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桃源】我是谁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39:21
【一】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冬儿一遍遍在心里问着自己?心乱如麻,三天了,她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喝水也不多,终于病倒了。老公看着冬儿憔悴的脸,心疼的要带她去医院检查,可冬儿死活就不去,只是说着一句话:我没事,我没事。   他知道冬儿的脾气,就像头倔驴,自己是怎么也说不动了,只得拿出尚方宝剑。他拿出手机:“既然你这么作践自己我只能给你娘家人打电话了,不然你在这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负不起责任来。”   “你敢。”冬儿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老公的电话。   “土匪呀。”他错愕地看着近乎疯狂的冬儿,冬儿头有些晕,一下倒在床上。无奈的他只得摇摇头,长叹一声。   冬儿身子酸软,脑子依旧很乱,那几个声音交错着,一直在记忆中纠缠。   “这是你闺女,长得一点不像?”   “是呀,你看你哥,你姐和你爸妈才像一一家人,那脸型。身材,都相似,而你呢?怎么看都不太一样……”   各种声音在脑海闹腾,冬儿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以泪流满面。   在老妈住院那些日子,冬儿一直跑前跑后,因为冬儿在城里,离家近,冬儿承担了大部分陪护,这些天夜里就没睡过,白天哥,姐来的时候也很晚。尽管冬儿体质好,还是觉得有些快支撑不住了。   “这是你儿媳妇吧?真孝顺。”新来临床大妈说。   “不是,是女儿?”大妈仔细又看着冬儿,说了句:“不像”.然后笑了。后来,家人陆续都来过了,别的病床上的陪护好像商量好的,都说着近乎相同的话。   冬儿开始没太在意,可是,说的人多了,心里也长了草,冬儿想起读书时老师同学开玩笑也这么说过,冬儿不以为然,也是,那时年少,喜欢闹着玩,还说别人是草坑里捡来的呢,大家都不当回事。   现在的冬儿,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可是,总和娘家人像隔着一层,也许,是从小不再爸妈身边?也许……冬儿想不清楚,记忆里,爸妈对冬儿不错,爸爸脾气不太好,哥哥没少挨打,可冬儿从没挨过。是呀,没挨过打,可是,也没享受过多少父爱母爱,从小,一放假,冬儿就在外婆,姑姑家游走……   “妈,我生日是什么时候”不知怎么就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十一月初八。”妈妈回答很干脆。   “阳历呢?”冬儿接着问。   “不知道,早忘了。”妈妈回答的有些含糊。   “那我哥我姐的的生日呢?”冬儿接着问,而且问的很详细,妈妈回答的倒也干脆。冬儿的心一沉,原来,那些陌生人的说法不是空穴来风。   姑姑来的时候,冬儿又问了这个问题。   “妞,你是12月8号的,阴历是十一月十二。”姑姑说的和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妈妈不一样,冬儿没再问,只是心里更乱,后来冬儿又问叔叔,回答的也是似是而非……冬儿彻底绝望了。回到家,看到爱人,无缘无故的闹开了脾气。   他一脸无奈地说:“你呀,真不像你妈生的,看人家几个都替换着,就拿你当傻子,一个人当两个人使唤,回家就知道找茬,你累了不会就歇歇呀……”   “滚蛋,你个外人少管我家的事。”冬儿扔出去一句冷冷的话,进屋,躺在床上,一夜没合眼了,却怎么也睡不着,看着屋顶发呆。   尽管心里多不自在,依然坚持照顾住院的老妈,这是本分,只是,很少陪冬儿那么自在的唠嗑了。冬儿在心里劝着自己:也许是他们弄错了,记不住生日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想了不想了……可是,心理这关却不是那么好过的。半个月后,终于熬到妈妈要出院了,唉!哥又来晚了,而且喊累,妈说冬儿在医院有熟人,又把光荣的任务交给了冬儿。   冬儿谁都不想求,出个院有这么麻烦吗?一点点的排队办手续,可是,却遇见了同学。   “冬儿,老妈好了?咋总看不见你哥你姐呀?”同学有些不解地问。   “哦,他们忙。”冬儿连忙说道。   “那你不是也上班呢吗?”冬儿点点头:“可是,我家条件好点,请假容易点。”   “我看,你爸妈有点偏心,好像你不是他们的亲闺女一样。”冬儿没说话,只是心里在流泪,同学的一番话,又触发了冬儿心中的隐痛。   “我是谁,我是谁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癫疯专业?我来自哪里?”这个想法充斥了大脑,偌大的医院逐渐在冬儿的眼中迷茫了起来。   老妈顺利出院了,冬儿却病倒了。嘴起泡,总觉得胸口里塞的满满的,郁闷彷徨却又不知向谁说。看着老公心疼看着自己的眼神,她的心也不太好过,老公没有再打电话,而是失落地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的时候,冬儿的爸爸来了,不知为啥,冬儿竟然叫起爸来显得也不自然了。爸是一个老干部,才退休,在位时,很耿直,没给家里留下什么,也没让冬儿们沾光。   看到女儿憔悴清瘦的脸,老爸眉头紧锁。   “冬儿,咋啦?是不是这些日子照顾你妈累的?身体不好就去看医生,别耽误了。”冬儿摇摇头。低声说:“我没事。”可是,老爸还是坚持让冬儿去医院查查。   “您别管我了,还是回家照顾妈吧。”冬儿的语气有些生硬起来。只是,他不敢看爸的眼睛,冬儿还是怕,但说不清怕什么……“你这丫头,也不知随谁,这么倔。”老爸无奈地摇摇头。心里憋屈,可是不知要向谁诉说,冬儿外表阳光,可是心里却是内向,很多时候,喜欢钻牛角尖。冬儿知道要验过DNA才能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怎么向父母开口?   冬儿不想捅破这层纸,心里好怕。怕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亲情。看书,看不下去,写字,字不成行,歪歪扭扭趴在纸上,好像也在嘲笑冬儿是野丫头。   脑子混乱,医院那个同学来电话了,好心的询问老妈的病,冬儿含糊地应答着。   “冬儿,你身体还好吗?看你妈出院的时候你脸色不好,你没事吧?”   “我,我,很好。就是……”冬儿忽然心念一动,老妈住院的时候验过血,我如果……不就真相大白了吗?冬儿差点就说出口,可又强忍了回去,冬儿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想法,毕竟不是啥光彩的事?   “有啥事找我,我能办到的一定帮忙。”冬儿仿佛被人看破了心思,说了声没事就匆匆挂断电话。   老公仍然一如既往的纵容着冬儿的任性,就算冬儿没食欲,仍然变着法的做给冬儿吃。可单位要他出差,回家和冬儿商量。   “你去吧,你看我不是没事了吗?再说我又不是孩子,能照顾好自己。”冬儿佯装着坚强,嘴角挤出一点微笑。   “那你好好的,不能有任何闪失,不然我到哪找这么好的老婆呀。”他不改幽默的习惯。眼神里流露出关切。   冬儿点了点头。   一个人,冬儿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冬儿喜欢大自然,尽管现在初冬,寒气逼人,但还是决定收拾行囊,找一个没有喧嚣的地方,静静地想想。      【二】      这几天天气不错,阳光露出了笑脸,可裹着厚厚棉服的冬儿感觉那么冷,那么冷……   冬儿想回到乡下老家看看,可是,那些儿时的记忆早已找不回来,又怕看见那些乡亲,曾经温暖的向往现在变得处于尴尬的境地。   去远方吧。上了车才知道自己根本没目的地,心被彷徨孤寂占据了,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这么渺小,这么卑微,售票员的询问打碎了冬儿的沉默,是的,总该有个地,不知怎么,冲口而出:海角天涯……人们诧异地看着冬儿,好像冬儿精神不正常,冬儿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浮萍,飘呀飘。   车子开动了,载着冬儿的千头万绪。邻座的是一个女孩,大约20岁左右,看样子像学生模样,冬儿有些羡慕,青春多好啊,看到她就像看到十年前的自己,阳光,微笑,不施粉黛却又妖娆。   冬儿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历经沧桑,活了三十多年却不知自己从哪来?又要到哪去?难道人生真的是一本糊涂账?怎么算也算不清。   “姐,能借电话用用吗?我手机没电了。”女孩的清脆的声音把冬儿的思绪拉了出来。冬儿点点头,把电话递给女孩。女孩的声音带着娇气,有点嗲,语气中带着任性,冬儿听出来是打给父母的。心里不知怎么就难受起来,扭过身,眼里好像蒙了雾气。   “谢谢姐。”女孩把电话还给冬儿。女孩脸上的笑甜甜的。冬儿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不用谢。”   “姐姐,你不舒服吗?脸色不太好。”女孩看着冬儿。   “哦,我挺好的,就是最近工作压力大,出来散散心。”冬儿只得自说自话。女孩拿出一个橙子递给冬儿,黑龙江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对冬儿笑着。   冬儿摇摇头,让她自己留着吃。   “姐,你别客气,这橙子也是外婆给的,人老了就啰嗦,我上车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和老妈那是一个腔调,生怕我照顾不好自己,我都19岁了,她们还拿我当孩子,要是刚才没回她们电话,说不定已经报警了……”女孩调皮地说着,脸上洋溢的是幸福。   这一刻冬儿的眼睛又开始酸涩,眉头不自觉的就上了锁。低头,沉默,心里不知啥滋味。那些亲人的影子一个个在眼前晃,她想看清他们的心,却一次次的失望……   恍恍惚惚间,车子又到了站。   “姐姐,我下车了,你保重。”冬儿点了点头。强挤出一点笑。   “再见。”脸看着车窗外,那个女孩和来接站的亲人拥抱着,好幸福。又上来几个乘客,一个中年男子坐在了他身边。冬儿下意识的往里边挪了又挪。   车子继续前行,冬儿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猛然间,身子前倾,随后又撞在了一个人身上。冬儿脑子顿时清醒了。睁大眼睛坐好。   “真他妈的邪行,这司机咋当的……”旁边的男子自言自语。冬儿忍不住侧头看他。那个男子也在看冬儿,冬儿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刚,我睡着了,不小心碰到你。“   “你这说的哪的话,被美女撞是我的荣幸。更可况是被青春撞了一下腰。”他不羁地笑起来。冬儿的脸腾得红了,赶紧扭过脸。心想,这人咋看都不不正经。   瞌睡虫被彻底赶跑了,百无聊赖的冬儿看着窗外,每次出门,冬儿都喜欢靠窗的座位,看外面的风景,养眼,陌生的地总会带来别样的心情。这次,却没有向往常那样精神愉悦,唉!生活咋就这么多事?不想解的迷却依然困惑着……      【三】      玻璃窗,却不是玻璃心。人那,总是期待别人是透明的,却喜欢包裹自己的小心思。又一下急刹车,猝不及防。两人又撞在一起。   “妈的,今什么黄历,怎么这么不顺当……”冬儿还没反映过来,邻座的男子又爆开了粗口。   冬儿也想骂,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自己是女子,还是保持一点优雅和淡定才好。本来身体不大舒服,上车时吃了药,现在肚子居然疼起来,冬儿皱了皱眉。蜷缩在座位里。   “姑娘,你不会犯病了吧?”邻座的问道。   “你才犯病呢?”冬儿想都没想就扔出这样一句冷冰冰的话。说完有些后悔,人家也许没有恶意。   “得,得,好心当了驴肝肺。”邻座的男子无奈道。   疼痛让冬儿不得不在站台下车。伸手摸包,想要打个电话,却一下子呆住了,包被划了口子,钱,手机,信用卡全没了。   “哪个缺德损的偷我东西,一定会遭报应的!”冬儿心里想着诅咒着。不知怎么脑子里就浮现出那个邻座的男子,一定是他,一定是,这一路只有那个女孩和冬儿挨着,那个女孩那么纯净,绝对不可能,就是他,就是他!肚子又阵痛起来,冬儿弯下身子,倔强的冬儿流出了眼泪。冬儿紧咬住嘴唇,努力站起来,一步步一步步的往前挪……   人生地不熟,只身一人,忍受着身体心灵的折磨,无助委屈交织在一起。冬儿坐在地上,哭出了声。人来人往,从冬儿身边一个个走过,冬儿又能找谁帮助?冬儿忽然觉得自己活着是多余的。   “美女,怎么啦?”耳边传来一个男中音。   冬儿抬头头。冤家路窄,竟然是邻座的男子。冬儿不知哪来的一股劲,噌地站起来。   “你把我的东西还我!”冬儿怒不可遏。   “原来真被我说中了,你是真有病,好像还是精神病?乱咬人。”邻座的男人似笑非笑地说。   “你……你欺负一个女人,不要脸。”冬儿有些委屈。   “我说,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我要是偷了你的钱,会自投罗网吗?再说就你现在这样,就算我是小偷也不能把我咋地?”他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冬儿被该死的肚子疼折磨的又蹲了下去,不在说话,紧咬嘴唇。心里想也许是自己错了?他说的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我带你去医院行吗?不过必须说清楚,不许倒打一耙?”邻座的男子见冬儿脸色不好看。   “不用。”他转身就走,冬儿后悔了,想叫住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得低下头。“丫头,河北癫痫病哪里治好上车吧。”没等冬儿回过神,一双手把冬儿拉了起来,到了医院,检查,输液。   冬儿有些感动地看着邻座的男子:“大,大哥,谢谢你。”   “不拿我当贼了,不过不用谢,你得还我医药费,误工费,名誉损失费……”邻座的男子嬉皮笑脸地用手数着。   “你,你,难道你是土匪,趁火打劫?”冬儿眼睛中露出惶恐。   “不是土匪,也不是雷锋,只是一撇一捺。”冬儿沉默了,看不清眼前这个人,坏人?不像!好人?又觉得有那么一点玩世不恭。 共 1072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