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轻舞】去意徬徨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42:22
“人家王秀丽人又不丑而且心地善良,为什么不同意?”儿子何泽建咄咄逼人地质问着父亲。   “你知道个啥?田里坡上那么大一片庄稼,王秀丽那个身子挑得起这个重担不?”父亲何宗福声色俱厉回击道。   “做不动,农忙的时候请人帮忙就是了!”儿子何泽建不依不饶地继续与父亲顶嘴。   “实话跟你说,你的媳妇早就给你找好了,就是你姑妈邻居家的女儿刘平!”父亲头也没抬,依然不紧不慢地编着箩筐。   “不行,我就要娶王秀丽!”儿子何泽建怒气冲冲对父亲大吼道。   “由不得你同不同意,反正已经订下了婚期。那个刘平不仅长得高高大大,而且是种庄稼的能手!”父亲何宗福撂下这句话,起身走向屋边的竹林。   望着父亲的背影,向来听话的儿子何泽建无力瘫软地坐在院坝边的石凳上。   为了顺从父亲,更是为了家里的一大片庄稼地,何泽建狠心地与王秀丽分了手,毫无怨言的照着父亲铺的路走了下去。   数月后的某一天,随着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新娘子刘平迎进了何家门。   新婚第二天,新娘子刘平没有与何泽建旅行度蜜月,而是挽起衣袖卷起裤管随他父子俩下田收割稻谷。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看着儿媳挥舞着镰刀割倒一片稻谷,父亲何宗福抿嘴笑了。   收割完稻谷,又忙于晚秋作物。肯吃苦耐劳的刘平见啥做啥,撬田、刨地、种小麦、栽油菜,样样熟悉,门门都会。看见刚刚娶进门的新媳妇刘平为何家父子俩分担了不少担子,左邻右舍都竖起了大拇指,直夸:“好,好,好!”   婚后第二年,刘平生了一个男孩,更加深得何家人的喜爱。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瞬间,何泽建的弟弟妹妹都相继成家。然而,因为弟媳,让这个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新婚不久的弟媳李群怀孕了,妊娠期反应特别大,她是吃了吐,吐了吃,整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母亲张秀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天,李群想吃一碗鸡蛋面,细致入微的母亲赶忙做好给她送去卧室,慌忙中忘记了身边的孙子,孙子没有看见婆婆,就一路哭喊着朝地里干活的妈妈走去,一不小心,掉入路旁的水田里,刘平见状是又气又急,回到家不由分说便破口大骂母亲,并斩钉截铁地说:“分家,立马分家!”   自知理亏的母亲张秀珍一个劲地对儿媳刘平说:“都怨我、都怪我,对不起!”一向百依百顺、言听计从的刘平顷刻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蛮横无理,对张秀珍不依不饶、不停地指责、不停地谩骂。   不顾亲朋劝解,刘平决意分家。分家的时候,刘平要了三间大瓦房,四亩地。弟弟得了两间土屋,三亩地。剩下的四间土屋,五亩地归父母所有。刘平之所以选择大瓦房,是因为这几间屋都是结婚后她养蚕、喂猪、种蔬菜变卖修建的。   随着李群的肚子一天天长大,疼惜她的张秀珍对她是百般呵护,只要她喜欢吃的东西,张秀珍就会想方设法地给她做。张秀珍越是关照李群,越是遭来刘平的无端嫉恨。自从上次儿子落水之后,刘平视张秀珍如眼中钉、肉中刺。如今看见张秀珍把李群当“国宝”对待,更激怒了她。   一天下午,张秀珍喂养的鸡吃了刘平种的菜,本就心头不悦的刘平对张秀珍好一顿谩骂,从此,婆媳之间的战争开始了!   第二年,李群生了一个男孩。看着大嫂与婆子妈三天一吵两天一闹,李群只好与老公何泽江投奔远方的姐姐去了!   何宗福觉得编箩筐挣不了几个钱,索性种菜。自己有五亩地,加上幺儿的三亩地,八亩地对于五十几岁的他来说倒也轻轻松松。第一年,喜获丰收,他种的大白菜卖了一万多。第二年,他种的茄子,收获颇丰,竟然卖了两万多,尝到了甜头的他在附近又租了两亩地。看着一大片规模成型的蔬菜基地,看着满抽屉的钱,何宗福会心地笑了!    第三年春季,有商机头脑的何宗福,用五亩地种春白菜,拿五亩地种四季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个月后,这五亩地的白菜长得是又大又圆,那五亩地的四季豆就像鞭炮一样,一串串地挂满了藤。看见一大片蔬菜即将上市,何宗福就像看到了幸福在向他招手。   何宗福有个习惯,那就是每天早上一起床就到田里看看,看他的菜长了多高,长了几片叶子。一天早上,他同往常一样来到白菜地,看见一个个白菜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再看四季豆也耷拉着耳朵垂下了头。何宗福心头“咯噔”一下狂跳不已,完了,完了,到手的钱飞了。   何宗福立马骑着摩托,前往镇上农技站,请工作人员前来查看什么原因。工作人员凭肉眼看不清楚,只得叫何宗福把茅厕的粪便全部挑完,然后清洗茅厕。突然,在茅厕最底层发现几张“除草剂”包包,何宗福惊愕不已,在农技站工作人员的鼓动下,何宗福来到了当地派出所!   接到何宗福的报案,派出所立马着手调查。首先走访周围的邻居,询问有没有人用“除草剂”喷田里的杂草,一家挨着一家地查询,都说没有使用。为了早日找到投药之人,办案民警扩大了搜寻范围,一个组一个组地查,一个村一个村地问,一连几天都毫无进展,毫无结果。    望着站在田坎上愁眉苦脸的何宗福,再看田里一大片枯萎的蔬菜,办案民警苦思冥想,绞尽脑汁,最后决定到镇上各个种子站调查。于是,办案民警来到了种子站。一家又一家的调查,均无消息,就在办案民警心灰意冷时,一家不起眼的种子站工作人员的一番话让办案民警茅塞顿开。种子站的工作人员说:“前段时间,有一个高高大大的女子一次性购买了三十包除草剂,当时我还特意问她‘种好宽的面积嘛,买那么多药。’那个女子支支吾吾的回答了一句:‘差不多,十来亩地。’走的时候,还左看看,右看看,所以对她的印象有点深。”   种子站工作人员提供的这个线索,再加上何宗福妻子张秀珍的怀疑,办案民警心头有了谱。办案民警不顾疲劳,立马驱车赶往何宗福家。当办案民警把查询的结果告诉何宗福时,何宗福没有犹豫,带着办案民警走进了何泽建的屋。 还好,那天刘平一家回娘家去了,走的时候叫何宗福帮忙喂一下猪。   何宗福打开儿子家的大门,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找,都没有发现。突然一只母鸡“咯哆,咯哆”的从柴屋叫唤着出来,何宗福灵机一动,来到鸡生蛋的柴灰处,拿起锄头使劲的掏、掏啊,掏啊掏,瞬间,一大叠胶纸包包呈现在眼帘,“除草剂”那几个醒目的大字摆放在办案民警眼前,个个都惊得目瞪口呆。   何宗福弯下腰,沉重的拾起地上的“除草剂”包包,禁不住泪如雨下!   其实,那天刘平压根儿就没有回娘家,而是闻风而逃。   心思缜密的刘平早已察觉何宗福门前进进出出的公安民警,也深知投毒之事早晚会败露,更明白事情迟早会查个水落石出,所以找一个回娘家的借口一走了之。   第二天,何泽建带着年幼的孩子回来了。回到家的何泽建一同与孩子跪在父亲跟前乞求得到他的原谅。想到自己日晒雨淋,肩挑背磨,辛辛苦苦播种的蔬菜一夜之间毁于一旦,想到曾经待她如闺女般疼爱的刘平却是这般的心狠手辣。何宗福咬牙切齿地说:“不能原谅,让法律来制裁,让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转眼,刘平在外东躲西藏已经半年了。她的亲人们纷纷劝说她投案自首,而倔强的刘平宁愿选择与何泽建离婚都不肯轻易低头。为了不拆散完整的家庭,更是为了可怜的孙子,何宗福含泪答应了撤诉。   回到家的刘平收敛了许多,与公婆之间的关系也有所好转,就在一家人生活在其乐融融时,刚过六十岁生日的何宗福突发疾病撒手人寰,妻子张秀珍哭得是肝肠寸断,死去活来!   何宗福的尸骨还未寒,刘平再度露出了本性,刘平苦苦相逼张秀珍交出何宗福留下的存款。张秀珍深知刘平的毒蝎心肠,抗拒不从。为了钱,狠心的刘平把张秀珍逼上了一条不归路……   何宗福的突然离世,留给张秀珍无尽的伤心与痛苦!望着一大片杂草丛生的庄稼地,张秀珍望而兴叹,为了不为日后的温饱发愁,张秀珍果断把土地承包给了当地的花木公司。为了日常开销,张秀珍喂养了鸡鸭鹅。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张秀珍喂养的鸡鸭鹅也渐渐地长大,并且有些鸡鸭鹅开始下蛋了。    自从张秀珍把土地承包给了别人,刘平对她更是恨之入骨。只要张秀珍的鸡飞到刘平的地里,刘平便拿着竹竿使劲地赶、拼命地追。更可气的是,某天,刘平趁张秀珍去女儿家,用竹竿活生生的把数十只鸭子打死在水田里。黄昏时分,张秀珍回到家,看见水田里横七竖八的躺着的死鸭子,经不住嚎啕大哭,边哭边说:“老头子啊,放着善良的姑娘不选,你看你选的啥子心肠的媳妇啊?”   一个人的夜,既孤单又凄凉;一个人的夜,既漫长又苦涩。想着、看着、看着、想着,张秀珍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落。一夜又一夜,一天又一天,张秀珍都在悲伤难过中艰难度过。   周围的邻居实在不忍心看着心肠歹毒的刘平这样欺负张秀珍,于是,暗中为她做媒。   他叫代修能,是民间艺人,唢呐世家出生,比张秀珍长两岁,老伴去世多年,有两个儿子,两个闺女,常年奔波与红白喜事之间,靠吹奏唢呐为生计。没有年少时的激情四射,更没有年轻人的甜言蜜语,两颗寂寞的心自然而然的交融在一起。   代修能的到来,更加惹怒了刘平。生性多疑的刘平,总是怀疑代修能为了何宗福留下的存款而来。   一天,代修能刚准备出门演奏,刘平却堵在了张秀珍的家门口,指着代修能的鼻梁破口大骂,说:“你每天早出晚归,吃张秀珍的,用张秀珍的,要不要脸?”堂堂一个民间艺人竟被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侮辱,代修能气得立马带着行李离开了这个家。   可怜的张秀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肆无忌惮的刘平百般的刁难与辱骂。张秀珍的心,在滴血!为了早日摆脱刘平的纠缠不休,张秀珍决定嫁到一个远得看不见刘平的地方。   经媒婆介绍,张秀珍认识了一个住在大山深处的单身男子。为了早日摆脱刘平,更是为了尽早离开这片伤心地,张秀珍毫无犹豫与其办了结婚手续,并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搬到那个单身男子住处。心地善良,老实本分的张秀珍满以为摆脱了刘平的纠缠,从此会过上幸福的日子,可惜,她再次掉入了狼的虎口。    那个单身男子名字叫林贵友,一贯好吃懒做,远近闻名的“懒棒”,一直靠父母养活,前两年父母相继去世,留下无依无靠的他。常言道:“好吃懒做,国家照顾”,可不,自从父母去世后,他就吃上了低保。不知道他从哪里打听到张秀珍老公何宗福去世后留下满仓粮,存款数万,于是用低保费请媒婆说媒,没有心眼的张秀珍一心想离开刘平,连对方的底细都不了解就稀里糊涂的嫁了过去。   起初,林贵友对张秀珍百依百顺,渐渐地,张秀珍带来的粮食越吃越少,加上林贵友平时积累起来的低保费花得已所剩无几,就在林贵友心头暗暗打着小算盘的时候,张秀珍病倒了。卧病在床的张秀珍以为林贵友会带她去医院看病,左等右等,都不见林贵友的身影出现。可怜的张秀珍在床上呻吟了整整一天,傍晚,林贵友才摇摇晃晃醉酒归来,回到家的林贵友倒头就呼呼大睡。那一夜,张秀珍睁眼到天明!   嗜好喝酒的林贵友,不管山路多么崎岖,逢场必去,而且烂醉如泥才罢休。一天,醉酒归家的林贵友回家揪着张秀珍的头发又打又骂:“把钱给老子拿出来当酒帐,不然,明天不准吃饭。”那一夜,张秀珍哭了一宿。   第二天,酒醒后的林贵友倒是说到做到,看来酒醉心明白。林贵友只准张秀珍每天吃一顿,天天在坡上挖土,回来的时候还要背一背柴火,否则拳打脚踢。可怜的张秀珍,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两年。如果不是幺儿何泽江从远方回来无意之中遇见,恐怕她还要在狼窝里苦苦挣扎。   为了让母亲早日摆脱险境,更是为了让母亲早日走出沼泽地,何泽江花了五千元才使林贵友签下了离婚协议。自从那年因为何泽江老婆李群惹恼刘平后,何泽江一家投奔李群姐姐便一直在外奔波劳碌,如今总算事业有成,现在县城购买了房子,儿子也在县城读书。    张秀珍随儿子何泽江来到了县城,一家三口对她的好让她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就在张秀珍美美的享受幸福时,可恶的刘平再次恶语相加,说:“老幺想独吞父亲留下的存款,”并提出了条件,说:“三个子女,一家一年,轮流转。”从不参言的女儿不乐意了,绷着脸说:“管,可以,必须把以前的家产重新分过,一人一份,不然免谈!”你一句我一句,你推我让,没办法,李群只得让张秀珍搬回老家住。   回到老家的张秀珍,望着空荡荡的屋子,眼泪是止不住地往下掉,张秀珍对着何宗福的照片,喃喃自语道:“这家不要,那家不理,只有去你那里哟!”说完,泣不成声,任泪水泛滥成河……    当年,张秀珍为了逃避刘平的纠缠而将自己所有家具电器统统都搬走了,如今,回到家,望着家徒四壁,禁不住潸然泪下。那晚,张秀珍手捧着何宗福的相片就那样默默地站着流泪到天明。   第二天,张秀珍的邻居们纷纷送来居家用品,让张秀珍感动得热泪盈眶。最后,在邻居们的帮衬下,张秀珍开始了新的生活。   儿女们的互相推诿,没有使张秀珍被眼前的困难吓倒,而是利用周边的荒地种蔬菜以此换取生活费。   一天,张秀珍在集市上卖菜,遇见了多年未见的那个女子王秀丽,此时的王秀丽,光鲜亮丽。看见张秀珍妈妈,王秀丽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一时之间,似有千言万语。    原来,自从何宗福挥剑斩断王秀丽与何泽建之间的情意后,王秀丽随姑妈来到了外地打工,在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位男子,那位男子见王秀丽长得清纯可爱而且心地善良,对她发起了猛烈追求。在强烈攻势下,更是为了忘记初恋情人何泽建,王秀丽答应了他的求爱。一年后,他们结婚了。   由于王秀丽丈夫肯钻研,自己办厂,不久后,把事业经营得有声有色,如今,有两个孩子的王秀丽不仅是百万富翁更是公婆心中的好儿媳。   这次王秀丽同丈夫回来就是来老家接父母过去养老的。听见张秀珍妈妈说何泽建娶了一个心肠歹毒的媳妇时,王秀丽问张秀珍妈妈:“为什么何泽建不理直气壮地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张秀珍妈妈流着泪道:“怕老婆啊,老婆经常以离婚要挟他。”听着张秀珍妈妈的一席话,王秀丽气愤不已,大声说道:“他还是不是男子汉哟?”不停擦拭着眼泪的张秀珍妈妈感慨万端地说:“如果当年娶的是你,那该多好啊!可惜,可惜,可惜,唉!”王秀丽望着满脸皱纹的张秀珍妈妈哽咽着对她说:“用法律武器替自己讨回公道吧!”   分手的时候,王秀丽拿出厚厚的一大叠钱让张秀珍妈妈养老,而有志气的张秀珍妈妈却拒绝了她的好意。    面对儿女们的不理不睬、不闻不问,张秀珍毅然决然走进了法院大门。   黑龙江癫痫能否治好武汉哪家医院有羊角风科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收费武汉治癫痫正规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