,已属朝不保夕,无力更大方的捐赠或施舍了。

“天无绝人之路,办法总是有的,也可以试试,到附近工地收捡废品,也不要啥本的。”听罢我的建议,她默默点了点头。我尽力宽慰着她,而自己内心正惶惑不知所以。

时候不早我起身告辞,打听到我所在工地的方位,她“哦”的恍悟一声,说居然就在她“板房住所”的前面,她老公原来的工地就紧邻在b区。其实也没啥稀奇的,偌大的这一片,全是棚户拆迁后的开发施工群区。她又迭声谢过,才转身回去。

今天虽然破了点费,但一种被需要的成就感,与行善后心地通明透亮的觉悟,内心却感到十分受用!

回到项目部,晚饭时间早过。同事问及得知原委,有的开玩笑,诮我热心过度,对人家动机不纯;有笑话我遇到骗子,并言之凿凿:某某亲友遭遇过此事云云。听罢自己没有辩白过多。

的确,我遇见过许许多多职业乞讨者,就像上午去时,地铁里卖唱乞讨的年轻姐弟,明眼便知,没有理由同情。至于那种专门收罗残疾儿,甚而不惜将亲骨肉致残,去发同情悲悯之财,丧尽天良的行径,更应遭天谴。然而,诸多名流尤其公证机构令人咋舌的虚伪与恶性,毒化了人们的善意,欺骗了施舍者的良知,打磨着出当下许许多多溜滑冷漠的心,使民族乐善的优良基因变异,也让当下人们善心迷失。

但我觉得,她不大像。

趁阿姨给我去热饭菜的空挡,我踅到设计小魏电脑旁,陪听起刘欢《从头再来》那首流行曲,因为那旋律渲染出的意境,十分贴合我当时的心情。

我的工地与项目部驻地,分散在乌镇路两侧,上班、吃饭都得路经桥头。次日午饭时间匆匆路过,便下意识里瞥了一眼那乞讨的地方,果真不见了那个人影。可还没回过神来,接连几天,她又出人意料的出现在那了。这种事情,又不便顶破人家脸面探问,就推想,也许她老公目前的健康,尚不能照看那孩儿替她分身吧,这似在情理之中;却也难辨真假。这世道“老乡见老乡,骗你没商量”的圈套,多着呢!世人谋生“猫有猫路,狗有狗道”,把自己的“活法”兜售于人多么迂腐!

想想自己,日日奔忙在熙攘的人流里,也时时感到迷茫,不也俨然一个乞讨者吗?自己尚且“泥菩萨过江”呢!还不知死活地“咸吃萝卜淡操心”,忧戚别人?

从那以后,每当过往此处,就努力控制自己,再不往那儿瞧。但不知为什么,眼角的余光里依然能感受到那令人不快的影子。

时近年末,业主工期催的急,工地一下子紧张忙碌起来。整天便忙于验收、配发材料、整理库内外物料。还要清查维护施工机具,登记台账,填报这样那样的报表。忙碌到忘记吃饭的田地也时常有之,再没精力去关注那些和自己不大相干的闲事了。

记得零星飞着小雪的那晚,我正加夜班,在喧嚣嘈杂的货场收发材料,手脚忙得不可开交,耳际却似总有人在呼喊,忙碌中也匆匆张望几次,又不见人影,便懒得去理会了,怀疑是嘈杂中自己耳朵的错觉。由于工程尾期,各单位都迫于工期追赶进度,工地现场往往变得十分混乱。

“师傅!”谁呀?我伸着脖子望了望:见一个“红头巾”向我急走过来。

“稍等一会啊!”我呼应着那高频的喊声,麻利了结着手头的余活。

“你是?!”

“是你!?”待会再说!您赶快去货场那边,有人正偷铝材出去咧!

我立刻随她同去,一边电告着安全员李工速到现场。

还好,可能盗贼探到了风声,丢下材料已跑得没了影踪。一起内外勾结的团伙盗窃事件,就此平息。所幸工程没发生大的损失,工期内材料的供给也得以保障。项目部便许诺答谢关怀她及家人。

我和她多聊了几句,走在了最后。

她似乎猜透了我的疑惑,会心一笑:“多亏工地老板体恤,照顾了我到b工地食堂做事。没有想到老公康复比意料的快,能照管一下孩子了。我也就腾出了点时间,晚间捡捡废品。这不,才发现......赶忙就来恩人老乡这边报信了!”

歇了口气,沉思一下她又道:“真的蛮感激,那多热心的好人帮衬,人要知恩图报啊!敢情食堂老板娘也信佛,受她熏陶我也就向佛。祈求保佑老公平安恢复,再能做些其它活计。”我能理解,许多象她一样,在大难的无奈中与大爱感恩承重下,寻求心灵安慰而萌生的宿命思想。

“主要靠你自己,天道助勤啊!”我顺口称道了她一句。

看得出,她的处境已有改善,算是苦过来了,也似乎找回了些做人的尊严。末了,执拗要还那次的医药费,我婉言辞谢,毕竟,她家的难气大得多,我怎能如此小气呢!

几天后,在工地项目部会议上才骇然得知:就在那天后半夜,她家即遭遇盗贼同僚泄愤的打砸,幸被当时巡视的治安联防人员解围,损失才不大。肇事者最终得到应有的惩罚,社区和项目部都给与了她家应有的关怀。我庆幸于她险些遭遇的变故,忽然就理解了她那向佛之心。

这家人走到今天实在不容易,私交与乡情都让我难以释怀。傍晚,便提着点水果之类独自去探望。到得住所,却是“铁将军”把门。打听到她弟来上海了,打算做废旧回收生意,想请姐夫过去有个照应,顺带搭手帮衬着看看场子。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欣慰!

“好言一句三冬暖”,危难困苦中,或仁或智的一句善导与点拨,一点微不足道的资助与关爱,就可能拯救或深刻改变他人的厄运。

我并非佛家的信徒,也无闻慧的殊智,看到那间陋室沁出的缕缕檀香,缥缈向上,消融于邻里房顶的炊烟中,变幻、升华作祥云,一片片一丛丛,遨游于上海不眠的夜空。

自己的处境,与那时已不可同日而语了,但当偶尔闻悉刘欢那激励人心的苍凉唱段,那时的情景便相约而来。他人的善助,自身的志气与坚强,真的“心若在,梦就在……”

山西治疗癫痫要多少钱北京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呢癫痫病要如何治疗好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