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荷塘】永不搁浅的思念(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58:37

我是祖父祖母养大的,接受了传统的思想教育。祖母贤德勤劳,祖父憨厚纯朴。祖母说:“你是我生的”;祖父说:“你多吃点”。祖母是小脚;祖父是大脚丫。我在祖母身边睡到二十岁,我为祖父点烟点了十九年,二十一岁我没了祖父母,从此……

【一棵枣树苗儿】

夜色中,零星淡淡的灯光,投下斑驳的树影,幽然的曲儿,掀开了窗帘飘了进来,寒冷的风,伴着一股梅的清香直沁心脾。我立起了身子,凝视着窗外,一缕无名的惆怅油然而生,思乡之情绵绵地撒在了窗外......

小山村的早晨传来几声好听的鸟鸣,这时的梅花开着,既凝着寒的余茬,亦透着一股春的信息。

记得,那年六岁吧。一次放学回来,先生牵着我来到祖母面前说:“这孩子字写得好,也一定会读书,将来会有出息的!”祖母微笑着,那布满皱纹的脸舒展开了:“是吗?”祖母一把将我楼在怀里。祖母把一颗小枣树苖给我看,说:“多好的苗子,我们把它栽在门前的梅树旁。”

祖母似乎想起什么,久久地凝视着快要枯老的梅树,脸上也渐渐地流露出一丝微笑:“希望小枣树将来开很多的花,结很多的果子。”

那时,学校里一年一度的小秋收又来了。一大早,祖母就带着我进山采橡子。

山路弯弯曲曲,溪水迂迂回回,连天的雨水,溢满了沟沟壑壑,通向山谷的石桥一端,坍塌在水中。祖母迈着“小脚”,拄着木杖,晃晃悠悠地踏进了溪水中。水没了祖母的膝盖,湍急的水流在祖母的双脚上卷起白白的水花。水哗哗地冲刷着,没有半点的怜悯,我紧随着祖母一步步向石桥上挪移。

涉过了桥上的溪水,踏上了桥的另一端。这一端经过山水长时间的浸润,已长出一层薄薄的青苔,这比水中的行走更为艰难了。我脚下一滑,跌坐在石桥的边上,看着桥下的湍流,吓得大声惊叫,这时,祖母一把址住了我的衣服。“卟嗵”,祖母也重重地摔在了石桥上。此刻,我听见了祖母在低沉地呻吟声……

庆幸没有被水流冲没,我与祖母来到了满是清新的深谷。祖母步屐蹒跚地走到一棵大的苦继树下,举起颤动握砍刀的手,艰难地把树砍倒。祖母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脸上绽开了欣慰的笑容……

“妈妈(即祖母,方言)把刀给我!”我拿着比我手臂还要长的柴刀,挺着小肚子,朝一枝桠砍去。柴刀顺着树皮猛地一挑,砍在了祖母的脚上,一股殷红的鲜血直淌了下来。“哇……”我吓得大哭起来,泪水立刻蒙住了我的双眼。

“别哭孩子,快采一把楗树叶子嚼烂了。”我听见了祖母的声音。

苦涩的叶子嚼在了口中,泪水渗进了药汁里。祖母咬着呀撕开一块里衬子,扎好了伤口,一把将我搂在了怀里:“不哭,孩子,不哭,孩子!”我抽泣着,闻听着祖母的嗯嗯声,带着对祖母的一颗愧疚的心,安然地睡在了祖母的怀抱里……

谷雨时节又要采茶了,全校师生来到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祖母为了照顾我也一同前往。白天,祖母带着我一起上山采茶。晚上回来,我就躺在祖母的杯里温馨地进入梦乡。几天后祖母回家去了。没有祖母的夜晚,我感觉很冷,我想祖母,我吵着要回家……

无奈,老师只有把我送了回来。见到祖母我更是委屈,我哭向祖母的怀里。祖母为我擦干了眼泪:“孩子,你要慢慢地学会独立,你还会慢慢长大的。将来还要上中学,上大学,祖母不能一直陪着你呀!”祖母深情地望着我:“还记得门前的老梅树吗?它枯萎了,死了。祖母总有一天也会老去。你看,小枣树快长高了,届时会开满小花,会结很多的果子呀!”。我记得祖母说这话时脸上是微笑的,且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祖母辞世的那一天,还是说着那句话:“还记得门前的老梅树吗?……”我知道祖母在想什么,想表达什么。我突然发现,祖母是那么的瘦。此刻才感觉到了祖母将要离我而去,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祖母在我的痛哭声中走了,走时还有一滴混浊的泪花……

祖母辞世已三十余载。回乡已不见门前的梅树,我心中感到无限的惆怅和悲凉,然而值得欣慰的是:祖母亲手载下的枣树已长成大树,届时开满小花,结下累累的果实。

晓来细雨绵绵,弥江泛起一缕缕轻烟。祖母刚毅慈爱的容颜,时时在那孤灯独影里,在那云根细雾中。我的思念总是随着悠悠的昌江水,绕着轻纱般的雾,在飘,在飞……

【山野里的风】

这次去安微,足足作了一星期的准备。清晨,我与老吴登上了景德镇开往绩溪的火车。

火车风驰电掣般地飞过小河,越过田野,穿行在崇山峻岭中。一阵风儿吹来,撩起我对童年往事无限遐想和对祖父深深地思念。

春天,人们把种子撒在水田里,温暖湿润的环境,使幼苗越长越高,随着夏日缓缓地到来,叶子由淡青变成深绿。绿的新穗里,乳白色的浆液渐渐地饱满起来,再经过一段时日的日光暴晒,稻谷开始发黄。丰收的季节到了。

七十年代生产力十分低下,脱谷只能三、四人一斛(南方用来脱谷的一种工具),人们双手紧握稻杆,敲打在禾斛上。祖父扬起沉甸甸的稻穗,欣喜万分:“看多沉啊!年年有这样的收成该多好。”田野上处处响起稻穗与禾斛的撞击声,人们的欢歌笑语声。祖父是安微人,自然要哼上几声黄梅小曲儿。那时的我还小,听不懂词儿,看着祖父快乐的样子,自然也免不了高兴。人们听着这充满乡村气息的曲儿,忘情地打着口哨。这时,田野里风儿召唤来了,使人倍感舒适与凉爽。

火车靠站了。我们在绩溪下了车,经过一夜的整休,除去了族途的劳累,搭上了去泾德的中巴。这是我第一次来安微,感觉就是不一样,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草,这里的树显得格外的美,浓浓地充滿乡情。我尽情地吸吮着这里的空气,闭上双眼,一颗心又回到祖父的身边。

人们暂时搁下双抢时节繁重的农活,闲耕在河丘的土地上。祖父取下烟筒,象往常一样嚷开了;“点火吃烟哩!”祖父的口音是地道的安微口音,这时的我会快速地点燃麻杆儿替祖父燃上黄烟,看到祖父吧嗒吧嗒地吸着,我心里便是一种兴奋,一种自豪!等到祖父吸完了烟,背起柴刀向外走去,我便知祖父去拾柴火了。我瞒着祖母尾随祖父而去,祖父似乎觉察到了,伸出一只粗壮的大手招呼我。

沿着盘旋的山路,曲曲回回,夏日的余热,仿佛从山体中蒸腾而出,使人倍感气息难平,汗水如流。

登上山峰,祖父为我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关切地问:“累吗?”

“不累!”我兴奋地说。

“是啊,不吃苦中苦,难做人上人;不登山之顶,难观这好风光啊!”我顺着祖父指点的方向望去,惊讶地发砚,我们的家园多美啊!一弯碧水,一抹青山;几处村庄,几缕炊烟。一派乡村美景尽收眼底。

暮霭沉沉,秋风徐徐。有几分恬静,也有几分清雅。

我被一声声的喇叭声唤醒。我们下塌在近郊的一位农户家中。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年轻人,看到我们的到来,十分地热情。他冲老吴道:“介绍一下吧。”老吴把我拉到年轻人面前:“这是我从小玩大的朋友,祖籍安微,你们是老乡。”年轻人立时添了几分惊喜,几分亲切。谈笑中,又说起了我的祖父。

往日繁茂的树枝,渐渐地撒落了一身的黄叶,一遍遍的寒风吹过,冬天终于来临了。

......

校园的生话,是人生当中难以忘怀的。时值岁尾,寝室破旧的窗户上,挡风的塑料膜掀开的缝隙间,吹进一股寒彻的北风。隔壁人家的树杈,被风划得呼啦啦作响,狂风掠过屋顶向远处呼啸而去。这时,起床铃声响起,同学们掀开不忍离去的暖被,窸窸窣窣地起床了。门开了,风夹着飞舞的雪花扫了进来。昨日结冰的泥路上,一层厚实的积雪,扬起满天的白尘,树枝上挂满了白色的冰霜。

刚跨出门槛的同学,急切切地转过了身子,流露出诧异的目光,冲我喊道:“你祖父来了!”

祖父身影裹着朔风里的雪花,映入我的视线里,冰花花的发梢下,一张慈爱的脸微笑着。祖父搓了搓手,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塞在了我的手中:“这是麻糍,你趁热吃吧!”我把麻糍揽在怀里,一股暖流注入我的心房,早已不觉得门外飘着的寒雪!

祖父即将离去,说了哪些关心的话,我也不记得,透过模糊的双眼,望着祖父渐渐地消失在雪途中。这时,远处的风送来了黄梅小曲的声音,好像祖父对我千万般的叮咛……

一宿后,我们告别了年轻人,来到江村。放置好行旅,我便与老房东攀扯起来。看着老人家又念起与之相似的祖父来了。

我舒展双臂拥抱着这仍然白色的世界。春雪里我看到了自家的旧瓦房。我又要尽情地享受瓦房与小火炉的温暖了。

夜晚,祖母炖好了腊肉,在那个年代算是美味佳肴了。由于祖母还在忙于家务,我便与祖父先进了晚餐。祖父看着香愤喷的腊肉,不禁举起了手中的筷子。这时祖母看见了,便说道:“你这老东西又嘴馋了,这是给孩子准备的,难得回家吃点,你就抢着吃,像话吗?”祖父立时面色红了,像是生气了,嗔道:“我就不吃呗!”看着祖父那样子,祖母有意去了前屋。这时,我把腊肉放入祖父的碗里,祖父笑了:“能吃吗?”“能!”“你祖母知道怎么办?”我轻声说:“祖母不在。”我与祖父相视而笑,但声音很低。

家家亮起了灯光,祖父已生好了小火炉,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自然是无比温馨了。祖母在一旁油灯下纳起了鞋底儿,祖父依然脱去了长长的袜子,脚根露出满是皲裂得吓人的口子,深处更见一些血丝。祖父把熬好的糯米糊黏在裂口处,再用剪刀把祖母废异的小布条剪成小片,封贴得严严实实。祖父看到我不解的样子向我解释:“这是老家流传冶疗皲裂的秘方,只要在冻裂处敷上就不痛了。虽不能根治,但能暂解冻裂所带来的疼痛。”

......

一缕风儿吹来,虽有几分寒意,却有几分温存与痴情!

火车载满浓浓的眷恋,在一声汽笛声中告别了安微老家,踏上了回家的路。临窗遥望,青山绵绵,绿水悠悠。祖父生前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回趟老家。祖父的老家只有他的弟弟,解放三十余年来,失去了联系,隔着重重山峦,道道流水,祖父是多么地思念自已的亲人啊!可是这小小的愿望终未实现,祖父带着终生的遗憾离开了人间。

窗外,劲风吹来,拂不去我对祖父深深地怀念。这份忧伤而又惆怅的心情,不时地困扰着我,伴着蹒跚的火车的“哐当哐当”声,我唱了起来:茶歌飘四方,哟嗬荷,飘在人心上;你是山野吹来的风,带着泥土香……

太原治癫痫病的医院河南哪家医院能治羊癫疯哈尔滨治癫痫病上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