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柳岸·回忆】 自省(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54:32

文友几次来Q催,让我积极写文发表,他说欣赏我的文字。每一次,我都踌躇满志:要写,必须写一篇好文来。当空白的电子文档被点击打开,屏幕突兀眼前时,要说的话,却一下子缄默无语了。如同一个人,看了某本旅游宣传画册,对某个旅游景点的景色充满向往——山间曲径,林荫小道,花树旖旎……这一切,清秀悦目。终于可以亲临其境了,眼前的景致却被浓重的雾霾遮蔽,看到的,与想像的,同时羽化在模糊的视野……

我目前的状态,有太多想要说的话,它们被禁锢,被囚牢在它的主人灰色的地带边缘。此时此刻要写的,或说已不关兴趣,不关对文字的执着。我写,应该是,一个人对告别过去的一场哭殇,方是意义的所在。

“可以去看下塞壬的散文。她是到广东闯荡过的人。文字里的气味你肯定感同身受。”我击开不停闪烁的QQ图标,便看到文友笑发来这三句话。

与此同时,我可以感受到自己那张憔悴疲惫不堪的脸,在显示屏的亮光映衬下,形成强烈对比。

我只是恹恹的回复他:“是吗?”连自己都不清楚这样的问话,是问有塞壬这个人的存在,抑或是她的文字真的是我喜欢的风格,才发出这样模棱两可的语调问他。我知道,这一刻,我应该保持沉默,语言一旦出口,覆水难收。

“是的,我看过她好几篇散文,据我的了解,应合你的兴味。”他果然看不出我回复的伪装。我在心里鄙视自己的虚伪,明明想抹杀别人投来的热情,偏装作一副高兴的嘴脸。

“是哪里人?”我继续不动声色为自己的“阴谋”铺路。

“武汉的。”他复。

“今天心情颇坏。”我把这句话按了Enter键发了出去。我的阴谋终于露面了,我急切等待对方可怜我,或者下意识关怀地问候一句:怎么啦,遇上什么事譬如诸些也行。

是呀,我怎么啦?总是把自己惯有的低落情绪,像垃圾一样往别人身上倒,并要求别人纳接这些——属于我个人悲伤的苦痛。仿佛别人有义务这样做,必须义不容辞去履行。

乐嘉老师有一回在微信里责备我。他一定被我撕心裂肺的哭声惹烦了,被我无限扩大的内心悲苦激怒了。他说:“这位朋友,虽然我与你素未谋面,亦不知你姓甚名谁,你在这里,大肆宣泄你自认的生活悲苦困顿,我听了,并达到你想要的效果,你的悲苦成功的转嫁到我身上了……”

对于那一次,听到老师的回复后,我一直觉得抱歉。他的话,让我感到廉耻。我时常被我激烈的情绪主控,它们总是令我的处境难堪。我已掏尽心思想方设法去应对这个突如其来,或隔三差五掌控心智的“魔鬼”。如同藏匿身体某处的隐患,随时可以致人于死地。

我曾经这样写过自己的心情:

……望着星稀夜空,她困惑无助,无声的泪悄然滑过脸庞。夜风吹醒醺然的她,如同孤独的影子,在光的映射下,保留对世间的眷恋与执着,是如此卑微的心愿,却彰显了强大的欲念与信心。她要通过冥冥中的联结,让生命之花再度呈现烂漫,来布满敏锐易碎的心房……

不止一次,她站在楼层的顶端,俯视夜幕下灯影婆娑的坚实地面,听渐驶渐远的车声,那种消极的心境,如同灵魂与肉身在谈判,弃或留,作最后的判决。她看到那个小个子女孩,凄楚可怜的背影,晾在夜的缄默之中,她始终要极力控制那瞬间的爆发。

冒现万念俱灰的念头,仅仅是想逃避,可怕的自生自灭。试过很多次,盲目的不想悔改。放弃不算安逸,但相对稳固的生活,足够自己普通的开支。觉得厌倦,对生活的现状,对未来的无着,孤注一掷。但走都哪里都是一样,折腾身心,又回到最初。

为了谋生,逼迫自己纳接枯燥乏味且受尽冷眼吆喝的工作。对生存需求有所降伏,清楚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心态少了钻牛角尖的极端倾向。

安定下来,生活又使自己变得麻木,如同一条川流不息的河,虽然生命无时不刻在奔涌,却惟独少了一种惊涛骇浪的澎湃激情。

迷茫、无助。再次逃离熟悉的环境,追逐远方。似乎是小时候的渴想,每一次向更远的方向行进只是跟着内心的指令行事。陌生地,陌生人,重新开始。为每天食宿打拼,一个人睡,一个人过,一个人享受无依傍的破碎生活。

始终在游离,在各个城市中,像一条掉队的鱼,本能地保持警醒的心,游弋于生存的寄望中谨小慎微。

……

有时候,我的确处于困顿之中:面对生活,面对情感。反反复复,导致别人的不理解,以为我偏激极端,无可救药。我很轻易就滑陷其中,不可自拔。有时候,我极乐意接受别人的进言,他们不厌其烦舍出时间跟我讲解人生哲理,该以平常心态面对世间种种。有时候,我却不喜欢半句否决我执拗的话,因为他们不理解,或说不进我的内心去。他们会认为我的内心是非常阴暗且繁复的人,以致我时常也误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人。

我仅想温暖的活着,想在世间谋求一席之地——情感的舒心。可能这些对于当下的我,是一种妄想。我在努力,从不曾放弃。我想过,放弃自己,这种念头在我对所有的寄望万念俱灰的时候,特别强烈,想着自杀的各种方式,将自己结果掉。每每出现这种想法,总不如愿。潜意识告诉我,这是一种逃避生活的办法,觉得无处可逃,才以极端的思想捆绑自己。它让我过得很羞耻。越是如此,我越羞于见众。怕他们眼中看到的我是如此不成器,我的自尊不会让我屈服,那怕我是这样的人。

解剖自己并非是一件羞耻的事,像我在他人面前哭诉一样,我认为并不羞耻。我是那种特别容易感伤的人,天气阴晴或报道一件感人的事或看一幅难忘的画面等等,都能让我瞬间感伤起来。有时,我会流泪,并非因自己的多愁善感。我觉得泪是有温度的,它流出是测量我的心,原来一直并非冷冰冰。

发去“我今天心情颇坏。”文友笑并不作答。

他太了解我的性情,或说,他太了解一个人在困顿的时候,需要的是自我调控,而不是他人的开导。

“笑,你有过心情糟糕的时候吗?”我将问题转向他。我在担忧什么?直觉告诉我,我想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才反过来问他。这个话题,关于我本身,我未能从这个困顿中走出来。我想谈谈它,我正在运行我某个潜意识的阴谋,正如乐嘉老师所说的,我要把自己的情绪垃圾往别人的身上倒,清空它,盯准目标,紧咬不放。

文友笑似乎已知这个游戏的谜底,知道谜底的人,对游戏就不存在挖掘的欲望。

末了,自知没趣,我便让他把塞壬的文章网址发来。

我进入血奴的博客,其实是塞壬的博客,出于什么原因,她给自己取了“血奴”这个名字,不得而知。

一个黄石女孩,浪迹广东十一年,遭遇抢劫、偷窃、行骗、栽赃及某种阴谋的深渊,无故被炒,备受歧视,屡遭排挤——没有值得信赖的人,没有可以倾诉的灵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过着一种昼伏夜出的生活。白天不醒人事地昏睡,夜晚看碟喝茶读书写作,在这种生活中,每天只吃一顿饭,在午夜一个人吃完一份中式的砂锅粥,吃两个小时,直到吃得钵盆冰凉,直到起风,直到自己成为黑夜的一部分,然后独自摸回寓所……这是我从她的博文中摘下的两段话,像被什么硌痛了我的记忆,关于血,带有粘稠的气味,凝固在一段腐朽的时光中。

十年前,当我还是一个花季少女的身份,却过早地体透人间冷暖。以为小个体企业,与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没有交接。我的单纯如同一张白纸摊在龌龊的职场中,任他们践踏。他们无视我的存在,无视一颗被欺凌的心在滴血。那样的疼,独自出走在大街看车来人往,独自肆虐在酒吧里买醉。我的青春在压抑中抗衡。我的力量仅可如此。孤独、失意、无助、彷徨、像利爪一样撕扯少女的心。不止一次想冲破欲望的牢笼,只因自己的肩膀太过单薄,无法秉承一个人的自由天堂。

我的疼,原先在心里,一个小圆点那么大。慢慢地,我感觉这个“疼”在肿大,在膨胀,在顶破我的胸腔。

凌晨时分,我在微凉的初秋踯躅街头,似乎在作某种决定,不明确却又固执迂回。某种决绝的倾向,拖我进入与意志较量的漩涡里。不可遏制地旋转,仿佛天空要坍塌下来。

那条路,漫长的让我认为我的一生将终结在那。思绪、郁抑、与人周旋的不自量力、不被理解的青春昭华……像潮水一样漫过来,将我覆盖、湮没。

坚硬的心,被要强的自尊裹挟着表明态度,那种无限扩张的压迫感,像巨浪穿透单薄的体魄,不停歇地,迎面拍击。仿佛一个人站在悬崖边上,前无去路,后无退路。纵然,在这绝壁悬崖,有人出现,搭救出困境,也是相当困难。人真的不可战胜恐惧的是未知,而人又不可能真的了解自己,所以,妄图和自己较劲的人最终面对的就是本来战胜不了的东西。

我爱格致的散文。她的散文如同一个人坐在黄昏下的摇椅上,旁边沏了一壶西湖龙井,氤氳香气袅袅上升,时光流动缓慢,往事从遥远的一粒分子开始,被无心遗漏在这里,藤条,枝蔓,疯长是触觉可以看见的。

她搭的舞台,是最原始的乡间气息,金黄稻穗作背景,以实际动向的水流单刀直入故事的核心。她让你理解,最初的原子的主要成分,落入杂质后变异的结果,是这样赤裸的呈现在你面前,你可以回避,但不可以藐视,她要写的就是这样的文字。

我承认,我喜欢一个人的文字,会学着他们的手法或模式或语气,临摹出一个属于我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掺杂了矫情造作、凭空想像的浮夸。俨然一个化着低俗妆容的化妆品推销员,站在街上,逮住过往的行人,推介自己的产品如何的好。她拙劣的化妆技巧,在顾客面前,完全失去引力,这是致命的弱点,可她并不自知。

我想起那些用泪擦洗的黑夜,一个又一个,明明灭灭,耗尽我的心智,与它们长期不休的对峙。非常疲惫的倦怠之心,似乎无望,已经死心塌地毫无眷恋随它而去。总是有这样那样的苦痛,成人要面对独挡的烦扰,以及对谁都无法澄明的内心空寂……像一个人鼻腔里发出的闷响,压抑着难以言清的心事。

我想起那场血腥的剐割,被遗忘的异乡人,仿佛死了谁也不会悲伤。想起当时自己就是这样的自私残忍。多少年过去,我仍追逐于那种孤独无依;以为只有这样,才死得了无牵挂。不停去伤害身边关心自己的人,一次又一次,从无厌倦,从无怜悯。

但我却害怕别人瞳仁里面的哀伤,好像悲悯已经深入骨髓,再也无法抽离。他们像一种细长的利器,只要对上一眼,很轻易就把你弄疼,让你无从回避。隐忍的耻辱,无能为力的苦痛,这些像一张弓,绷紧在生活的底层,发不出声音。

我只想逃避——避生活的暗箭,避责任的承当,用自私的行为去躲闪。过去一直这样活着,并无悔改。

我不停的自省,想识破生活维艰的伎俩。所以,我去写,触摸文字的温度,抵销内心的寒冷,是想证明我对生活仍有热情。文字,于我来说,不单是语言的一种表达,它更像是一个人的倾诉对象,一个人对告别过去的一场哭殇。以后的日子,仅想温暖的活着——为自己,以及为爱自己的人。

大庆有啥治癫痫的医院兰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武汉市做癫痫病手术医院癫痫发作有什么症状?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