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心灵】过年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44:16
无破坏:无 阅读:1590发表时间:2017-02-24 18:30:33 摘要:过年再也不是我和弟弟们盼望的事情,也对那些好吃的彻底失去了兴趣。    一放寒假,我就天天盼着过年。   生于黄土高原人家的我,早已吃腻了萝卜白菜土豆这老三样,尤其是一年中青黄不接的二、三月间,简直是噩梦般的日子,盘子里只有黑黑的泡咸菜和一小碟盐,时间一长,让我和弟弟们看着都感到反胃,为此没少挨母亲的责备。于是天天盼着能有点好吃的东西,就特别希望过年,一年中,也只有在过年的那天,才会吃点好的。而且整年都在外打石头箍窑洞的父亲也会回家来,偶尔还能带回一两件好玩的东西。   事实上,一进腊月母亲就开始为过年做准备了,忙忙碌碌的压米面做油糕,做豆腐,生豆芽,炸面疙瘩等等。弟弟们都问我啥时候过年,我也支支吾吾说不大清楚。我们几个就都跑去不厌其烦地问母亲什么时候过年,母亲总是回答:“等你爸回家了,去城里买些东西就该过年了。”   腊月二十五的傍晚,我和三个弟弟早早地就在村口望着那条回村的小路,望眼欲穿的等着父亲回来。直到身后的村子里袅袅炊烟升起,放羊的羊倌哼唱着野味十足的信天游赶着羊群回来了,晚霞映红了半边天,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   远处传来了母亲喊我们回家吃饭的声音,几个弟弟带着哭腔问我:“哥,爸爸今天是不是不回来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带着满身心的惆怅,我们怏怏不乐地回家吃饭,怎么吃都觉得饭菜没有味道。   晚上,就在我跟弟弟们昏昏欲睡的时候,疲惫不堪的父亲才回到了家。   本来将要睡着的我们顿时欢呼起来,睡意荡然无存,几个弟弟急忙翻看父亲的工具包,希望能找出来什么好吃的或者是好玩的,谁知全是一堆打石头用的凿子和铁锤之类的工具。母亲说:“你爸是打工回来的,又不是去城里赶集了,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   年幼的三弟和四弟伤心地哭了起来,父亲不无歉意地哄着他们:“我明天就去城里,多给你们买好吃的和好玩的。”   两个弟弟终于止住了哭声,哽咽着说:“我要吃糖,吃罐头。”   “我要吃面包。”   “好,买,都买。”父亲全都应了下来,“要啥都给你们买,再多买点炮仗让你们好好玩。”   见父亲什么都答应了,我和弟弟们都兴奋的跳了起来。那个晚上,我们家偏僻的窑洞里武汉怎么选择好的癫痫病医院充满了欢声笑语。   第癫痫疾病对患者寿命的影响都是什么二天父亲要去城里赶集,母亲早早地就起来生火做饭了。父亲匆匆吃了饭带上我就要动身,几个弟弟却哭闹着也要一同去城里。父亲无奈地好言相劝:“你们太小了,去城里太累了,你哥多少能帮着拿点东西,等你们长大点就带你们去。”可弟弟们始终不肯听,坚持要同去。母亲生气地呵斥起了弟弟们,让父亲不用理他们,径直走就行了。父亲却仍旧平和地哄着他们:“你们听话我就买糖和饮料回来,要是不听话,我就不买了。”这么一说,弟弟们马上就不哭了,只是让父亲说话算数。   我和父亲出了村子,顺着下山的羊肠小道一路步行。山路崎岖陡峭,还要避开山坡上冻结着的暗冰,我们只能略曲小腿小心翼翼的慢慢挨下了山。在那段二十余米长,半边悬崖的窄小通道提心吊胆的挪过去,又踩着小河流冻结着的厚实冰层才来到山下的村庄,时间已过去了约摸两个小时。在这大冬天里,我和父亲都累得满身出汗,头上蒸腾腾的冒着白气。   父亲在一户人家里取出来寄存的自行车,推上崎岖不平的川道路面,几分钟便来到了延河上临时搭建的木质小桥上。踏着木椽上盖着的石板,不平整的石板晃悠悠的发出碰撞着木椽的声响,桥下的延河中央仍未结冰的一股流水夹着冰碴子缓缓地流动着。我的头晕乎乎的,觉得自己也随着水流向下游流走。父亲赶紧说:“别看脚下,抬头看对岸,抓紧自行车的后座跟着我慢慢走。”我急忙照做,眩晕的感觉好了很多,但心里仍是惴惴不安的。直到上了对岸的结实地面才如释重负。   去往县城的石子公路上,同样有许多骑自行车和坐驴车甚至步行的人们,或急或缓地行走在去往城里买年货的路上。每个人都被冻得鼻子脸通红,面上却难掩节日的喜庆劲头儿。父亲带着我艰难地踏着自行车,坐在自行车硬硬的后座上,被石子颠得浑身不适,偶尔路过的吉普车一阵风般疾驰而过,扬起路面上厚厚的尘埃,得有几分钟的时间才能慢慢回转过来。临近发电站有一段很陡的上坡路,父亲用尽全力蹬着自行车往前冲了一段路,最终还是吃力的停在了坡下,我赶紧跳下车帮着父亲把自行车推上了坡。   临年的小县城里人头攒动,街道两边摆满了卖各种物品的摊位,街面上仍旧残存着少许没有融化的坚冰碴子,一不小心就会把人滑倒。犹如蜗牛爬行一般的小汽车夹杂在密集的人群中,急迫地按着刺耳的喇叭艰难地蠕动着。本就不怎么宽敞的街道显得更加的拥挤不堪。   父亲带着我随着人流慢吞吞地来到了自行车摊子,花了两毛钱寄存了自行车,找武汉的癫痫医院排行榜了个稍微宽敞点的角落蹲下来歇息了一阵子。此时已近中午时分,我们早就累坏了。待到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父亲带着我随着人流转着买了三斤猪肉和一点蔬菜,又在摊位上买了饮料和一些炮仗,还有几样弟弟们吵着要吃的东西。我和父亲的手里都提着东西,在人潮中颇费了周折,很快就把手勒得疼了起来。   父亲在百货公司里买了五毛钱的一把糖果,我小心地把糖果尽数放到父亲背着的黄布包里,生怕弄丢了一颗。在买了两瓶罐头正欲离开的时候,父亲看到放在柜台上的一瓶酒问售货员:“那酒是多少钱?”   “那酒太贵了,不是你能买的。”脸上抹着层厚厚白粉的女售货员吐了一口瓜子皮,头也没抬地说。   父亲还想问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问出来。   一位认识父亲的叔叔过来了,对父亲说:“那是五粮液,一瓶就他娘的一百一十多块钱呢,你就没听过?”   父亲热情地跟熟人打了招呼,脸上舒展了许多,一听价格后连声说:“我听过,就是没见过。咱们打半个来月的石头,才够这么一瓶酒,那也太不划算了。”   父亲和那位认识的叔叔并排骑着自行车缓缓地行驶在石子公路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父亲还悠闲地吹着口哨,黄昏时刻的夕阳把我们的身影在路面上映照得很长,很长,又很短很短。   跟那位叔叔分了道不一会儿,我们也到了小木桥上。小心翼翼地过了延河,父亲又在那户人家里寄存了自行车,和我拎着一堆沉甸甸的年货,迈着沉重的双腿开始上山。父亲背上了最大的两个袋子,把最轻的一个袋子和轻巧的黄布包让给我背,可是刚开始上了那个小山卯,我就开始大气直喘,怎么都提不动两条腿了。抬头看父亲已经超出我两丈开外了,弯着腰同样气喘吁吁举步维艰。他回头看我慢了那么多,就说:“再坚持坚持,等到了那个平台上咱们就歇歇。”顺着父亲指着的方向,我看到了高处的平台,那是村里人上山经常歇息的地方,此刻近乎到了“手可摘星辰”的程度。我一遍遍地在心中念叨着“上平台歇,上平台歇”,使出了全身仅有的一丝力气,一步一步艰难地挨到平台上,两腿一软就坐了下去。   父亲也坐下来平息了一下呼吸,摸出一支烟点着抽了起来。我抬头望了望天空,亮晶晶的小星星布满了天空,再看山下漆黑一片的山沟和身后几乎笔直的羊肠小道,村里的人们恐怕早已回家吃过了晚饭,一家人在一起平静地说起了话。   “孩子,你给咱算算,今天买了多少钱的东西?”父亲指头缝里的烟头火光亮了一下,放下后对我说。   我把所有的东西价格都重新理了一遍,加起来总共花了一百零四块钱。   父亲抽完了烟,自言自语地说:“挣点钱多难啊,花起来怎么就这么不经花呢?”想来想去也不明白,干脆就不再想了。回到家里,把三个弟弟可给激动坏了,嘴里吃着糖闹腾了很晚才去睡觉了。   爷爷在得知我们家买年货花了一百多块钱后,狠狠地把父亲给训斥了一顿。村里人却说:“看人家的日子过的多好,都成了村里的万元户了,过年买了那么多的好东西。”爷爷不以为然的说:“能过一辈子好日子才是好日子,就好个过年有什么用?那么多孩子还不知道节省着点,能过个什么像样的光景?”   父亲说:“孩子们都稀罕吃好东西,买点回来他们就不哭闹了。”   “你就好好惯着这些败家子吧,有你的好日子哩。”爷爷白了父亲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剩下的几天里父亲和母亲继续忙碌着过年的准备,我则带着弟弟们在村里到处玩耍,偶尔还放几个炮仗玩。回到自家院里时兜里还有一个炮。我放到地上点着了引信立即跑开了,看着引信呲呲地冒着烟燃烧到了尽头,我捂着耳朵就等着它炸了,但是很长时间都没有炸。我壮着胆子走上前去看,发现引信并没有完全燃尽,在炮仗眼里还有短短的一小点引信没着。我赶紧到家里灶膛里拿了一根烧红的木棍子出来,用力吹了吹棍子上没有燃尽的红火星子,在炮仗上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我没有多想就拿起炮仗来对准火星子和引信来点,想着一点着就扔出去。可令我始料未及的是,短短的引信一着立刻就“蹦”的一声炸了,我感觉手上瞬间钻心的剧痛起来,不禁嚎啕大哭。听到我的哭声,父亲母亲和弟弟们都跑了过来,看我的手被炸的黄黄的,父亲赶紧按着我的手揉了起来,直到我停下来不哭了,他才离开。   大年夜里,父亲剁着饺子馅,母亲则忙着切菜炒菜,我和弟弟们在院子里奔跑着放着烟花炮仗,坐在炕上吃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好吃的,快乐鲜活的气氛充斥着家里那偏僻的三孔窑洞。   可是好景不长,在大年初三,父亲就又背起他的工具包,踏上了出门打工的行程。我们问父亲什么时间回家来,他说,几天就回来。可我们,却只能在过年的几天里,能把他盼回来。我们常常问母亲啥时候再过年,母亲说,快了。   我们每次问,母亲总是那句话:“快了。”   说不清是从哪一年开始,我们不用再等到过年才见到父亲。   多年的打工生涯,让父亲落下了严重的风湿病,走路时一颠一颠的,再也无法远出家门去干活了。他留在了家里,不甘寂寞地跟村里人学着操持起了几亩苹果树。过年再也不是我和弟弟们盼望的事情,也对那些好吃的彻底失去了兴趣。为了缓解父亲腿疼的毛病,三弟特意买给他一个理疗灯,让他没事就烤烤腿。每次一烤完,他就说:“这东西真管用,我觉得好多了。”   刚觉得自己腿不疼了,闲不住的父亲又去地里摆弄那些苹果树去了。   共 38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哈尔滨哪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