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酒家】抹去了脂粉的脸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7:16:00
破坏: 阅读:3292发表时间:2015-06-12 11:25:02
摘要:作为中华儿女,我们不该让古老的中国戏剧如此寂寞,如同一个古典美人,寂寞地静卧在山水之间。雪上空留马行处,只能听见她波光粼粼的嗓音。

【酒家】抹去了脂粉的脸(散文)
   一
   我敢断言,就算再不懂京剧的人,也绝不会没听过《苏三起解》这出戏。
   当然,一般来说,京剧的本子都挺长,一场戏演下来,一两个钟头过去了,于是又渐渐发展出折子戏。《苏三起解》,正是京剧《玉堂春》里的第二折。看折子戏,必须要知道剧情,知道前后衔接,否则云里雾里,肯定半天摸不着头脑。所以折子戏,演的那都是精华,都是剧中最出彩的地方。《苏三起解》,本子写得漂亮,唱腔也好,老有老的味道,不少京剧名角儿都演过。可要我说,在众多的苏三里,以前演得最好的还是梅兰芳。现在呢,就不太好说了,名家荟萃,总之各有各的韵味。
   把眼神放回到戏里,拉开大幕,就听这白须老汉站一旁,嘟嘟囔囔地念白,傻里傻气的样子倒也可笑:“在下崇公道,在洪洞县当差。因我嘞,上了几岁年纪,为人又老诚,所以太爷命我代管女监……”
   ——哈哈,既是一老汉掌管着女监,这置身牢房的苏三,似乎又看到了一丝转机。
   果然,因为之前的王金龙在妓院钱财用尽,被鸨儿轰出了门,苏三心中不忍情郎如此落魄,私赠银两,将其使回了南京。
   没想到这王金龙一走,却走出了天大的一桩祸事。且不说狠毒的鸨儿把苏三骗卖给山西商人沈燕林作妾——做妾倒也罢了,可这沈妻与人私通,毒死了沈燕林不说,反来诬告苏三!县官收受了沈妻的贿赂,定下了苏三的死罪。这白须老汉,解差崇公道,此番就是专门提解她自洪洞去太原复审的。
   所以你看,这厢还在凄凄惨惨地在牢中哀唱着:崇老伯他说是冤枉能辩,想起了王金龙负义儿男。想当初在院中何等眷恋,到如今恩爱情又在哪边!那袁老汉却已经在门外叫喊起来了,“苏三哪,你收拾好啦?”
   老汉有的是耐心,活到这把岁数,可以说是饱经世故,然而苏三在风月场中阅人无数,自也不差,这两搭档,凑到一起,倒也热闹地紧呀。
   洪洞县到太原,路途迢迢,正是夏日炎炎时节。可苏三身背命案,沉冤未雪,心内冰凉一片:人言洛阳花似锦,偏奴行来不是春。伤心之下,在街口又跪着唱了起来: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言我心内惨,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言说苏三把命断,
   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
   惨,真是惨!人生的苦难仿佛都聚集在了一起。到了此处,不由人感叹,苏三啊苏三,你区区弱女子一个,到了这般地步,一心想着伸冤,一心也还想着三郎。
   这袁老汉人老成精,到底还是有一颗善心的,插科打诨途中,闻听苏三诉说了自身的遭遇,竟认下了苏三为义女,不理会她一身罪衣罪裙,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你瞧瞧,她的五官相貌多体面哪,真是啊,眉清目秀,粉面桃腮,比花、花添雨,比玉、玉生香。这样的品貌,将来一定是个有造化的啦。哈哈哈哈……”
   思来想去一番,这老汉送出去的见面礼,也教人忍俊不禁:“得,这个干女儿收着啦。可惜穷干爹,要什么武汉哪里治疗羊癫疯效果最好没有什么,拿什么做见面礼儿呢?真是,唉!得,还是拿这根棍儿,遮遮羞脸儿吧!”
   到了此处,这两父女也真是绝配了。不用再受刑具之苦的苏三,心里稍微暖和了一点,不禁对着眼前的干爹爹,说出了心里话。
   “一可恨爹娘心太狠,二可哈尔滨癫痫病十佳医院恨山西沈燕林,三可恨皮氏狗贱人,四可恨春锦小短命,五可恨贪赃王县令,六可恨众衙役分散赃银。七可恨屈打来承认,八可恨那李虎他骗我招承。九也恨来十也恨,洪洞县内是无好人!”
   ——是啊,自己沦落到了这般田地,还不是这吃人的社会一手造成的!苏三也是苦命的人,满腹委屈无人可诉,发发牢骚原也应该,不料又冲撞了新认的老爹爹。
   袁老汉身在六扇门当差,也许曾经做过一些亏心事。正如他自己所言:“什么众衙役不该分散赃银。你也不打听打听,大堂不种高粱,二堂不种黑豆,吃什么呀,还不吃你们打官司的?就说那一笔钱,连我还穿了一双鞋呐!”
   ——但他对于苏三这个重情重义的姑娘,确实是存有怜惜之心的,一路上照顾有加,因此现在听到最在意的干女儿,竟然说出洪洞县内无好人这句话,如同被踩了猫尾巴一样。
   什么?“洪洞县没有好人”?甭说我也在其内啊!真没有良心哪,挺热的天,这么重的枷我拿着,我的棍让你拿着,连我都不是好人啦?官事官办,来,把枷戴上,戴上,戴上!你真要气死我嘞,这是哪儿说起!唉……这是哪儿的事……嗯……
   苏三吓了一跳,才明白自己跟这当差的干爹——虽说亲归亲,可有些事儿,也是不能挑明的,连忙附身下认错,“一句话儿错出唇,爹爹一旁把气生。走向前来我把好言奉敬,唯有你老爹爹是个大大的好人。”
   一个有意讨好,一个也并非有意为难,于是两人和好如初。中国的人情世故,被戏台上一个眼神,一句话展现的淋漓尽致。
   似乎能预见美好的明天了,最起码,比现在要好一些。走在通往三堂会审的路上,苏三望着身边言笑晏晏的干爹,心里总算踏实了一点。握着脖子上那暗藏了状纸的枷锁,那是她最后的牵挂。
   如果是没有当初的那一个吻/会不会还心甘情愿做一个痴心的人
   ……
  
   二
   和《苏三起解》与之对应的一折戏,是《秦琼卖马》,也被戏迷朋友们称为《男起解》。
   戏里讲秦琼解配军,至潞州天堂县投文,因知县不发回文,困居在了客店。尔后店主索房饭钱,秦琼忍痛欲卖黄骠马,恰遇单雄信有事借马而去。秦琼再欲卖锏,多亏遇上了王伯当、谢映登的资助,并代索回文。
   老话说的好,“秦琼卖马,子胥吹箫,自古英雄,也曾困乏。”
   从京剧的角度来看,《秦琼卖马》是谭鑫培时代的代表剧目,看似一出简简单单的折子戏,却唱念俱佳,内容诙谐幽默。当然,里面的行当也不少。
   秦二哥平日在县城里大大咧咧惯了,博了个英雄的名声天下扬,向来出门不带银两,此番到了潞州天堂县境内,人生地不熟的,没有盘缠,纵是个衙门公人,也不太好使。
   倘若按照《隋唐演义》里的说法,二哥最后连老母亲叮嘱他要买的寿衣钱都花了出去。
   “今日再不来,到晚我就在这树林中,寻一条没结果的事罢。”
   你看,好汉子急的差点要自杀。
   ——真是逼得紧了,这边蔡大人又急忙不批条子,他只能终日困居在小店里,走又走不成,住又住得不开心。最后搞得店老板跟在屁股后面要烂帐,二哥实在是没法子了,只有忍痛卖了黄骠马。
   秦琼卖马,杨志卖刀,秦琼卖马在隋朝,杨志卖刀在北宋,虽然朝代不同,但二人最后都寻了个好地方落草,一个反了隋,一个反了宋,正所谓古来豪杰皆寂寞,唯有卖者留其名。
   按道理讲,秦琼实在用不着卖马。押解十八个犯人,原本是件有油水的差事,可他从小练武,痴人一个,自然不懂得投机倒把,趁机在犯人身上大捞一把,一路上,还给放跑了一个。
   耳边,就响起了这么一段西皮摇板:
   “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不由得秦叔宝两泪如麻……”
   凄凄惨惨的好似那洪洞县里的苏三。这时候,心比天高的英雄,霎时间气短了一大截。
   说起来,秦琼也是倒霉催的,在另一出《打登州》的戏里,也把自己弄得背井离乡,一身落魄,沦落到靠人救济的地步。堂堂英雄,并没有传说中的虎躯一震众人信服,不像人家武松武二郎一样,在景阳冈打个虎从此就有吃有喝,反倒很是受了些宵小之辈的腌臢气。
   同是山东豪杰,差别咋就这么大?
   唉,时也,命也!
   秦琼是名副其实的英雄好汉,手上握着一双黄金锏,胸中也有韬略,他自然不能像程咬金一样,遇到糟心的事儿,脑袋一热,就仗着武艺超群,挥起手中的兵器,哈哈,鸟人,受俺老程三板斧。这里不是瓦岗,他毕竟还是朝廷的一个小吏。
   红尘闹市,俗世也有俗世的规矩,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不想凌驾于这种规矩之上。当然,这也正是他心中所坚守的道义。
   所以他有他的郁闷,遇到街上那些大摇大摆的绿林中人,秦琼禁不住火冒三丈,“骂一声贼子真胆大,杀人放火还走天涯。”明明嫉恶如仇,却被单雄信骗走了黄骠马,秦二哥此刻表现的倒像一个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不知人间冷暖,空怀丈夫之志蹉跎年华。
   “有朝犯在秦琼手,我打一锏来我要问一声。”
   少年弟子江湖老。这恰恰也是戏里让我觉得生动的地方,大概每个男人心底都有过这样一个英雄梦,有过血染黄沙的辉煌腾达,也有过当涧卖马的辛酸往事。
   中国人信风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每个人,都会从最初的青涩年华中蜕变。垂下了大幕,只余一座冷冷清清的戏台。当英雄忍下了羞辱化为尝胆的苦水,宛若那柴门卧薪之人,摇身一变,即是尊贵的君王。
  
   三
   自“五四”运动以后,以新文学运动领袖胡适为首一大批很有地位的文人,因为当时环境所限,都是对戏曲持有贬义态度的,导致在相当一部分长的时间里,戏曲被摒弃在文艺的视野之外,这是相当可惜的。
   然而胡适到了晚年,却对戏曲赞赏有加,在这里,我不由地想起了老生常谈的一句话,人生如戏。香港女作家李碧华说折子戏,“帝王将相,才人佳子的故事,诸位听得不少。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人间,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能够在小小一出戏里体悟到悲欢离合,是精神上的享受,更是戏曲表演艺术的成功。从戏剧大师王国维到吴梅再到齐如山,他们对戏曲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一个国家不能没有戏剧。世界三大古老戏剧里,能和古印度梵剧,古希腊戏剧一较高下的,也只有中国的戏剧了。时至今日,古希腊戏剧早已成为历史中的一页,印度的梵剧,也在漫长时光的打磨中被送进了博物馆,唯一现存于世的,就是中国的戏剧。
   这当然是一种骄傲,我们中国人的骄傲,但这种骄傲其实和大多数人无关,因为他们几乎不听戏剧,甚至不清楚戏剧还有京昆流派之分,更遑论异彩纷呈的地方戏剧了。在越来越快速的城市化生活里,戏剧这种慢条斯理、咬文嚼字的表演方式,反响远远不如一首通俗摇滚歌曲来得强烈。在辉煌过后,中国戏剧终于落入了发展的困境,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渐渐地远离那块延续了数百年,生旦净丑、唱念做打的舞台。
   我想,这真是一种悲哀,文化的悲哀。
   如果说湖北治疗癫痫费用公元前6世纪后期的希腊戏剧是希腊社会兴旺发达的标志的话,那么中国戏剧,从诞生的一刻起就沾满了血与泪的辛酸往事。我国戏剧名家辈出的时代,正是国破家亡兵荒马乱的时代,正是成吉思汗弯弓射雕的时代,正是黄金帝国把人分为四类的时代。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在黑暗中苦苦挣扎的时代,也正是促使了元杂剧兴盛的时代。从关汉卿、王实甫、马致远,再到汤显祖、洪昇、孔尚任,作家谱曲家一直源源不绝的涌现着,一直到现代的京剧名家梅兰芳,独树一帜的表演方式,更一度将京剧提升到了国粹的高度。
   短暂的热情之后,是长期积攒下来的冷漠。
   那么就只有回归到文学。一直以来,戏剧和文学都是分不开的。孔尚任在写《桃花扇》时说,“传奇虽小道,凡诗、赋、词、曲、四六、小说家,无体不备,至于摹写须眉,点染景物,乃兼画苑矣。”这话是很中肯的,在诸多的文学种类之中,戏曲文学无疑是博大精深的。不仅综合了诗词歌赋,也包括音乐、舞蹈、曲艺、杂技等等,实在是五花八门,十足的杂货铺子。
   古人云:“曲者,歌之变,乐声也。戏者,舞之变,乐容也。”
   毫无疑问,戏曲不单是一种简单的表演方式,更是多方面的一种融合。音乐家在这里能捕捉到创作的灵感,画家也同样在斑斓的脸谱中感受到色彩与纹理的呼应,而这,也正是戏曲本身的魅力所在。戏曲就如同一口水井,一泓山泉,在你以为没有水的时候,其实它一直都在衍生新的源头。张生煮海,赵氏孤儿,秋胡戏妻,伍员吹箫,倩女离魂……每一出戏里都有不同的风格,每一种风格里都有不同的唱腔,每一种唱腔里都有不同的故事与文化。
   从大的方面来看,戏曲文学是诗的语言。它有一定的独立性,但又离不开演员与观众。我想,如今观众的流失,不是戏剧本身不够好,而是市场冲击力太大,越来越广泛的娱乐方式,已经取代了一部戏剧所带来的震撼效果。
   确实是这样,现在人心太浮躁了,动不动就暴打司机,动不动就杀人越货,动不动就分道扬镳……活在当下,我们应该多到戏院中去,去把生活节奏放得稍微慢一点点。戏剧所带来的魅力是无与伦比的。作为中华儿女,我们不该让古老的中国戏剧如此寂寞,如同一个古典美人,寂寞地静卧在山水之间。雪上空留马行处,只能听见她波光粼粼的嗓音。
   不能不动心。我们应该去见上一见,不为长见识,哪怕只是陶冶陶冶情操也好。
  

共 475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正规input size="3" name="pn" value="1" />页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