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江南同题】等(散文·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48:55

终是抵抗不住肆意秋风的侵扰,从衣柜里翻出越冬的衣物时,那些陈放了很久的棉质或是纤维到底还是牵出了那么多的故事,被锁进那件黑色毛衣里的回忆,就这样一次次闯进现实,筱地又回落到了那么遥远的过去。走在这场正在飘落的秋雨中,脚底枯黄的落叶,每一片都在吟唱着阴郁的挽歌,浓浓的秋季就这样往纵深里走去,都说秋天是一个被装满了思念的季节,清新的空气里,皴裂的心事就像枝头枯败的叶子,转瞬之间就是离殇满地。

身边的几位单身密友好不容易结束了爱情的拉力,在这个金菊飘香的落秋,似乎结伴实现了老男孩转变成为男人的梦想,在他们的婚礼上,当我看到那几个昔日里散发着书卷味的清逸男生,看到他们就着一杯香槟豪情万丈地规划未来,透过他们,我同时也看到了明天的他们肯定也像我一样,穿越婚姻的红毯,这个世界一定会把他们雕刻成为飘零江湖的莽撞男人。

秋天,还有婚礼,总是无端地使人想到追溯,昨天,或是去年,甚至还有前世。我曾经面对一面镜子傻傻地追问,眉心眼角的这枚痣所烙下的到底又是怎样的一场情事?前世,我到底是谁?还有隔河观望的那袭红衣又给了我怎样的命题?

面对落叶,我总是会不着边际地想起一个人,冥冥之中,长风拂袖的傍晚,我总是会期望着一场薄薄的相遇,在丛林,或是在街角,不早不晚,刚刚好的样子,然后彼此认出,再然后彼此牵手,接着便是如莲的时光。

抑或,我真的自唐朝而来,吟诵着一集故事,行走于通往太白山麓的这一程山水,桐柏之于传说,注定是一帧无以消解的乡愁,依恋有时就像一根生涩的针,扎在心上,就再也拔不出来。冒着十月清寒,彷徨在淮祠附近的一条雨巷的时候,是一些憨厚的乡音打湿了干涸的眼眸,霏微细雨中这条通往秋天的山路,抛洒出穿越时空的泥泞,着了青衣的芦花像是诗行里流亡的女子,满地落红处,是谁依然读懂了水袖流苏一般的忧伤?

若干年前,你说过,霜叶枫红的时候,我若来,你便在。鸳鸯池畔的潇潇夜雨,锁了潮霉,也锁了清秋,松针摇摆着整个树林,我每日里都站在你指定的位置,聆听某年某月我们共同唱过的戏文,那是来自江南的汉子,被装扮成了花旦,咿咿呀呀地哼着,这条小路上落下的尽是平平仄仄的唐诗。

于时光而言,我是一个听众,只静静地听,若是约定还能兑现,我仍旧愿意解下领口处这一枚青玉,就着这一季落秋,将晶莹的质感划入指尖微凉的掌心,继而再细数往后流年。日子轻缓得近似粘稠,就像一盘盛放多日的糍粑,扯断的是日月,扯不断的却是零零星星的人间烟火。

这里的风,只是通往秋天,那些树与叶子的牵念,自清晨开始,一直燃烧到黄昏,我唯有伫立在隔了一池芦花的彼岸,用一些文字做了酵母,藉此来酝酿整整一季绵绵的相思。杂木和黄栌结集着演绎了倾世芳华,太白山麓换了一袭淡妆,正好还原了和春天交相辉映的好光景。

时光交叠而至,我弄丢了唐朝的古风,藏经楼上,我认出了当初遗落红尘的这枚玉坠,遗憾的是,当年诵经的喇嘛归隐了塔林,经年的暗语泯灭进了沙井,我能记起的只剩下流年尽头那一场寂寞的烟火。你说,枫叶红了,我若来过,就在青花巷子里的那个茶楼里等你;你说,只要我在,你一定会来。

亦或是一场半途而废的残梦罢了,通往唐朝的山路伸展着,自一棵松树开始,便不知了去向。我无意要做那个江南的男子,只是,当漫山红遍,桐子树和木槿花更加浓郁的时候,我看到这里缤纷落秋的样子,就被着尘世的繁华牵引着,一路狂奔,在月色冰蓝的寒夜,选择了料峭的北方。

穿越就像流水,当一阕宋词被马头琴毫无牵连地陈放开来,通往唐朝的字符就这样散落了一地,北方堂前的木槿,一如酒窖后门口的紫竹,有人消失在巷口的时候,我甚至还能够感受千年的落寞,叶子一片一片落下,那个被流放进古诗里的女子,定然也会想起我,想起我的话,微笑,落泪。

霜叶红了,红得像是烈焰,自淮祠开始,一直烧到太白山麓,这一程,我用信仰煮了一壶清酒,思念重重,微醉了时间。是不是,单单因着那一次约定,风是你,雨是你,水中妙影是你,堂上飞燕是你,梦里的缤纷,眼前的落红,也是你……

【我将思念锁进素浅流年】

离开你之后,我便爱上了水。这汪水语,一直承载着我经年的落寞和沧桑的窘迫,浅唱那伤。雪梅,此刻你在哪里?当水中的那轮满月,被撕扯成一弯的弧线,那悬在心头的相思,又走过了一圈。在这片孤独的水域里,永远不曾搁浅的依旧是你当初纯真的笑颜。我一直相信,你和我隔着心的距离,在荏苒流年中,你始终都是我回不去的原乡,尽管曾经的过往已经入目成空,可我仍然期盼着与你对望于光阴的两岸,邂逅一场风花尘缘。

我轻轻地鞠一捧清水,却触摸不到曾经的温度,我承认,我是老了,这一走竟是二十载华年。都说人世间最痛的,莫过于聚散不由己,最难的,莫过于情逝再回头。而今,这一袭寂寞,已和我相伴多年,我的画笔饱蘸了纷扰红尘,于无声里也清浅了岁月痕迹。这么些年,我守着这汪水域,将孤独的箫音,融入到静水一方,看似拈花了然的从容,看似优雅随性的恬淡,在月缺月圆的痛楚里,谁又知晓夜半无人时那滴滴清泪,是逐渐遥远了清晰的爱恋,还是一点一点囚禁了孤独的灵魂?

我知道,你和我之间横亘着的不单单是情深缘浅。离开你,我只能深深地想,淡淡地恋,左手道别右手重逢的作弄,让我相信了有一种爱叫做宿命。转身道别的那个黄昏,虽是春光无限却如落秋一样戚戚然然,那年春天我没有看到新绿的惊喜,而随后的秋天同样看不到收获的欢颜,一直到很多年。我似乎永远看不到天地的广袤,注定这场已知的结局只能是凝滞的风景,哪怕是缘深情浅。

我与你的尘缘,最终却归于了水的平凡与宁静,我守着这汪水,若是有所感悟,自然就不再苦苦地追问。而那些在沉在心底的故事,一旦静静地从时光的脚趾下溜走,就算反反复复的奔波着,我同样无法将自己的矜持,偷偷地钳入你的凝眸。而我的这些心事,就此归于陈旧,在岁月的轮回里,这样的消逝又岂止是一种纯粹的鲜活?

当往事如茧,被丝丝抽离着,总有一份爱会飘离了以往的港口,我始终不敢幻想它会返航,情已成往事,回头却已难留。千与千寻,如今我只能把这丝丝痛楚,深埋在这你看不见的季节,用皴裂的画笔去重新描摹属于我一个人的风景。就算我永远都不能够抖落掉浮华的尘埃,永远都不能从容地捡拾起那段曾经的爱恋,当时光之泪悄悄地滑落,在我和你之间的缝隙里,我始终相信,无论岁月的风雨怎样敲打打着坚韧的心石,绝对风化不了那一场永恒的邂逅。

月黑风高的晚上,这汪水语从窗前飘过,似是剪了一窗的心事,一滴一滴的把夜色静静地涂抹。苦涩的月影,寂寞的波涛,郁结的柔肠,我只能伫立在夜的尽头,轻轻挽起一个清浅的,淡薄的结。然后,屈膝而坐,静默着等待下一次的重叠。

淅水河里遥远的月光,就这样点亮了起风的夜晚,我将想你的心事,决定在今夜独白一场,我借了一弯月的清辉,独自咀嚼风逝的痕迹,夜色游弋的地方,统统都落满了缄默的沧桑,此刻,那片梅林里捡拾梅魂的女子,你又去了哪里?

今夜,萦绕心间的轻叹,到底该怎样写进我淡薄的清浅流年?当这一笺欲诉的心事,被一滴滴清泪默默地注解,在孔雀湖畔,我独守一隅,我将箫音虔诚地放飞,氤氲成一季的安谧。我聆听着思念,悄悄地把黑夜穿透的灵韵,把星月凝眸的心事,幻成了旧景。然而,只是心,却依然的停留在那阵风逝的最后,始终都走不出夜的心脏,我穿不透的尘埃,注定是要把月亮望成了守候。我的梅林,我的落梅,还有被风吹落的背影,从我的眉梢,渐渐地滑落,滑落了就成了永恒。

我缄默的静立,向着淅水河的方向。此时此刻,你的城,应该倾尽了月华,那每一缕的光线里,都盈满了我祝福的味道,你是否能够闻到?

你说过,为了一种自然随性的人生姿态,你宁愿把那枚冷冷的心思,一直冰封在这方的素笺里,我不来,你不去。那是在你转身后泡沫之夏,我曾经安静的走进过,我看见过一颗心的疲惫。我曾经轻轻地捡起,捧在手心里的是被你折叠的心思,静静的,淡淡的。我用漫长的时间拂平了每一道的折痕里潜藏的甜蜜,可是里边还有着你未抹净的苦涩。

梦与千寻的日子,你总是静默,即使你不说,我同样能读懂你的每一声叹息。我追逐着,在你的身后,无奈地看岁月慢慢远走,而那条洒满相思的小径,落满的全是我矜持的情感,我寂寞的追逐,踏碎了,这一地的惆怅。

我想,在你的世界里,我就是一副画,一直都静静的躺在这一张蓝色的信笺里,冷漠着,蔓延着。就像是我固守的城,纵然有再多的温暖,同样都无法撞开这一方清寒,我只有将这份无奈紧紧的锁在宣纸之上,夜夜与她对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缄默不语地掩藏着这份情感。你不问,我不说。我也是知道,关于这些冰冷的掩饰,其实,你亦是如此。

我始终无法追逐到孔雀湖里的波浪,然而我却向往与她的触摸,有很多次,我都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去刻意观望,然而,为了约她相逢,我只能继续沦陷。毕竟,一次次关于相逢的沦陷,就算痛到此生的尽头,也只能在心的最深处存放,我不回头,心就不曾从容。历经岁月的沧桑,萧萧风雨压痛了少年的双肩,当年你手臂上的那枚青玉,还是否依然?

聚了,离散。这一段缘,转身的背后,洒下一地疼痛的碎裂。随后多年,在每一个风逝的巷口,都有梅林里最真实的梦境,无论是你,还是我,当每次沉醉在这一弯明月的清辉里。那回眸的温情,终是融不化这段距离的冰冷,一些心思,已经被岁月绾束成为缄默,那种黑白底色同样镌刻不上你我相依的梦影,如今,我们只能和这梦在一起,在这黑夜里浅卧,相伴。

夜,终是倦了。请允许我将悬在胸口上的忧伤,轻轻地与夜色贴近,贴近……

风停,不语。我将思念锁进素浅流年。

癫痫病要怎么用托吡酯治疗才能好呢湖北好癫痫医院北京癫痫病治疗医院双眼上翻、腿绷直是癫痫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