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荷塘】江南散章(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44:34

五月,我在西子湖畔。杏花春雨,这里是江南。雨中,我撑着油纸伞,姗姗地走进如画的江南......

【一】我在江南看你

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一叶葱绿的旗袍,你踩着唐诗,踏着清月,袅袅而来。

江南的蓝瓦白墙雨巷,一把粉红的纸伞,你踏着宋词,走着小径,姗姗而来。

摇摆着莲荷裙裾,头顶翠绿的竹斗笠,你从微风细雨中迤逦而来,荡漾着一路芳香。你身后的小背篓里,鲜嫩的青草跳着舞蹈,你从烟雨的山中而来。

六朝古都,金粉秦淮,你轻吟着江南小曲从画中而来,从水中盈盈而来。转身回眸处,透着千年恨不完的怜楚、痛不完的馨香。

烟雨江南,红色的油纸伞下,飘摇的吴侬软语,洒落满地柔情,滋润着江南那片人杰地灵的风水人脉。

临街的雕花漆窗,你深情的一望,让千山游人流连忘返。水波里的烟雨楼台,你低眉一笑,让万水过客魂牵梦萦。

那叶旗袍,在你姣嫩的肤色里,竟然有了惊艳的魂。那把油纸伞,在你乌黑的发梢上,也便有了一种惊艳的韵。

你是江南水乡一道靓丽的虹,你是江南水乡田埂上那行不老的诗。

江南女子,婷婷玉立。江南女子,阿娜多姿。

奔流不息的运河水,带不走你昨夜小桥上的纤纤倒影。玉砌雕栏的凝重,压不弯你岸边软如风柳的小蛮腰。

看你在水一方,悠然而立,立成一道袅娜的炊烟,立成一荷盎然的水墨,走过唐宋的丰婉,走过明清的素雅。

掀竹帘,暗数白帆,春心戏秋雨,水里鸳鸯鸣清脆。推木窗,放眼青山,微风惹竹叶,林中细雨湿归人。

忙时,你默默地在美丽的阡陌中耕种。闲时,你娓娓地纺织着少女的情怀。在玲玲珑珑的江南,烟雨朦胧的江南,让才子佳人在你灵秀的怀抱放飞。

无人在意你春秋霸业江山汉碧,只任风起云涌、桑海沧田。你是西施、你是貂蝉!风雨几千年,你依然婷婷玉立于江南水乡。素妆淡抹之中,将殷殷岁月寄予竹简帛画,将滴滴婉约写进唐诗宋词。爱江山更爱美人,古往今来,多少人为你神魂颠倒,多少人为你如醉如痴。“今生有幸江南去,纵是梦死不言归”。苏杭绿水,骚客毕至,却搅不浑水乡淡墨。杨州码头,千帆竟过,仍运不瘦江南荷池。

清山秀水,孕育了典雅凝厚的江南文化,江南文化,又如水般的滋养着风姿绰约的你。看着那些千针万缕织就的锦绣丝绸,听着那句句温软缠绵的吴侬软语,那一样不沁出一股浓浓的女人味?

纤弱温柔,是发自骨子里流水般的温婉。清新美丽,是源自唐宋古典里端庄的风雅。举手投足,一眸一笑,风情万种,无不流露着水一样的凝柔,诗一般的神韵,风一般的轻怜,雾一般的朦盈。微垂粉颈,面润羞眉,长长睫毛下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楚楚动人。纵是有百般的委屈,一汪晶莹的泪珠也只是独个儿在你红红的眼角边转动,令心生痛,幽幽怜惜。远处,看你踏莲而来。晶莹凝脂的肌肤,如初雪,似碧玉,从来不用网衫丝袜遮掩。你袅袅如烟,淡淡如泉,柔情似水,香气若兰,艳而不媚,姣而不淫。粉嫩的肤、樱红的唇、乌黑的发、纤瘦的腰,还有那撩人的背。更那堪,一双水汪汪的眼眸,无不散发出烟雨江南的娇柔之态。

你是江南的魂,你是江南的诗。风情万种,婉转恬静。采一蒌棱角,荡一片春绿。放一声歌喉,漾一池心境。清馨如兰,细腻如烟。轻莹莹你婉约而来,清幽幽的香,迷人人的笑,在江南的和风细雨中,你丁香满地。纤纤玉手,让轻幽幽的水温柔如月,漾起数不完的涟漪。小小的船儿,载着你的歌谣而来,又荡着你的歌谣而去。歌在花丛,乐在水里。兰花花的头巾,竹丝丝的斗笠,羞红红的脸宠,水汪汪的眼眸。回头嫣笑,化解多少的英雄气短。挑眉嗔怒,浸伤多少才子的儿女情长。

就这样,我驻足江南,在幽长的小巷,我独自看一个文静如水、风致嫣然的你。

我不知道,今生,让我如何遇见你?今世,佛让我化作江南的雨,飘洒在你羞嫣的脸宠,剔透在你温馨的眉宇。在杏花的江南,丁香的江南,烟雨的江南,灵秀的江南,写满我前世的期盼,让我今生于千里之外仍为你琴心相许,点点滴滴!

你知道吗?我在江南,雅雅的看你!

【二】漫赏西子湖畔

杏花春雨,这里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江南杭州。

春去瘦西湖,五月,和一群同事预约一起来览赏西湖。

车到杭州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天公不作美,半道上就下起了大雨。身居北方的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寒风冰霜,不太喜欢这淫雨霏霏的天气。无奈,晚上只好住在杭州,待第二天日出云散。

一夜无话,人困马乏,倒头便睡,竟然没有听到一丝雨声。早上起来一看,却依然雨丝如线,想来这雨下了一夜。导游看我们垂头丧气,笑曰,雨游西湖,人皆言分外妖娆。遂转眼一想,许仙白娘子,不就是雨游西湖,在“断桥”上成就了一段人间奇缘的吗?

遂释然前往,西子湖畔,果然人流如织、纸伞如云。青的山、绿的水,还有那妖艳的桃花,粉如美人脸、皎若天山雪。西子湖丝毫不辜负她诗一般的名字,雨里游湖,果然别有一番情趣。欲嗔还喜的迫切心情,却也不辜负这山、这水、这千里远足的雅兴。

轻烟细雨,不知何处是江南。“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这里虽然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健朗壮美,却也有雾里看花的朦胧与美奂。西湖,竟真的似一位出浴的女子,烟萝葳蕤、疏朗清俊,秾丽秀婉之气扑面而来。孑然的立在断桥之上,恍惚间,仿佛身在仙境之中,眼前不禁浮现起那个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妖艳姿态。眉眼流连处,只为身侧的凡人许仙。耳畔响起“千年等一回”的欢快旋律,明知这是现代人的音乐,却仿佛置身于那个美轮美奂的神话之中,难道我就是许仙?

蒙蒙烟雨中,一个转身,一个回眸,佳人在彼岸,微笑。幸福,竟然这般容易得触手可及。

远处的雷峰塔,或许没有西安大雁塔那么俊秀,隔着烟雨,却也能透出一股澹远的气息。淡淡的雨雾缠绕,恍若置身于蓬莱仙岛,楼阁玲珑烟雾缭绕,但不知其中是否绰约多仙子?

闻莺馆,娴静雅致,莫不是这多情的江南烟雨孕育出的小家碧玉?闻莺馆两侧,婀娜的翠柳笔走龙蛇,水墨丹青描不出江南的眉眼,青丝如瀑落不尽江南的细腻哦。

是谁的笔法,在西子湖畔书写春秋?是谁的浅唱低吟,唤起了游人深深的留恋?是你,是你,还是你?你的骨骼、你的血液,鲜艳了苏堤上的桃花;你的眉眼、你的细致,描绘了人在画中游的美景;你的深情、你的眷恋,给了游人一曲温柔缠绵的离歌怨曲啊!

西子湖,布钗荆裙,不失天姿。西子湖,淡妆素裹,难掩国色。

淡淡的烟雨,牵起我淡淡的思念,即使在这烟波浩渺的湖上,依旧可以感受到古人“小楼一夜听春雨”的惬意来。因了这景、这雨、这情,西子湖哦,便也多了些似水柔情的疏朗澄澈和无限婉约来......

【三】那夜,我走进了江南的唐诗宋词

一轮新月如勾,静默地垂钓着屋檐。我独坐窗畔,一杯茶,一本书。袅袅升腾的氤氲茶香伴着我,从下午一直到现在,默默地感受着这本唐诗宋词的古色古香。恍惚之间,我仿佛被带入了那千百年以前的唐宋时光。

一首唐诗宋词,就如一支锈迹斑驳的神刀古剑。精光黯黯中,闪烁着一尊尊成败英雄不灭的精魂。壮心吞山河,策马发冲冠。金戈铁马,仰天长啸,都在滚滚烟尘中灰飞烟灭。北落明星动光彩,南征猛将如云雷。手中电曳倚天剑,直斩长鲸海水开。多么豪迈的唐诗宋词呵!豪言壮语,把酒言欢!

一首唐诗宋词,宛如一枚古色古香的胭脂盒。氤氲香气中,升腾起一个个薄命佳人凄婉的哀叹。思君君不知,一帘幽怨寒。美人西卷帘,泪花满双眼,多少个寂寞的春夜粉泪湿罗衫!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多么凄美的唐诗宋词呵!浅斟低吟,拭泪掩卷。

一首唐诗宋词,犹如一幅精美绝伦的山水画卷。浓墨重彩中,闪现着返璞归真崇尚自然的盎然情趣。门前五杨柳,井上二梧桐。山鸟下厅事,檐花落酒中。鸟鸣庭树上,日照屋檐时。霜竹百千竿,烟波六七亩。江北荷花开,江南杨梅鲜。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来诗所夸孰与此,安得携挂其旁观。多么自然的唐诗宋词啊!清淡素雅,隽永醇厚。

我仿佛置身天堂苏杭,寒山寺的钟声余音袅袅,舒展双翼穿越时空,声声悲鸣,催人肠断。唐朝的江枫渔火,就这样永久地徘徊在隔世的诗句里,敲打着诗人浅愁的无眠。

唐朝的烈酒引得诗人临风把酒酹江,醉里挑灯看剑。唐朝的离情,是桃花潭边婀娜的垂柳,折尽枝条留不住。唐朝的别绪,是伊人的脚步,挽断罗衣也还是留不住。唐朝的红颜多薄命,伊人在刀刃上广舒长袖、轻歌曼舞,可有谁知道云鬓花颜泪光潋滟。都羡一骑红尘妃子笑,谁怜马嵬坡下恨绵绵。唐朝的诗人清高且豪傲,劝君酒杯满,听我狂歌词。一壶酒、一轮月、一把剑,一路狂舞、一路豪饮,舞出一颗盛唐的剑胆,饮出一位诗坛的谪仙。

宋朝的明月诉相思,否则东坡怎会在中秋圆月之下把酒问青天,发出千里共婵娟的多情慨叹?宋朝的冷雨叹凄寂,否则为何易安会于梧桐雨中寻寻觅觅,吟出万古伤心的凄凄惨惨?宋朝的爱情似水缠绵,否而,哪里会有柳永自古多情伤离别时的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

宋词总在无名的感伤中,悄悄地编织经年的一帘幽梦,也总在淡淡的暮色中,默默地洒落无声的委婉。一个个精美的词牌,一首首绝美的佳词,都是一个个或豪壮或缠绵的故事。或使人斗志昂扬,或使人泪眼模糊。但无论如何,都让人不忍释卷。谁人不想轻轻叩开岁月的大门,邀易安,唱和一阕声声慢。谁人不想徐徐翻开年轮的书卷,与放翁,满怀思念游沈园!谁人不想缓缓推开时间的木窗,陪少游,共谱深情鹊桥仙。叹只叹,上天终不肯将此机会放在你我眼前。

而更多的时候,我总想站在历史的天空下,静听金戈铁马的铮铮回响,细品古刹园林的幽静如禅,凝望大漠孤烟的凄美景观。总想在现代的繁华中寻觅一份幽幽的古韵,总想在喧嚣的尘世间期待一种袅袅的清鲜。总想借长风十万里,越古道,聆秋雨,问斜阳,卷烽烟。但,这些终究是梦想。抖下枕边灰,尾音还留回荡耳边。惊醒诗中美,韵脚不倦哪怕遥远。

文章孤独借纸续断篇,残梦重温拓不回从前。一曲告别,丝竹废很多年。灰尘四五钱,寒窗苦读瘦了谁的脸。“回首灯火不见阑珊,只有寂寞在嘹亮。”这首婉约的歌词,就像一个黑夜里挑着灯笼的导游一样,引领着我沉醉于那纯净而又遥远的唐宋年间。虽然是那样的古朴淡雅,但却真得留下了许多的无奈和无限的缺憾。

桌上的茶水已凉,但余香依旧。我徜徉在唐诗宋词的时光隧道里流连忘返。当我被几声夜鸟凄厉的叫声惊醒的时候,却发现再美的梦境,其实也不过是刹那而过的一缕袅袅云烟而已。

是啊,就算唐诗宋词是一位惊艳绝伦的美人,可是那已经是过眼烟云了。就如我们不能用那个时代的审美标准去看现在的美女,但我们却可以让她们相比较的一样。我们不能复制出仿古的美女,但我们却可以塑造出仿古典型的韵味来。同样,这就像我们即使多么的喜欢唐宋,但却不能复制唐宋一样。其实即使我们真得能复制唐宋,但又有几人愿意抛弃现代的繁华复古回到千百年前啊。

历史真得是一幅画卷,我们只能欣赏但却永远不能克隆。现在的文化再发达,也永远不可能超越唐诗宋词的高度。因为唐诗宋词只属于那个特殊的朝代和那些特殊的人群。唐诗宋词,就像周敦颐笔下的莲一样,是文学体裁中的君子。莲之爱,同予者何人?也许这才是我今夜阅读的最大收获啊。

哦,那轮新月已经很远,夜真的已经深了,睡吧!

当然,即使梦里,我还是想再去唐诗宋词里走一遭的......

山东治癫痫要花多少钱海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最好武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有哪些儿童癫痫病出现的早期症状有哪些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