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家园】漫漫求知路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29:57
破坏: 阅读:2610发表时间:2014-03-10 18:29:23

【家园】漫漫求知路(散文)
   二十几年前,在福建闽南道路尚未如此平坦,经济还没迅猛发展的年代。有两位每周都骑老“凤凰”牌自行车的身影,一前一后,骑了50余公里。他们不辞辛苦,从紧靠福建平和县的南靖汤坑村,一直到毗邻厦门的漳州上学。
   他们俩,一位是我父亲,一位是我二叔。父亲和二叔年纪相差9岁,按理说是不可能和二叔一起上学。可是命运就是如此捉摸不定,父亲是代了六年课,才有幸考上师范学校,而二叔是高中毕业,就直奔了福建漳州工业学校。
   往事如烟,据说父亲1983年中考成绩便获全校第一,原本可以到师范院校学习的他,却落榜了,那时能上师范院校可算是家族的荣耀。于是,父亲只好继续读高中,后来高考失利落榜。东拼西凑借的钱还不到二十元,那时高考补习费要四十元。父亲攥着手里来之不易的钱,想想并不富裕的家庭,咬牙放弃复读的机会,在家乡当一名代课教师。我出生那年,父亲考上了龙溪师范学校,凑巧的是二叔那年也考上了漳州轻工业学校,于是两人就经常约好一起回家、一起上学。那时也有大巴车可以坐,但车费很贵,懂事的兄弟俩就骑着破旧的自行车,从老家骑到漳州市区,如此近五十公里的路程,需要骑四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我小的时候,就经常听父亲和二叔讲他们读书那会儿条件是怎样艰苦:一人固定一个饭盒,自己做上记号。大米食堂不供应,需要自家带过来。学校管理很严格,禁止学生外出兼职,每天晚上都有晚自习。考虑到家境不好,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父亲以笔为“枪”,以“纸”为战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路边灯光的照射下,在文学领域冲锋陷阵。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了许多文学作品,就连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他的才华,所以上课的时候父亲忙着写作,他即便不听课,老师也不管他,有趣的是——他的《文选》老师,不仅很关心他的写作,每学期不论考得如何糟,也给他77分的成绩。在那个年代,父亲赚来的稿费不仅可以自给自足,还可用来补贴家用。生活的拮据并没有让父亲忘记家中“犬儿”,得知我很羡慕隔壁小东子有一辆“小坦克”,经常哭闹着也要有一辆“坦克”的时候。父亲刚开始不肯买,因为之前买的玩具都被我“拆卸”得东一块西一块。不过最后还是狠了下心,拿着手里来之不易的稿酬,去花花绿绿的百货超市,给我买了一辆军绿色的“小坦克”!后来父亲把这件事写成了一篇散文《还儿彩色的童年》。
   我长大后,也参加了高考。考试不再是那么苛刻的录取方式,只要过了那条低得不能再低的分数线。就能上大学。不争气的我最终考上了福州一所大专院校。
   带着对大学的幻想,我揣着车票,踏上了去福州的旅程。第一次出远门,各种状况都有,晕车闹肚子。坐了五个小定西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时的大巴,脚都麻了。那时,正在读大四的表姐早早地就在车站等我。坐上学校安排的校车,又绕了很远的路,经过刚在建设“沙尘滚滚”的三环路,终于车子停了下来。这时,司机说:“到了,请同学们下车!。”下车搬行李的那当儿,才发现这个学校竟然是在一个农村的小巷子里。而且,我记得走到巷子尽头的时候,看到校门口的校名有的偏旁已经“剥落”,校名前面还有一辆垃圾车,地上墙上又黑又臭……我心想:完蛋,要在这里度过三年!表姐看了看我落寞的表情,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地说:“没事啦,先进去看看。里面的条件可能还行!”新生报到处有个学长帮我提行李,带我去宿舍。原本以为教学楼和宿舍离得很远,可没想到走几步就到了。宿舍外墙都是裸露的红砖,里面的装修也一般般,所以简称“红砖楼”。后来我才知道,整个校区逛一圈,用不了十分钟。那时我读的专业是涉外会计,这个专业在各个学校都很热门,于是就把它填在志愿的第一个专业,不曾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录取了。
   大学的生活丰富多彩,也枯燥无味。这并不矛盾,丰富多彩的是可以认识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和那些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故事。尽管这中间有矛盾、有误解,但毕业那天,很多人还是落下了不舍的泪水。一个拥抱,一声祝福,都能让你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枯燥无味的是学校太偏僻又太小,每天都只能在教室、食堂、图书馆、宿舍之间走动,要逛一次街得挤上拥挤的三路车。和高中的区别在于,只要不干坏事,这里没有人会管你做什么。这三年我参加了系学生会,得到锻炼,认识了许多朋友。也曾试着参加社会上的自学考试,想在毕业前可以拿一本本科证书,可最终我还是没能坚持下来。
   到了大三,许多同学都报名参加专升本培训班,我也报了一个“管理类”培训班。之所以不报“财会类”培训班,是因为经过这三年我知道自己不适合当一名会计。本专业知识水平不高,对会计行业不感兴趣。举个例子,期末考有的人最高成绩可以考99分,而我却考了39分。全班五十几个人,只有我考四十分以下的分数。即使平时表现良好,加上满勤分,也不到六十分。那一学期,全班就我会计挂科了。报“管理类”培训班,主要是觉得往年出台的招考政策这个专业的招生院校比较多,有十二个。其中有福州大学、福建师范大学、福建农林大学之类的省一本院校。选这个专业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它与其他专业对比招生的学校多,也就是“命中率”高。然而,父亲和我的想法却不相同。在电话中跟我说专升本是一次再选择的机会,考试不能只看学校不看专业,要问问你自己喜欢什么专业,适合什么样的专业。那时的我对文学比较喜欢,按照父亲的想法也没有错。不过和文学接近的专业只有“汉语言文学类”和“新闻类”,这两个专业比较冷门。“汉语言文学类”只有一所三本院校招生,而“新闻类”按照往年的招生政策有福建师范大学广告专业、龙岩学癫痫的治疗价钱是多少?院新闻专业和两所三本类院校。那几天我一人在操场散步,内心十分揪结:到底是选择比较有把握的专业还是选择自己喜欢而且适合的专业?考虑许久,我决定跟随自己内心的想法——报考自己喜欢的“新闻类”。从那天起,每洛阳哪里治癫痫更有效天往图书馆自习室跑便成了一种习惯,一天不去心中倒不自在。
   一转眼快到了考试报名的时间,新的政策也在报名之前公布,“管理类”、“财会类”、“经济类”、“新闻类”所谓好的一本院校全部停止招生。就在我和报名专甘肃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升本的同学们唏嘘不已的时候,看到“新闻类”多了一所招生院校——漳州师范学院。我的内心仿佛从失望绝望的黑暗中看到一丝黎明的曙光。从那以后,我把考到漳州师范学院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特地用毛笔字在纸板上写了“奋斗”二字放在桌上自勉。寒假过年回家,经培训机构调配,在漳州补习。那时没去过漳州师范学院,还不知道路怎么走。补习之余,让漳州职业技术学院一样参加专升本的同学骑着电瓶车带我去逛了两次漳州师院。由于寒假放假,路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冷冷清清的校园依旧让我的内心无比震颤和向往。憧憬着走在凤凰花开、木棉花飘、古榕遮阴的校道,重新开始我的求知之路!
   带着那种不到长城不罢休的斗志和持之以恒的毅力。培训结束后,我就跟着父亲,他去教书我就在教学楼顶层的阳台上边走边读,来来回回。口渴了就喝喝茶、走累了就歇歇脚。白天的时间,除了吃饭基本上都在读书中度过……
   就这么一晃,寒假过去了,眼看着考试逼近。考前一周我回到学校,同学惊讶地看着我:“别人回家都变白变胖,你怎么一回家变得这么黑!”我开玩笑说:“寒假去挖煤了!”其实他哪里知道其中缘故,初春的天气阴凉,为了不被天气影响,更好地投入学习。我经常边晒太阳边背知识点。日积月累,就这么个把月,把我原本不白的皮肤晒得更黑!
   宿舍升本的同学聊天的时候,抛出一个话题——大家有把握考到哪所学校?他们有把握的学校都是三本类院校,我则“大言不惭”地说道:起码会考到龙岩学院。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结果,舍友们梦想成真,都去读了自己之前说有把握的学校。而我则以超过最好院校录取线50分的成绩,考上了“漳州师范学院”。到了六月,“漳州师范学院”正式改名为“闽南师范大学”,并且成为省一本院校。
   一晃又过了一学期,上学期开学时候在市区买了一辆二手折叠自行车。骑了不到一个月,被小偷偷走了。那时的我只能悲催地每天走路上课。现在回想大专那时,学校不大的好处就是不用走很远的路。为了方便出行,这学期开学,我决定骑着家里那辆“破自行车”走一遍父辈当年求学走过的路。之所以有着想法,是因为二叔说过,他们那时候读书十分艰苦,经常骑着自行车去上学。这回,也该让我尝试一下骑自行车去上学滋味。激发了我体验他们当年那种坚韧不拔的气质!当然,现在的路比他们那时候好走得多,道路拓宽了,也修整了几回。如果坐二十分钟一班的“城际公交”,不用一个小时就可到达。而今天,我却尝试着骑自行车往学校赶。
   中午吃完饭,父亲就催我赶紧准备一下。到漳州距离远,打算让我提前出发,十一点半就走。
   出发前,父亲帮我给自行车的链条加了润滑油,车轮也打满了气。从县城开始出发了,刚开始我很兴奋,骑着单车,哼着小曲儿。可过了四十分钟,我就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心里犯嘀咕:哎,这么长的时间才到这里。原本坐公交车很快就可以到达的地方,在今天却显得如此遥远。
   随着体能的消耗和漫长乏味的骑行,我一度想过放弃,路边不时有出租车经过。如果我想放弃,就停下车打个招呼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到达学校。可又一想,这样岂不是让二叔看笑话吗?其次,自己的这次体验之旅也会泡汤。于是,我咬牙坚持下来,道路有起伏弯直,这种爬坡费力、下坡小心的切身感觉,只有在骑行过程中才体会得到!沿途的风景既熟悉又陌生。因为这都是之前坐车漫不经心的一瞥,地名是那么熟悉。陌生是因为在车里看风景和骑着单车看风景完全是不尽相同。
   就这样,一个地名接着一个地名,一个目标接着一个目标,我不断前行着……
   终于到了熟悉的瑞京学生公寓,回到宿舍我就打电话给爸报了平安。他惊讶我这么快就到达学校,问我是不是骑得太快了?我说:是有点心急,骑得快了些。而且这段距离没包括老家到县城的距离,那段距离大概有8公里。龙溪师范学校是闽南师范大学的前身,现旧址改为龙溪师范附属小学。距离我的学校至少也有2公里,如此算起来,我比父亲当年求学少骑行了10公里。路程少了,时间也用得自然比较少。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从父辈坎坷的求学路,到我的“曲线本科”,漫漫的求知路充满了艰辛与荆棘。我深悟到:只有坚持不懈地毅力和破釜沉舟的勇气,“求知”路上才能有所创新,有所成就!作为晚辈,我们要向父辈们学习,学习他们艰苦奋斗、开拓进取、不畏艰险、勇于与困难作斗争的精神。以后,在漫长孤寂的求知路上,也要勇于突破,不断前行。把别人眼中的“不可能”变成我“做得到”的践行。这样,在人生旅途中,无论遇到怎样的大风大浪,我们都可以从容微笑地去面对!
   是的,只要每个人都坚持自己这辈子要走的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能指日可待!可不是,“中国梦”——是每个平凡人创造出不平凡的业绩凝聚而成的!
  

共 426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