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江南】猫的远见(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2:24

乡村那一只白色的猫,老了。传说猫有九条命,可它的确老了,不管还剩几条命,它知道自己将在不久的某一天要离开了。猫是有远见的,它得安排好后代的生活,才能踏踏实实地上路。这只是它的心事,没有哪只猫会在意它愁眉不展时那些冗长的心事。它成家那会儿父母告诉它,这破破烂烂的家也是家啊,你可得撑起来,兄弟们都还小,都指望着你呢。别嫌家贫,勤劳一些,有家就有好日子,有兄弟们才有快乐。

白猫想都没想,只顾眼下的幸福。它的另一半是一只灰溜溜的猫,处处拘谨,显得小家子气。白猫黑狗世上少有。可骄傲的白猫无论如何也骄傲不起来,除了一身洁白和一点高贵,真没有多少骄傲的资本。在这个村落它家算得上够清贫了,一穷二白,要不是这只没人问津的灰猫尚且高看它一眼,它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喜结良缘了。

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不久,它那老无气力的父母在一个饥荒年相继饿死了。又或者它们将仅有的一点点能裹腹的东西留给了儿子们。那年月,饿死猫的事时有发生,但猫绝对虎毒不食子,它明白父母的嘱托有多重。

白猫兄弟四个。它是老大,纯纯的白,叫大白;大弟通身黑白相间,白色的鼻梁白色的爪子,搭配得恰恰好,叫二花;三弟油亮亮的黑,一只眼睛先天睁不大,叫小黑;四弟则是一身黑白豹纹,父母没有想出更好的名字,叫它麻子。大白看着它们仨,壮志满怀。年轻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也难怪,凭借它的威猛和技艺超群,怎么也能让弟兄们过上一天胜似一天的生活,这似乎是白猫骨子里就有的自信和傲骨。猫并不太喜欢群居,尤其是白猫那灰溜溜懒洋洋的猫婆,它看着那弟兄仨哪都不顺眼,可它夹着尾巴忍了。它是害怕大白,大白对它一直不冷不热,眼睛里总是流露出一丝对它的不屑。它知道大白和弟兄那可真是一个裤裆里抖出来的,情深意重,凡事一点也不马虎。在它还没有站稳脚跟之前,得巴结好它们每一位。这位猫婆很识时务,一时间将它们兄弟伺候得服服贴贴,很快使众弟兄心悦诚服。

大白其实很平和,它骨子里的高贵并非是称王称霸,而是勤奋,练就猫类所有本领,且都出类拔萃。它机敏灵活,睿智多谋,捕鼠能力超强,只要是眼睛所见,没有一只老鼠能逃出它的魔掌。可它的确不懂得如何培养它的弟兄们,除了让它们吃饱,舒舒服服地呆在家里,整天玩耍打闹,偶尔让它们随它一起捕鼠外,却不知怎么将骨子里的那点坚毅传给它们。

二花比大白小不了多少,到了发情期,它渴望寻得一与它相匹配的母猫为伴。它对大白的那只灰不溜求的母猫十分厌恶,觉得它猥琐、虚伪,整天一付慵懒样。它渐渐地恨大白,饱汉子不知饿汉饥,一点也不考虑它的大事。可它哪里知道大白早已四处打探,悄悄地为它寻觅了。

小黑倒很乖巧,先天不足,让它很不自信。它除了听大白的安排做好该做的事,就是静静地躲在一旁看二花和麻子争争吵吵。它越来越害怕那只家中唯一的母猫,那只母猫总是瞪大了眼睛盯着它,让它毛骨悚然。每在这时它会悄悄地走开,避开它的视线。这目光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它那点可怜的自信。

麻子天生嘻嘻哈哈,不务正业,成天跑去让孩子们逗乐。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使出全身解数玩弄它,欺负它,它就是满不在乎。有时弄得满身泥土,肚子饿了,才恹恹地回家。总是在大白不在家时遭到那只母猫一通呵斥,它依旧嬉皮笑脸。母猫越看越生气,惩罚它的手段就是饿着它。这样的时候它为了不饿着,会死皮赖脸地谄媚,或是哼哼唧唧地与它死缠烂打。久了,也就没皮没脸了。

后来在一起久了,母猫渐渐地摸清了它们的脾性和弱点,尤其是大白,除了一付菩萨心肠,再就是默默无闻地辛劳,它骨子里的傲慢,只是无尽地沉默。它终于再也忍不了那弟兄仨,开始原形毕露。它们那个家能发威的不是大白而是慢慢地变成了那只母猫,它随时随地歇斯底里,随便地对着它们任何一个吼叫。当然,开始只是在大白不在场时,她抖擞一下威风,可后来它开始无视大白的存在,公然与它们大吼大叫。大白足够宽厚和慈善,它非常不屑这种刁蛮行为,狠狠地瞪视它。母猫还是很在意大白的反应,它怕失宠,更怕被抛弃。

后来,母猫下崽了,三只,青一色的公猫。没有一只纯色的白,都是一付灰楚楚的模样。哺育小猫很辛劳,这个家一下子热闹非凡,母猫终于无暇顾及它们弟兄了。同时,大白也似乎忙得不亦乐乎,忘记了弟兄们已经长大,盼望着如它一样。

三只小猫是嗖嗖地成长,茁壮又可爱。虽然,那长像多遗传了母猫,性格里却多是大白的刚强、勤劳和勇敢。那三只父辈的老猫却一天天萎靡不振,楚楚可怜,孑然孤独地沉陷进自己的世界。大白努力地想给它们一个家,好完成父母的遗愿。但它的努力一直没有着落,看着一天老似一天的弟兄们,他不由得长吁短叹。弟兄们日渐对它凄凄怨怨,虽没有明目张胆地与它叫嚣,可目光里泄露出的满是怨恨。它知道愧对弟兄,愧对父母,可它也无可奈何。此时已生下三只崽的母猫居功自傲,开始耀武扬威,成天盛气凌人。当着大白的面它将弟兄们骂得狗血喷头。最可气的就是骂它们窝囊废,连个母猫也勾引不来,白背了一付皮囊。大白忍无可忍,终于对母猫大发淫威,想震慑它不可一世的蛮横行为。不曾想此时的母猫俨然一付当家人的姿态,已全然不把它放在眼里。它怒目横眉,再看看弟弟们那闻风丧胆的样,真想将它驱逐出门。可是,看到三只已长到差不多与他一样威猛的崽子正愤怒地注视着它时,它泄气了。

那个午后,白猫独自爬上房顶,躲在烟囱旁,悲哀垂泪。它清晰地看到二花凄楚怨恨的目光。小黑畏首畏尾,一付可怜相。麻子越发的懒散、邋遢和猥琐。它骨子里的那点骄傲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善良和悲鸣。好在一直以来它没有丢弃它们任何一个,能在一起也已经很不错了。它清楚对那只撒泼的母猫它还得忍,为了兄弟们,也为了崽子们。

忍耐中的日子也不能风平浪静。母猫对麻子那付懒汉二流子的行为,大为不满,它采取了最为严苛的惩罚,不给它食吃,饿它,且一饿几天。白猫终于悲哀地决定,让麻子跟着二花独自去生活。这个家掰成了两半。

小黑虽然和大白生活在一起,可它天天如履薄冰,处处小心翼翼。母猫整天指使它这样那样,稍不如意,便是雷鸣般的咆哮。小黑过起了半流浪的生活,四处漂荡,偶尔在夜晚回来,猫在自己的窝里舒服地睡上一夜。一天,它跟随一个喜欢它的煤黑子进了山,那日子安静惬意了许多,只是很寂寞。它时常想念兄弟们还有那三个小崽子,在一起的快乐还是多于烦恼。

二花和麻子在一起,麻子更是肆无忌惮地鬼混,懒得出奇。一天太阳老高了,麻子猫在窝里一动不动。二花揪住它的耳朵将它甩出好远。之后麻子就不再回家,以乞讨为生。大白觉得丢脸,找到麻子,将它拽回家。先是与母猫商量能不能留下和它们在一起。母猫一听就炸锅了,就它那没骨头的样,烂泥抹不上墙,你就随它去吧。大白还在乞求:好歹是弟兄,我没有带好它们,又没能给它们成个家,咋说也不能抛弃吧。母猫不耐烦地说:就它那熊样,还想成家,败家子一个。大白感觉这样的乞求只是让它在母猫的面前更加没有一点威严,根本不可能起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结果,反倒自取其辱。大白脑海里浮动着麻子那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觉得委实凄楚可怜。又想起了远走深山杳无音讯的小黑。想着想着打了个盹儿,看见它的父母正喵喵地唤它,它却不由自主地躲藏起来,想见,又怕见。

小黑在一个风劲天黑的夜晚,悄悄地回来了。因为煤窑塌陷了,那个喜欢它的煤黑子也死了。它悄无声息地钻进了二花的家,对二花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二花只是叹息,无比悲鸣地想,麻子成了名副其实的叫花子,而你我必须努力,才不致于像麻子那样,可我们再是努力也不可能有大白一样的家。兄弟俩凄楚地默默相对无语。

二花告诉大白:小黑回来了。大白只是瞬间的高兴,很快便陷入了沉思。因为母猫早就对大白扬言,走了好,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看它有能耐带个伴儿回来,也不枉来世上一遭。大白知道小黑根本没有那个本事,能养活自己已经不容易了。大白沉默了好一阵,对二花说:让它和你一起生活吧,这样它自在点,就不会再跑了。二花自从撵走了麻子,独自煎熬,日子的确寂寥无趣。想想小黑不管咋的,起码听话、勤劳,做个伴儿也好。两个渐渐苍老而又寻不到伴的孤猫,相互守着。

在冬天无比寒冷的一个早上,大白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麻子冻死在了一堆麦秸杆上。流浪的日子饥寒交迫,终于呑噬了懒惰成性的麻子。大白懊悔不已,它觉得不该让麻子不顾祖宗脸面死乞白赖地去流浪,可它又能怎样?大白初次感觉自己那么无能为力。它恨透了相伴多年的母猫,也恨这世界,怎么就让它的弟兄们活得如此可怜。它喊上二花和小黑,默默地找到麻子,哭泣自己无能,没有完成父母心愿,给它成一个温暖的小家,让它过上猫类最好的日子,也就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二花和小黑听了,心都碎了,想想自己的处境只比麻子好那么一顶点儿,还有一处藏身的地方而已。它哭诉对不起二老在天之灵,对不起兄弟们,它有心而无力。听着大白那凄厉无助的哭喊,二花终于感觉到大白的软弱无力。小黑知道它的世界本来就是黑色的,还有个遮风蔽雨的地方,有个兄长靠着,算是很好了。

埋葬了麻子后,大白一天比一天颓废,它终于不再积极地想着给二花和小黑成一个家的事了,因为它已经耗尽了气力,再也没有力量去想那个天方夜谭的梦了。倒是它那三个崽子一天大似一天,都迫不及待地勾三搭四,想讨老婆了。那只发飙的母猫越来越热情洋溢,它要为它的崽子倾其所有,她终于像只真正的母猫的样子了。再是彪悍,对自己的崽子总能显现出最温柔的模样。

大白在母猫的指挥下,忙得晕头转向。它在母猫的眼里已经没有丝毫的威严,只是言听计从的伙计一样。倒是那三崽子敢对母猫逞威叫嚣,是它宠溺出来的雄霸,只能习惯了。

日子还在继续,但时光俨然属于了下一代。大白更加沉默,几乎忘了偶尔喵喵两声。二花和小黑的日子也越来越凑合,时常躲在墙脚,懒洋洋地晒太阳。有时大白与它们凑在一起,哀伤岁月的无情。在这薄淡冰凉的日子,大白感觉自己已经老无一用,行将就木不远了。它突然觉得没有它的日子,二花和小黑会更加凄凉。孤单酸楚的二花和小黑,不能在越来越老的余年,老无所依,它想出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办法。但这个办法必须得那只凶神恶煞的母猫同意。它不顾一切地去找母猫,必须办成这件大事,不然它死不瞑目,也无脸见祖先。

大白召开了唯一一次家庭会议。陈述了它近日来苦思冥想的事。它说:你们都听好了,一个家族就得像一个家族的样子。二花和小黑是你们的叔辈,是我没有照顾好它们,它们才落得今天孤苦无依。把你们养育大,你们必须得承担赡养长辈的义务,这地方这样的实例也不少。从今天起,大崽子一家和我们一起生活,养我们老;二崽子一家和二花一起生活,养它老;三崽子一家和小黑一起,照顾它。它俩孤单了一辈子,总不能老了老了,更加凄惨无助,也让其它猫族笑话。那只一贯横行霸道的母猫破天荒地保持沉默,大白瞄了它一眼。看它无动于衷,心想,你总算识相,今天你要敢反对,我就敢咬你。大崽子不愧是老大,拍着胸脯说:我赞成,活着总得尽点义务,再说是自家的事,哪能不管。这老大一表态,二崽、三崽面面相觑,知道事情已经是板上定钉了,不如落个懂事听话的好名声。二崽嘻嘻哈哈地跃上凳子,嬉皮笑脸地说,好事,好事,咱二花叔是谁啊,也是一把致富能手,有使不完的劲,我管保它吃好喝好。完了,还瞄了一眼三崽,那意思是你就顺杆爬吧。三崽唯唯诺诺,哼哧半天憋红了脸说,好是好,可二花叔和小黑就那么一个窝,归谁哦?话音一落,二崽急了,当然是归二花叔了。大崽说,什么就归二花叔了,各一半。三崽不紧不慢地说,老大你倒是好,一人独吞父母的窝,不行也拿来和我们分分。顿时三只崽子大吵大闹起来,大有反目成仇的局势。大白悲哀地发现,这哪是它一群猫崽,是狼崽。母猫终于忍不住了,恶狠狠地吓阻它们,嚷嚷什么,鼠目寸光,就知道争那巴掌大的地方。众猫静止争吵,等待母猫的妙招。母猫用它那贼亮的眼睛扫视了一圈,优哉游哉地说,就你们这些小崽子,说了管什么用,去,把那两个等着养老的叫来,它们总得有点表示吧,我儿养这么大,不能就白白给它当儿养老。众崽子啧啧称赞,姜真是老的辣。大白气得龇了一下牙,愣是没说出一句话。它本想和小崽子们达成协议,再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二花、小黑,这下好,好事变成算计了。它是真没脸面对兄弟了,它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偏偏不迟不早,二花和小黑来了。大白根本没有时间与那只贼眉鼠眼的母猫理论,再说理论也是白搭,看看小崽子那一个个贪心的嘴脸。母猫俨然是一家威严的家长,拉着它那令人作呕的油腔慢条斯理地说:老二、老三,你们来得正好,老大想将二崽子续在你老二的名下给你养老,三崽子给你老三养老,你们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它舍不得你们老了遭罪,我这个嫂娘呢,也不敢违抗,不过,我一手将它们拉这么大,个个成了家,说给就给你们了,总得有个说法吧。

二花和小黑其实在门口早听到了里面沸沸扬扬的吵嚷,明白了是怎么一会事。它俩私下合计了一下,认为养老是大事,再说自己就一光杆,一张嘴而已,不能让大白作难。二花说,大恩不言谢,我愿意拿出所有积蓄,趁我们还动得动,再好好整个大一点的窝,把原来那两个也翻新一下,不就大家都能住新窝了。小黑也说,是的,是的,这是我全部的积累。母猫笑得连嘴上的胡须都在颤抖。众崽子乐得合不拢嘴。大白声音颤抖着说,血脉亲情啊,你们可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让它们老了寒心。

三个紧挨着的窝焕然一新。它们开始了各自在一起的生活。

日子磕磕碰碰,比起孤独寂寞来,似乎这样的日子更胜一筹。孤独一生,渴望这样的陪伴,即使薄凉,至少还有一份家的温暖。

大白走了,完成了使命似的安心地走了。它总算是可以面对祖先了,以它最大的智慧安排好了它所有的亲属。其实,它的一生也浸透了悲凉,只是在猫类的眼里它比兄弟过得更像模像样一些罢了。

这一生,争来斗去,充其量更像那么回事儿罢了。

辽宁治癫痫重点医院导致癫痫病发作的病因都有什么呢武汉治癫痫专科医院周口去哪治癫痫比较靠谱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