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看点】中华第一潭(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11:04

国庆去旅游,我们选择仰慕已久的“中华第一潭”。

敢称第一,听说是因为潭与溪相生相伴,自山顶至山脚星罗棋布,连绵不断,大大小小共108潭——似梁山好汉各怀绝技那样,它们也各具特色,奇绝无比。

我们溯溪而上。

进了大门,迎面一潭,水黑褐色,弥散着淡淡腥味,浮荡着白色污染物,鲜有碧草,几尾红鲤鱼懒懒地隐在潭心,偶动鳍尾。此潭名曰迎宾潭,局促逼仄,没有俊俏肃穆豪迈的气质,也无欢快炽烈率真的热情,怎能迎宾?不过,我们相信这只是铺垫,后面的潭会越来越奇。

继续往前,有一道石壁横亘于谷中,壁上的空隙处水流喷涌,摔碎在壁下的巨石上,溅起的阵阵飞沫润湿了空气,浸泽了每一颗燥热的心,隆隆的响声回荡在山谷,震耳欲聋,激发起我们探究壁上之水缘自何方的渴望,我们相信那上面一定是一个活泼可爱又莫测高深的巨潭。

欣然而上,哦,被石壁挡住的只是一湾水,青褐色,泛着淡淡的腥味,面浮稀疏的草芥。有小艇在湾里摩肩接踵地摇来荡去,只激起几点疲弱的水花。浅滩处几个孩子在涉水,手持水枪互射,裸露的小腿和手臂被水浸渍后红得像胡萝卜。此处名曰黑龙潭,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曾经住过黑龙,不过从规模上看应该不是龙的家园——太浅太小也太浊,若没有人工垒砌的石壁阻拦,这一湾潭水也许瞬间就飞泄而逝了,巨龙何以栖身?可,我们相信后面的潭定有奇绝的。

无限风光在险峰,沿溪继续攀爬吧。溪流哗哗啦啦,时疾时缓地奏着自由烂漫的乐章,使空寂的山谷莺莺有韵,派出无限生机。

路坑坑洼洼,溪流盘桓迤逦,时隐时现。前面滑落的山石阻溪成湖,湖中露石七块,故名 “七星潭”。可这潭也着实小了点,只一臂弯的水,好似一个人伸开双臂就能把它揽在怀里。几个孩子在七星石上来回跳跃,投石于潭中,激起浅浅的水花,把青褐色的水面扰得惊骇不堪,全然没有潭的深沉、清幽和诡秘。我们相信这小玩具似的潭只是后面还有绝潭的引子,如一出大戏前丑角所演的逗乐序曲。

攀着树枝、摸着岩壁前行,不辞辛劳地追寻我们的梦。也许那梦幻般的潭会突然展现在我们面前,惊得我们目瞪口呆。

一路向上,遇到大大小小的水坑确有几十个吧,可都越来越小,好似庭院里袖珍假山下的那一汪水,毫无遮掩,一览无遗,可它们都叫潭。是潭否?我们不敢恭维和苟同。想必奇景在奇处,我们互相鼓励着毅然前进。

小径边的树与草繁乱而芜杂,偶尔还有张开笑脸的花点缀其间,它们都碍手碍脚,不能赏心和悦目,我们不想探究它们,甚而都不想知道它们的名字,因为我们是来寻潭的。

累了,找一处冰凉而光润的歇脚石,坐在上面喝点茶水,吃点干粮,听溪流潺潺淙淙,看漫山郁郁葱葱,有点闲云野鹤的清幽,可我们不满足,我们希冀的是那奇妙的潭。

积攒精力,再出发,相信前面定有真正神秘莫测的潭。

隐隐约约听到丝竹之声,翻过一片树林,突见一处戏台,台前的空场子是山坳中难得的“大平原”。我们在场子边的回廊里坐下小憩。穿着民族服饰的姑娘们在台上戏弄汉族的爷们儿,这打情骂俏的风情引不起我们的兴趣,我们一心一意想看潭。回廊左手边的溪流铺散开来,平摊在“大平原”的淤泥上,薄薄的,似雨后田中的浮水,几块大一点的鹅卵石还能崭露头角。淤泥中的牌子上赫然写着“仙女潭”。哦,是仙女们嬉戏的地方喽?嗨,她们太不会选景了,水不蔽体情何以堪?

我们没有被喧嚣迭起的戏耍所惑,继续循着溪去探潭。

前面没有路可走了,只留一处石隙,仅能容得下一个人弓腰独行,狭长、黑暗、阴森、崎岖、险峻、孤绝,寒水滴答作响,偶尔钻进温热的脖子里让人惊悚生怯,颇有些原始洞天的别致,让我们倏然间回到了远古,融入到了山顶洞人粗犷的世界里。这是我们爬山以来最美妙的感受,是辛苦寻潭过程中的意外之喜。

我们并不留恋这意外之喜,匆匆而过,又一头扎进遮天蔽日的丛林里,丛林也羁绊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疾步而过,朗朗的太阳开始普照了,呈现在眼前的是光秃秃的一坨坨巨岩,岩缝里偶尔映出几株矮草,枯瘦凄惶。溪在巨岩的边缝中回旋,欢快而俏皮,唱着清脆的歌,安慰着我们疲惫的心。大家相信真正瑰丽多姿的潭就在前面,应该是硕大、深沉、澄澈、碧透的,大鲵嘤嘤慢游,巨蟒戚戚拢尾,蓝天嵌入其中,云卷云舒,卷得自由舒得浪漫,尘世间千万年飘忽的光影瞬间都折射在了那一方碧玉中,被浸湿了的历史画卷呈现得即清新又梦幻,巨人的足迹在画卷上留下了斑驳的点,而凡夫俗子的我们现在只有虚空的影……

加油,我们要一鼓作气,不再给疲劳任何喘息的机会。

快到山顶的时候,一处梯田似的瀑布展现在我们面前,有游客说,那是群星潭。哦,我们走近些,再走近些,原来是水泥黏合起来的石块迟滞了水的流淌,蓄成一个个浴盆状的小池,才孕育了“群星荟萃”。这也叫潭?

人人成了泄气的皮球,也如强弩之末。可我们还是对山顶有最后的期待,因为那奔泄的溪流来自山顶,而水是山的魂魄,我们想亲吻那魂魄的源泉。这时溪流突然隐在地下,只能隐隐约约感知到它在脚下的脉动。源泉在哪里?我们探寻的激情又被好奇的火种点燃。

勇敢的朋友循着声音的痕迹翻过山顶,跨越“游客止步”的红线。我气喘吁吁,不愿越雷池,静坐在山顶的巨石上喘息,让一览众山小的惬意驱散因一次次失意而淤积在心中的愤懑。

很长时间后,山风吹凉了我燥热的躯体,茫然四顾时,看朋友们哭丧着脸回来了,原来他们发现几台抽水机正全力以赴地吸入后山下的污水,造就着那溪和那潭——唉,我们心中的妙潭只是自我虚构的泡影,而这山却实实在在地丧失了它灵动的魂魄。

俯视那些继续往山上蠕动的人们,我愤然扔掉“中华第一潭”的门票,那票随风飘荡,坠落到了“群星荟萃”中。

癫痫如何控制昆明军海癫痫病医院几级医院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