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山水】平桥大道上的峥嵘岁月_6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21:37
无破坏:无 阅读:925发表时间:2017-02-21 18:33:47    一   夜晚十点,正准备锁门时来个男顾客,笑道:“你还记得我不?”我瞅着他感觉既陌生又熟悉,不自觉地摇摇头又点点头。他道:“我认得你,估计你比我大些,应该叫你姐。我了解你的一切。一九九九年,我就听说你离婚了。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可多人都坐在这平桥大道边上乘凉,你在给柳光辉理发,柳光辉的老婆从二队跑你发型屋门口双手叉腰跳着脚噘你和柳光辉偷情了,其实,我们都知道没那回事。柳光辉是因为耳朵儿聋才娶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之前离过婚,脑子受过刺激,有点儿不正常,她嫁给柳光辉是二婚。柳光辉的老婆和妯娌噘架打架,柳光辉的妈气得自杀了。”   “这几年,每到夏天的夜晚,我在省交二队家属院门口打牌,经常看见你背着包很晚打那儿路过。几年前,我就让你给我理过发。那天夜晚,我因为儿子高中没上完就不去上学了,气得不能过,还对你说这事了。你劝我说,尽量劝他去上学,不能强迫。穷养儿富养妞儿,他要真是不去上学了,别给他钱用,让他自己打工养活自己,他年轻,犯错误让他自己承担。我一直都记得你说的这些话。我儿走上社会这几年没犯错,现在要买房买车结婚,我贷款给他买一套大房子。”   “昨天,我妞儿非闹着要学古筝,一学期得两千四百块钱,我和她妈一心想着还房贷,准备给儿结婚,谁都没答应。妞儿哭着说,爸,妈,您们让我学古筝,等将来我长大挣钱一定还您们。听妞儿说这话,我难受得一夜没睡着。今早起妞儿还哭了,她妈拿着存款本说这一万多块钱是留着给你哥还房贷的。我妞儿说您们还吧,我不学古筝了。我想她才小学三年级,等过两年手头上宽裕些再让她学。我想来理发,顺便问问你。”   我一边给他修剪头发,一边直言道:“孟母三迁说的就是为了给孩子一个良好学习成长环境,为孩子搬了三回家。你家小姑娘恁懂事,想学古筝,仅仅是缺钱,你就拖拉着不答应,比着孟母养育孩子你们容易太多了,依我说应该借钱也得让她学,而且你家小姑娘上小学学古筝正好,赶紧给她报名,等到初中,高中课程很紧张。你有钱了,孩子不一定有时间,也不一定有兴趣,多好的苗子,抓紧时间培养哈。记得你从前来理发时对我说过你小时候因为贫穷上不成学,不种田,就得给人家打工,还跑上海给人家日本人打过工,人家欺负你无知,又跑回平桥,晓得没文化知识可怜,还想让孩子走你走过的路么?”   男顾客掏出理发费递给我,长叹一口气,道:“这就回家找老婆再说说,让她学,一定让她学。”他走了,我站在平桥大道上回想柳光辉的老婆双手叉腰跳着脚噘我时,我只有沉默无助。有个中年女人走过来拍拍我肩膀道:“你别理她,她第一个男人就是让发廊小姐勾搭走了,可怜,她还是个大学毕业生,就因为大脑不是多正常了,才下嫁给柳光辉……”   我给柳光辉修剪过好几回头发,晓得他话少,每回来理发刮脸从不问价钱,付钱时掏出来十块或五十的让我找,不晓得他是聋子,因此拿他钱跟常人一般多。   记着自己的经历,也记着别人的经历,别人跟我一样,也记着我的经历。我并不想记住平桥大道上所有经历,有些经历想记起武汉症状性癫痫病偏偏已忘记;有些经历想忘记偏偏又想起。关于柳光辉的女人赖我偷她男人这件事在当时于我是极痛苦委屈的,今日索性记下,这也是苦难岁月碾过我生命的一道印迹      二   躺床上还在想着:“皮帘子没按装,明天卫生局又会来找该咋搞呢?”翻来覆去咋也睡不着,嘴巴起满水泡。   早上买饭时,想着发型屋门得开,急着把十块钱放在热干面的窗台上,另一个小伙子把五块钱也放窗台上。卖热干面的女人把钱收进盒子之后,找钱时犹豫了一下,道:“十块是谁给的?五块是谁给的?”我道:“十块是我的。”小伙子上前一步,支吾道:“十块钱,十块钱是我给的。”老板娘把钱拿出来。把五山东有哪些看羊角风的医院块摆在我面前,把十块摆在小伙子面前,笑道:“我拿钱时就是这样的,五块钱在你面前说明郑州癫痫病服药细则就是你给的……”我端着十块钱一碗的热干面咋也吃不下去,气得扔进垃圾桶。   逮着纸笔正写心情,瞧着一大群卫生局的人走来,吓得把纸笔扔沙发上,跑现代路桥大门口躲着,没想到他们打我发型屋门前走过,根本就不朝发型屋望一眼,径直走过去,太好了。   半天也没一个头来,我不舒服,翻开书趴桌子上,来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道:“小姐,有特殊服务不?”我心平气和道:“没,专业剃头刮脸,你赶紧走哈。”他大步朝小过道走来,大声道:“你这里有特殊服务不?”我慌忙站起来操起大棒子指着他,拼力地大声吼道:“你别往前来,赶紧滚蛋。”他将才走出门,来个老顾客,一个又一个。到晚上,我挣了一百块钱,不多不少。   站平桥大道上仰望墨蓝夜空上点缀着亮晶晶的星星,想着:“今天还搞个红色毛老头儿,没准还会再来个头,多挣点儿钱……”兰兰来催道:“你别再熬夜了,走,我送你回家去。”那一刻,从我心里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兰兰是个男人该多好!”想出来也说出来了,怪不好意思。兰兰嘿嘿笑道:“你有这想法也正常。”      三   晌午,我在发型屋门口洗毛巾,华走近我,笑道:“你衣裳破了,别穿了。”我即刻用手捂着屁股跑进屋里照镜子,朝她咕嘟道:“你嚼牙巴骨,我这花裙哪儿破了?”华道:“你的上衣背后都化了,回家换换去。”我脸发烧了,还嘴硬,反驳道:“我这是流行最新款,你是个不懂欣赏的家伙。”她笑着跑走了。我在淘宝网里一口气选三件短袖,爽快,可有穿的了。   我想着将要穿上新衣裳,美滋滋的抱着饭锅吃稀饭,来一个卫生局的男青年,我快步上前搲一勺白米稀饭朝他白衬衫晃晃,把他挡在门口,嚷道:“你无聊不?咋又来找我麻烦?不许你再进我发型屋来。”他一个男青年,我完全可强势地欺负他。他乖乖地走了,我窃喜。   天突然下起雨,来两个头,我想这样的雨天能把房租和伙食费挣回来就行。   雨下得正大,楼上邻居光光打来电话说他在工地,老妈一个人在家里,叫我上三楼把他家窗户关上。我跑上楼,浑身淋湿透,气得抱怨道:“你个老太太真是的,下恁大雨咋不晓得把窗户关上?雨飘进屋里把你被子都打湿了。”老太太笑着笑着眼泪淌到下巴。记得在平桥大道上跟流氓打架,正是这个老太太挡在我面前护着我,而今,她是个半身不遂,我不该责怪她。被雨淋得接二连三打喷嚏,吃了感冒药,我趴桌子上睡一觉,醒来已是夜晚,理了一个头,还不够房租。   兰兰来骑车送我回家时,在平桥大道上瞧着威风的巡逻队了,眼晴为之一亮,惊喜道:“兰兰快瞧,治安巡逻队。”兰兰道:“巡逻队管不了变态的人,你一个人天天走夜路,还是小心点儿为好。要是太晚了,你就在发型屋窝着别回家了,要不然你就打车回家,别让自己活得太累,古人都说千里来做官,为了吃喝穿,吃好喝好,才叫生活懂不?”   我突然发现兰兰年纪轻轻的,却是个驾驭生活的老舵手,她的话我不能不听,也不能全听。平桥大道日夜不休,在发型屋里很难睡好。有时下网晚了,我地走回到楼上安静地睡一觉,只有休息好了,才可以和这个城市的明天继续。      四   传说这回不是省级来检查,而是国家级来信阳大检查。信阳创卫又紧张起来了,平桥大道上的清洁工从早上六点半到夜晚十点半,晌午不许回家吃饭,买盒饭站在平桥大道上吃。我听平桥道上的清洁工们议论道:“环卫所每天补给几十块钱的加班费,必须得保证路面干净,否则扣工资……”   平桥人民路居委会的人都出动了,他们从早上六点上平桥大道,一直守到夜里十一点。我关门时,居委会的那几个男人和女人还站在大道上监督烧烤摊。监督也没用,每回都是他门前脚走,烧烤摊后脚就跟出来了   人民路居委会创卫监督的还有个女人是孕妇,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狂风暴雨,她都天天挺着大肚子从早上六点坚持到夜里十一点。   瞧着创卫的孕妇撑着太阳伞站在我门口疲惫不堪的模样令人心疼,为她搬个小凳子请她坐下歇会儿,她只坐了几分钟,就把凳子还我了,还道:“谢谢你的小板凳,我不能坐在这儿,坐在这儿领导逮着就麻烦了,得来来回回地走着监督……”我想说国家级的来检查还怪叼蛋,像康熙乾隆那样微服私访,来河南信阳走一趟,欣赏信阳最真实的素颜生活照不是更好么?干嘛要提前通知,搞得我们信阳人心惶惶。洒水车从早晨到晌午能在平桥大道上洒九遍水,要是每天坚持在大道上撒四遍水就好了。卫生局的人又叫我把发型屋门关几天,烦透了。我像从前一样,当着他们的面把发型屋门关上,等他们走远了,再把门打开,来头赶紧搞,没头来就站大道上瞅着,远远地望着创卫的来了,再赶紧门关上,就这样应对了好几天。   平桥大道上有很多人都在传说郭瑞民和乔新江要提前到平桥检查创卫情况。城管执法武汉癫痫病最新排名的车来来回回在大道上慢慢地转着,洒水车也不停在大道上来来回回洒水。清洁工疲惫得靠着梧桐树眯细着眼打儿,叹息道:“这个搞法儿要人亲命啊!另一个男清洁工呵呵笑道:“我还想着叫创卫延长点儿,咱们好多拿点儿加班费呢!”天公不作美,狂风突起,飞沙走石,平桥大道上的桐树枝叶狂舞。卫所的人慌忙调动好几十人前来大道上清扫。大约一小时过去了,风停了,大道上又恢复了先前的明净,一辆小中巴车后头跟着好几辆小轿车,有人说那就是信阳郭乔检查来了……   我站在平桥大道上想:“信阳是古城,有历史有文化,想提高品位是好事。可是他们之前创卫有点儿流痞疯狂,害得我也跟着他们变态。”望着美女们穿着裸露的恰到好处,望着绿色梧桐树叶;望着漫天火烧云还没完全退场,月牙儿抱着星星出来了。我在大道上好久好久没见这清晰明亮的星月了,打心底里感谢创卫的人们歼灭烧烤浓烟,把清爽干净还给天地。   几个老头搬着小马扎来到桐影里,斑斑点点的灯光透过摇曳的树影空隙落下来,照着他们丝丝缕缕的白发。他们乐呵呵的议论习近平上台反腐,贪官吓得好些都得了精神抑郁症,跳楼的、服毒的、卧轨的、割腕的、撞车的、没多长时间自杀的大贪官就有一百多个了。我听着老头们闲谈,想着人活在油盐柴米酱醋茶样样都要钱买的城市,如果没钱何谈尊严和自尊?有钱又有权的人都不晓得知足,突然觉得号称万物之灵的人在阳光下是如此高大伟岸;在时间和权钱面前又是如此卑贱渺小。   风风火火的创卫大检查停歇了,平西路上,团结路上,平桥大道上的人屎和狗屎像一堆堆大麻花和小麻花,绿头苍蝇围绕着臭屎堆儿快活地哼着得意的曲儿。   红来我发型屋嘟哝道:“后院有垃圾屋,人们倒垃圾就倒在垃圾屋门口,垃圾堆多了,过路的人没地坡下脚,只好踩着垃圾走。我踩一脚粘东西沾鞋上,擦半天擦不掉,气得站在楼梯口噘几句,也不管事。”对红讲我在北京通州那个夜半趴在窗台上望月亮,无意望着北京人在大马路上遛狗,手里都拿着小铲子和方便袋,狗屙屎了,遛狗的自觉把狗屎捡起来装进方便袋。咱们这平桥人上街遛狗不会拿小铲子和方便袋,更别提捡狗屎了。平桥创卫,平西居委会的人都上了,胳膊上戴着红袖章,在平桥主干道上不多远站一个,从早晨到夜晚,他们都得站路上监督。大检查一过,创卫的人都消失了,这街道又恢复以往的脏乱。现在的平桥和九十年代的平桥没法比,美得太多了。一个城市的人文素质达到了,不用创卫也干净。一个城市人文素质达不到,就这样了,创卫的人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给不自觉的人擦屁股。人家不晓得缘由,听着你噘人还会说你没德行,人家能过咱也能过,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何必为了大家得罪人呢?红瞅瞅我,转身走时,长叹一口气。   我跟着红上她家拿字典,走到楼梯口真没地坡下脚,整个楼梯口都被垃圾袋子堵住了。红气得用脚把垃圾袋子朝一边踢,一连踢开三个垃圾袋子,全是有颜有色的半旧衣裳,还有崭新的女式皮鞋,带着商标的儿童套装。我想下手捡,当着红的面又很不好意思。   走来一个中年女人,瞧着垃圾堆上的衣裳满眼都是喜悦的光芒,她把衣裳捡起来抖抖,一件件地朝怀里搂,要我想起《北京人在纽约》的男主角王启明在街头捡个半旧沙发时的喜悦情景。我快速捡起两套粉红色的童装递给红,道:“这两套留着给你生二胎用得着。又打开一新皮鞋盒,白色的皮单鞋是三五码的,我咋也穿不上,红伸手捡起来笑道:“你穿着小一码,我穿着正好,这些都是新的呀……”   捡起一把半旧的天堂伞,是朱红色的,镶着蕾丝花边,令我想起羊山新区,百花园,缘分五月,还有那个人送我一把天堂伞。那把天堂伞被顾客借走好几年了,至今没还回来。我撑开伞,哼着:   茫茫人海走到一起   算不算缘分   何不把往事看淡在风尘   只为相遇那一个眼神……   红道:“这伞再好也是人家扔的垃圾,你捡一把旧伞咋就恁高兴呢?”她不会懂得我心里的甜蜜蜜、小秘密。字典不拿了,我返回发型屋写篇小日记,把日记本按在胸口上,想我那篇《这边风景独好》,说的就是一个有品位的民族包含着有品位的城市,一个有品位的城市会滋养出有品位的人。其实要写字并不难,脚踩地躏都是文字,最重要的是该从哪个角度着手抓,着手裁得好……”思想正美时,工商所打来电话道:“黄国燕把身份证,卫生许可证,税务登记证,各复印一份,来办正式营业执照哈。前些日子发给你那个营业执照是手写的,是为了临时应付检查的,第一次通过了,过段时间国家级的还来信阳检查。” 共 1083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