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桃源】花儿枯了会再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17:37
一个到处都摆放着空啤酒瓶子的房间里,却能寻找到一个人影——韩磊。韩磊静静的蜷缩在床头。那时,他总是贪婪的吸允着烟头,一支接一支,从未断过。烟雾蕴成一道道光圈,布满了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即使这样,却还是能清晰的看见韩磊眼角划过的泪珠。   ——题记      一   “冬天来得还是比我们预想的快些。”韩磊说。   紧随着,传来一阵较为柔和的声音:“是的!但到底还是来了。”   略显愉快的韩磊继续说:“那,那你给你爸说了那件事吗?”韩磊期待中带着些紧张的眼神看着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仿佛稍有差池,她就会像鸟儿一样飞走了。   面前的那个女人并没有直面的回答他,只是默默的看着韩磊,“对不起!磊,我本来是要准备说的,可是,可是……”   韩磊抢道:“没关系的,筱璐,还有的是机会。”在面对相恋三年多的筱璐,韩磊对她总是束手无策。   筱璐恳切地说:“磊,谢谢你,每次你问我这件事的时候,我都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而且到现在你一点都不怪我。”   韩磊一把把筱璐榄入怀里,“傻姑娘,我怎么会怪你呢?真心爱你的人是永远不会怪你的。”   躺在韩磊怀里的筱璐突然义正言辞道:“磊,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他们共同来见证我们的幸福的。”   “傻瓜!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只是……”韩磊话到嘴边却还是硬生生的把它给吞了回去。   “只是什么啊?”筱璐看着韩磊秀丽的脸庞,一脸茫然地问。   “只是伯父真的仅仅是因为我是从孤儿院来的吗?还是……”韩磊看着筱璐一脸的愁绪,于是笑着说:“没什么啊。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筱璐没有等到韩磊真诚的回答,无奈地说:“好吧,走吧!”   漫长的黑夜里,两人的身影拉的长长的。很快,韩磊就把筱璐送到家的楼底,本想继续走,却又停了下来。韩磊望了望筱璐的家,对筱璐笑笑,“筱璐,算了吧!今天我就不去看伯父了,你快回去吧,免得他担心。”   筱璐即使看着到韩磊变换的脸色,还是拉着手挑逗地说:“咦,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韩磊也有害怕的时候了。”   韩磊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是各种的不舒服涌上心头。他含情脉脉地看着筱璐,“快回去吧!太晚了,还是以后去吧。”   筱璐也没有不依不饶,只是很惋惜短暂的快乐日子,沮丧地说:“好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吧。”说着双手紧紧地抱着韩磊脖颈,在他耳边轻轻絮语道,“感谢爱了我这么久。”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一个中年男人看在了眼里。韩磊看见老人转身的背影,怎会不知那就是筱璐父亲佝偻的背影。   “快回去吧,别让他老人家担心。”   “好吧!”      二   回到家里的筱璐,不敢开灯,生怕吵醒了父亲不知作如何解释,可事与愿违。小方桌上放着精巧的一套茶具,茶具里盛着浓浓的乌龙香茶,低垂着眼皮的男人对着眼前这个静静悄悄地走进房间的人道:“筱璐,回来了!”   在黑夜里摸索前行的人戛然而止,面对突然明亮的空间感到恨是惊吓。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用着担忧的语气说:“啊,爸您还没有去睡呢?”   “我的女儿都快被拐跑了,还要我睡觉,谁知道我一觉醒来后我的女儿还在不在我身边!”   “啊,爸,说什么呢?”一脸惊异得筱璐撒娇地跑向父亲身边坐下。   “我说什么,你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在筱璐懂事的时候,只知道父亲为了养家,不得不到处打拼,最后才慢慢的有了自己的小本生意。本想把筱璐母女俩也接过来一起过好日子的,谁知在回来的路上却遇上车祸,她的父亲垂死挣扎才把受伤的筱璐给救了出来,而筱璐的母亲也从此消失了。即使在拯救出来的筱璐却还是受伤了。在那之前的记忆也随之消逝。她的父亲到现在还一直以为筱璐不能回忆起那段痛苦的岁月,便也不再提及什么。而面对这样执著的父亲,筱璐也只能把对韩磊的爱放在心里。   “爸,其实人家韩磊还挺担心您的,只是您自己不愿意接受罢了。”   “筱璐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老人一脸无奈。   筱璐执拗地说:“他很爱我的。”   老人知道说出来只会让他最疼爱的女儿受伤,于是只能斩钉截铁地说道:“就是不能跟他在一起。”完毕,就哐当一下。   筱璐敲着房间的门,紧跟其后焦急的问道:“爸,到底是为什么?”   “好了,不该问的就不不要问”房间里大吼一声。留下她一人在灯光下久久的伫立着。   父亲很少骂她,平时对筱璐的关心也是满满的,无论做什么事,老人总会把对对筱璐的伤害减到最低。   筱璐虽然感到满是惊异,但心里却是不停的琢磨着:为什么爸会这么反感韩磊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带着种种的疑惑徐徐的走向房间。      三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敲响了熟睡的筱璐。   “喂……谁啊?”   “谁?你说是谁呢?昨天……”   还没等对方说完,筱璐就拖着慵懒的音调道:“到底是谁啊?我还要睡觉呢!”   “哎,我的大小姐,昨天是谁吵着闹着说要去爬山的,还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比我早,结果呢?”   此话一出,筱璐柔了柔睡意朦胧的眼睛,定睛看了看那可爱的闹钟,居然早已过了约定的时间。才反弹式的从床上跳起来,匆匆忙忙地道了一句:“啊!别着急哈,我马上就来!”说时迟,那时快,转瞬就按下挂机键。   筱璐匆匆洗涑完后,直接扔了一句:“爸,我不吃早餐了,我先走了。”   本以为可以潇洒的走了,哪知父亲却一把抓着她道:““哎,别忙,先带点糕点在路上吃。”   “哎呀,爸,人家还在等我呢?我先走了哈。”   父亲不依不饶地道:“不行,这也得带上,饿了怎么办?而且山上的东西吃了也不干净,还不如带上呢!”   正忙着穿鞋的筱璐没有办法,只得说道:“好了,好了,你放在这儿吧!我等会儿就放在包里,好不好?”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啊!说着父亲便转身离开。   迅速收拾完毕之后,筱璐边走边摸着车钥匙,嘴里叫喊着:“爸,我先走了。”   “你自己小心一点,记得……”还没把话说完陈梓仁从厨房走出来,看见桌上的糕点还在那里,没有动过。焦急急朝外面喊道:“哎,筱璐,糕点还没带呢?”等到陈梓仁追到外面额时候,筱璐早已飞驰而过,早已不见人影。   “这孩子怎么那么粗心呢?”陈梓仁一个人在那儿嘟囔着:“不行,要是饿了怎么办?我得给她送过去。”   回到房间后,解下身上的围裙,在外面的街道上迅速的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道:“狼牙山。”   冬天的风景过于萧条,寒风凛然,打在玻璃上有种吱吱作响。看着窗外饿的风景,其中一人道:“哥,等这次完了后,我们就回以前的家,好吗?”许久之后,没有传来对方的回答,缓缓转身,握着那人手臂,道:“哥,哥……”连叫了几声后,那人才回过神来,含糊的答应着:“恩,好。   紧接着,便是一阵沉默来代替。      四   锦屏山脚下,一个人来回的徘徊,身影被阳光拉的很长很长,直至与另一个身影重合。   “对不起,向琴我来晚了”筱璐站在她的背后很恭敬的说出这句话,正在思考的向琴并没有及时回复她。   向琴是筱璐上大学时候最要好的朋友。直到现在,也刚好三年的时间。那时的筱璐,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总认为所有不好的事情也都会随之消逝。哪知,在开学的第一天,校园里就有人来向她索要不明确的钱财。面对偌大的群体,只好乖乖的把包里的零钱全部给他们。当准备接过这胜利的果实时,大骂道:“不要多管闲事,不然……”   “不然怎样?倒是你们,我来之前就已经报过警了,要是你们还不走的话,那我就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听完后,其中一人狠狠的甩出一句:“算你狠,别让我在看见你”说完,就以最快饿速度逃之溜溜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向琴自言自语道:“学什么不好,还学骗人”   回过神的筱璐才徐徐的走到她身边道:“学姐,谢谢你哈”   “没事,来,把钱收好了,别在受骗了。”   “恩好的。”   “你是今天才来报到的吧?”   “恩,对,我今天才刚到校的。我是管理系的,我叫陈筱璐。”   “哦,我叫向琴,教育系的。”   “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咯。”   “恩,好,我送你去寝室吧!”   “谢谢!”   “不用,来,我来帮着你拿行李……”   斜阳透过银杏的树叶,辉映得格外好看。幽静小道上,就一前一后地走着,时而还不停的发出声音。只记得向琴只说了一句:“这个社会很复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只有保护好自己,才不会让别人担心”   自那以后,筱璐和向琴形影不离的,成为了要好的知己。每天下课之后,筱璐都会找到向琴畅谈一番。   某天,筱璐问向琴:“小琴,为什么这么久,我都没有见过你的亲人呢?”   “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呢?”   “我只是好奇,难道你的亲人都不关心你吗?”   向琴只是应和着:“好了,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脸色骤变的向琴,筱璐不得不停下来。从此,筱璐在也没有问向琴有关亲人的话题。最后也才是听别人口中听说,向琴是从孤儿院长大的,本来有一个比较亲近的男人,可不知道什么原因,竟也悄然离她而去。小儿额叶癫痫怎么治疗?筱璐感到很惋惜,对向琴的也是越来越好,竟也要求父亲也要对她好。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本来还有一年的学习时间,就自动离学了。向琴没有说任何原因,只道:“再见”   “我们还会再见吗?”   “会的!”说完头也没回的就走开了。   向琴离开后,过了很久,向琴找到筱璐说她现在很出色。筱璐为她感到开心,激动的泪水不住的划过脸颊,哽咽着说道:“‘再见’,原来真的会再见”   向琴会心的一笑,道:“是的!”谁也不知道她们到底相拥了多久。   可也就是那次过后,筱璐总感觉向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但又说不出来。只好将它静静的埋藏。因为,她在也不想说“再见”。      五   这次爬山,是筱璐主动提出来的,她认为向琴之所以会变,只是因为环境的变化。正想通过这次爬山让向琴也能放松放松,舒缓一下心境。   “向琴,向琴……”   “啊,你来了”   “对啊,你怎么了,没事吧!”说着说着,筱璐把手放在向琴的脸上,而向琴却反射性地避开。这让筱璐的陌生感油然而生。   “哦,没事,会有什么事呢?想多了。好了,快走吧,都过了很久了”   筱璐不自觉的收回了手。故作镇静道:“好吧,没事就好。快走吧!”   筱璐欣然的走在前方,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向琴却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余光辉映,却照在了另个人身上。   筱璐走在前方,总想快点站在最高处,把所有的美景尽收眼底。   锦屏山怪石嶙峋,地势险要,但风景却却美妙极了。即使在冬天,依然显得那么动人。   走在后面的向琴不停的叫道:“筱璐,小心点!”   “恩,知道了。快走吧!”   路上的归来的行人熙熙攘攘,走的倒也自在。   走在稍前的筱璐,快乐的像只鸟儿;而向琴却在后面不慌不忙的走着。   “筱璐,我去下洗手间,等会儿我在山顶来找你。”   “哎呀,好吧!快去快回!”   “恩,好的。”   看着筱璐越来越远的背影,一个着装运动服的男人道:“等会儿天就要下雨了,你就不要上去了。”   “可是,哥,难道我们真的要把她放在山上不管吗?”   “好了,你快回去吧!这儿没你的事了。”   “好的,哥,你自己小心点。”   “知道了。”   看着萧瑟的风景,韩磊却在心里抽搐道:“对不起筱璐,就算上天在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会这样做的。”   而这一切都被陈梓仁看在眼里,但他却不能直接站出来指出他们的不是。他只得嘀咕道:“原来韩磊接近我的女儿是有目的的,这个混蛋!”   陈梓仁看着韩磊离去的身影,又看看乌云密布的天空,道:“不行,我得赶快找到我的女儿,不然等会儿就不能下山了”说着说着,脚步却以最快的速度向山上走着。嘴里却不停地念念道:“女儿,千万不要有事啊”   筱璐平时就经常锻炼,所以很快就爬上山顶。站在山顶中央,能把所有景色尽收于眼底。即使在刺骨的冬日,所有的好像都可以随之消散。   享受暖日许久照顾之后,筱璐才反应过来,自言自语道:“天都快变了,怎么向琴还不上来呢?”   满天的乌云又给澄清碧蓝的天空多增了一份神秘的感觉。   筱璐着急的看刚出生的婴儿口吐白沫怎么回事着手上表,焦急地道:“怎么还不来呢?都快下雨了!”   看着变幻莫测的天空,陈梓仁默默念叨:“女儿,你一定要等我!”   “轰隆隆!轰隆隆!……”不一会儿天空就撒下了似珍珠大的雨滴。   筱璐没有办法,只能躲在一刻大树下避雨。陈梓仁看见自己的女儿瑟瑟发抖着,急忙跑过去。   筱璐吃惊的望着陈梓仁的到来,惊讶道:“爸,爸,你怎么来了?” 共 1191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