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绿野征文“岁月流韵”】眉县美食“青化坨坨面”的前世今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0:00
人称眉县“东大门”的青化乡,与西安市周至县青化乡(人称下青化)相邻,地处土崖之上,也称上青化,是东府和西府交界之处,北临渭河,南至秦岭,气候温和,五谷丰登。从秦岭山里泥峪沟流出一条河,人称东沙河,一方好水土养一方人,有山有水的地方必是人杰地灵。   据老一辈人讲,当时青化老街道位居村落中心,东西走向,集市非常热闹繁华,把人们的智慧展现得淋漓尽致。有炸麻花油糕的、卖蓼花糖糖果的、菜摊子、肉架子、热豆腐、糖葫芦、布摊、面摊、老油坊、古磨坊、米粮铺、铁匠铺、裁缝铺、药材铺、寿材铺……簸箕筛子豁行器,叉把扫箸扬场锨等农耕用具应有尽有……   每逢集市,周围邻村赶集的人很多,不用走太远去县城,就能买到所需用品,所以这里形成了周围村落中最大的集市。逛集的人们来一次青化都要吃一碗坨坨面,听一听面摊主边做边讲的坨坨面故事,看一看摊主做面独特麻利简洁的动作,感受一下青化人直爽腔硬说话豪迈的气势,然后尽兴而归。   青化老集市上有一种面食叫坨坨面,至今被当地人所喜爱,它的由来也随着人们得喜爱流传于民间。   相传古代,眉坞青化地域有一富裕户,家有一聪慧手巧的千金,自小体弱,方圆几里郎中的草药都吃过,唯有土崖坡上大皂角树边张郎中的草药医好了病。   富裕户王老爷,眼看自己女儿年过十八,却无人提亲,心里着急。自小体弱多病,乡邻皆知,怕是难寻一门亲。便与老婆带上香贡,套上牛车,来到三十多里的莲花山观音堂求神,一翻上香上贡后,正要起身出门,从侧门走出一出家人,夫妻二人止步,出家人面若止水,看了两人,语出:“家有弱女自姻缘,不在良地在草边”,说罢挥袖送客。   回来的路上,两人百思不得其解,看一路田间庄稼长得甚好,比路边草好千倍,难不成,女儿的姻缘不是个种庄稼的大户,是个放牛割草的长工了?心情很是沮丧。   回家后女儿察言观色,知父母苦心,但也无法自寻情郎,待在闺中,绣绣针线活。想起母亲每年都要去莲花山上香,自己可否穿上男儿衣服,今年同母亲一起去。起初母亲不答应,后想起僧人的话,也想让女儿碰碰运气,是否能应了那句“家有弱女自姻缘”的话。   传说莲花山很聚仙气,造平安免灾祸,牵姻缘旺子嗣。因此,仙山吸引了十里八乡的香客和小商贩。庙会很热闹,蜿蜒的青石阶两边摆满了各种生活物品,人们以物品交换为方式,满足自己所需。王母握着女儿的手,一同进庙门上香祈求。以往下山,都会换些东西回家。   山风习习,一路上总有几缕悠香随风飘来,闻香而望,几个人围在一个年轻的男子面前,说道着,女儿也围过去,只见地面的粗布上摆着根茎状的东西,颜色好几种,还有和菜叶一样的几捆青草药。对于家门不出的姑娘,不认识这些,香是从这些东西发出,很是好奇,定要探寻哪个是香的来源。她伸手去触摸那一块块奇怪地雕琢过的根茎,一一拿到鼻前嗅嗅,身着男装,举止却似女孩儿,这让摆摊的男子心生好感,从没见过如此文柔的男孩儿。男子开口道:“不知伯母和小哥需要那块?”,此刻她红了脸,用手指了一块,男子给她讲解,王母却在一边使劲拉劝女儿回家,而她听的很入神。   眼前的男子,方脸浓眉,肤色稍深,体格健壮。她听着听着,走了神,自己自小多病,身体柔弱,一直以来梦想自己是个体质好的男孩该多好,会减轻父母地担忧,也能继承香火,父母更不会为自己找不下婆家而心急,可自己偏偏是个病多的女儿家。她看似平静而内心波澜起伏,莫名得羡慕让她把一眼的柔情,目不转睛地落在他身上,而此刻眼中的他,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理想化身。   她手捧古柏根,男子指着古柏的花纹给她仔细讲,与男子四目相视,她害羞地低下了头,她让母亲把带来的绣品取来换。男子觉得绣品自己用不上,所以不要绣品。她却执意用绣品换,她把绣品递给男子,说:“这是我自己秀的,现在你用不上,以后会用上。”无意间手指碰触,她又红了脸,男子见这个文弱的小书生红了脸,索性就同意换了。男子用布包好递给她,她嫩白纤长的手指在布包上格外引人,他好奇地抚了一下她的手,赞叹道:“多么俊秀的男孩子,手都是如此柔美!难怪会绣花!”她惊恐万分,羞涩得赶快接回布包。王母在一旁忙拉着女儿,给男子道别。   她换来的是一块柏树的根,听那男子说的,这柏树的香气养心健身,摆在房间最好,而且柏根有花瘤,是难得的古柏根了!是他随父在秦岭山上采药挖回,自己刻出形的。她做绣活累了的时候总在想,他采药继承父业,肯定也会医病救人,而且手巧、心细如发,把一个古树根都能一刀一刀刻得那么形象……想到此时总会低头嗅香或是抚木浅笑……把记忆里他的神情和话语融进淡雅的清香里……   如此冬去春来,寒暑交替,她依旧闻香思人……父母心急如焚,托媒人,也未找下合适人家。王老爷愁得郁郁寡欢,身体不适。家人找来张郎中,多年不见的张郎中两鬓头发花白,身后一年轻男子眉目清秀背着布袋。来到病榻,张郎中把脉片刻,给年轻男子说了症状,男子拿出麻纸,写了写,递给郎中,郎中满意地笑了。王母奉的茶已凉,喊女儿给救命恩公再沏热茶。   王姑娘得知恩公给父亲医病,早已进房门在一边等着问候,她重新沏茶端给恩公,这才看清了男子,刚才的背影原来真是他。他也很是惊讶,眉目相视间,不语微笑。此时看着眼前手捧茶水的王姑娘,回忆庙会时姑娘看自己的神情,当时只觉得她听得入迷,没想到庙会小哥竟是女儿身,也不知道她为何要扮成男娃,那一件绣品让他记忆犹新,他现在对王姑娘充满了好奇和爱慕。   进门时,王母只顾招呼张郎中,一时没留意看这位男子的脸,见此时的女儿和男子眉目之间的神情,仔细一看,原来是他!忽然想起庙会的情形,莫非他是女儿的有缘人“不在良田在草边?”忙问张郎中,是不是徒弟,有没有媳妇?郎中告知是自己儿子张小郎,20岁,因和自己经常要去山里采药,生活无定时,未能说下媳妇。   送客之后,王母赶紧给王老爷说自己的想法,却被王老爷拒绝。张郎中薄地一块,一年多半日子采药于秦岭太白深山,悬崖峭壁也有去过,他儿子肯定也是继承医术,采药风餐露宿,日后能不让家人担心?王母无语,此事搁置。   此时的王姑娘,自从门口目送男子以后,几日闭门不出,抚着根雕发呆、微笑……母亲的脚步没有触醒她的思绪,看在眼里的王母转身回王老爷房间,把带女儿去庙会上香后,用绣品换得柏树根的事给王老爷说了。王老爷觉得,即使他是女儿的有缘人,但不能论婚嫁,不想让女儿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庙会三月一次,王姑娘执意要母亲再带她出去一次,可王老爷不许去,关上大门,坐于门口。姑娘生气,缠着母亲,母亲劝她不要去,把王老爷的担忧说给她。她听了,找父亲说理,未果。王老爷深知闺女心中放不下张郎中儿子,又怕女儿找不到合适郎君,左右为难,更怕女儿身体弱,承受不了普通人家的劳累日子,最后狠下心,不同意去庙会,锁她于家中。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如此以来,她茶饭不思,王母忧心忡忡,在半夜偷出钥匙,打开门,把提前准备好的干粮和几斤炒熟的面粉给女儿,让她去找张家儿子。王姑娘临走用布包上了那块柏树根。   她摸黑直奔张家。听到半夜敲门声,张郎中起身开门,一看是王姑娘,大惊失色,儿子也起身来看,待王姑娘说完事情后,张郎中摇头,不同意。让王姑娘暂住一晚,天亮回家。逃出来的王姑娘不愿回去,与张郎中儿子一同祈求,张郎中仍是忧虑重重,不愿意。凌晨,俩个人只能悄悄离开家。   “打破玉笼飞彩凤,扭开金锁走蛟龙”。走了几天,趟过几条小河,来到秦岭一处岩洞,住下来。所带干粮,所剩无几,加之一路喝河水,他好想吃一口带汤的面食。除了出门时带的一个铁盆和小锅外,没有案板,没有擀面杖,没有刀,没有油,这面食怎么做得出来?王姑娘准备先烧点河水喝喝,他就去捡枯树枝。   从小聪慧的王姑娘,拿出面粉和面,即使做不了面食,做个疙瘩汤也行。半个时辰过去了,树枝捡回,火已生,水渐开,只见王姑娘把大面团揪成一个个枣子大小的小面团,在掌心揉成圆团,扔在盛水的盆里。待水开了,她在水里把圆团压扁成小面饼,用手指撑着把小面饼在盆里的水里撕成薄厚均匀的圆片,再丢进开水锅里。一个个小面团被王姑娘灵巧的手,变成了一锅翻滚的圆形面片,快熟时,他把捡树枝摘来的野菜下入锅里,绿白相间,甚是好看。他吃到嘴里,劲道,爽滑,水浸入面团,让面柔而滑,虽无油无醋无辣子,只有一点盐,却让他香到心上去。吃罢,几天走路的困劲全无,抱着王姑娘,问这面叫什么名字,王姑娘也不知道,没灶具,自己胡乱想着做的,他夸好吃,又耐饿,此时王姑娘被抱的脸红了两坨,他笑了,觉得面的形状圆圆的,一坨一坨,像姑娘脸上的红晕,就叫——坨坨面。   后来传说,他们遇到路过山里追打猎物的几个土匪。   空无一值钱物品的岩洞,让土匪很是恼火,无处可躲的王姑娘成了土匪眼中的目标。张小郎好话说尽,把还算值点钱的古柏瘤花根雕给土匪,但土匪不识货,也不听张小郎讲根雕的值钱之处,打定主意夺人所爱。追打猎物,饥肠辘辘,待吃点饭后就实施他们的害人之举。王姑娘很害怕,看着面盆,颤抖的和面,这面怕是没有和好,她按照以往的做法把面醒了好久。土匪饿不可待,他在一边告诉土匪,这面要劲道,还就是要醒好面。三伏天气热,土匪跑得满头大汗,随即脱了上衣,坐于洞外吹风等待。   他看到光着膀子的一个土匪肚脐处有葡萄大小的暗红色皮肤,想起父亲给自己讲过的一个行医故事。试探的问其是否是下青化人,小时候得过病么。土匪很是意外,感觉人都会生病,命他把话说完。他继续小心翼翼的给讲了父亲治病的事。   当时的青化,郎中很少,土崖上下青化,人都知道有个张郎中给方圆几里人都看病。传得最远的是,给下青化一家病重的娃用了几种法子,内外兼治治好了“四六风”,由于太严重,只是肚脐上留下了肉红色疤痕,为救这娃,他守着娃五天,亲自给娃喂中药,娃渐渐好转才离开。   讲完,探问土匪听说过么。土匪听罢,便问他是听说的,还是认得张郎中。他告诉土匪,张郎中是自己父亲。土匪豪放的笑了,说那个娃是自己,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恩公之子,竟然不认得。说罢,用手指着自己的肚脐给他看。   王姑娘在锅前松了口气,麻利的撕着坨坨面。土匪吃着劲道的坨坨面,吃的很得劲时,不由得问这面怎么做的,韧劲好,还光滑爽口,还没见过面有这样的独特做法。他把自己和王姑娘离家来此,当初无案无刀无油时才这样做面的经过说了一翻。土匪称赞道好,此面做法简单,还吃了管饱,我们在外有时好长时间找不到吃饭地方,这面值得一吃,耐饿,劲道爽口。   吃完,土匪起身,向两人道谢,临走带走了古柏根雕,说是日后走到青化地界,见到张郎中,以根雕为证,好拜谢张郎中……   土匪拿走古柏根雕,王姑娘很伤心,世间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了,他安慰她:   “古柏香味引彩凤,根雕形美定今生,   祸福旦夕突如来,破财消灾莫与争。   栖居岩洞离家走,独为佳人一片情。   无刀无岸无菜油,玉手纤柔赛刀工。   自创手撕坨坨面,爽滑劲道香腹中。   一朝归家结连理,同献父母喜宴羹。”      从此,他们居于山里,安置好岩洞的里外,他上山采药,维持生计。   后来,两家老人也渐渐消除了心中担忧,四处寻找。终于在几十里外的一条街上有人见过张郎中儿子卖草药。得知消息,王老爷与张郎中一同套上牛车,在那里等了几日,见到了他。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张郎中儿子与王姑娘回到了久别的青化家中,喜结连理。   从此,坨坨面以其做法的简洁独特美、形状的圆润视觉美、口感的爽滑柔韧美、圆满团圆的寓意美、传说故事的真情美而流传至今,还有人称它为妥妥面,寓意办事稳妥顺利……   据说1949年7月扶眉战役的时候,从西安追打国民党溃逃残余的红军(百姓称呼)路经青化,晚上宿营在现今的上青化(眉县辖区)和下青化(周至县辖区)交界处的官道沟的土崖窑洞里,虽困乏饥饿,但纪律严明的红军没有惊扰百姓。躲在土崖旁张家堡村地道下的百姓出来,寻找到红军,各家凑点吃食和面粉,感谢红军。给红军做了坨坨面,撕的比较厚点,吃了耐实抵饿,行军打仗有劲……也盼红军此次战斗圆满胜利……   如今的坨坨面容入了青化人直爽豪放的性格,依旧对坨坨面情有独钟。热情好客的青化人总会用坨坨面待客。戏说,要想成为青化的女婿,丈母娘不给女婿做坨坨面,那是肯定没有相中。没吃一碗坨坨面的人,那是不会成为地地道道的青化女婿!厚,可检验消化功能,预知体质如何;薄,可柔韧绵软,答复心中疑惑。   现在的青化街道依旧热闹繁华有特色,面店招牌都有坨坨面的名字,每家面店都会做一碗劲道爽滑柔韧、可薄可厚的坨坨面,有臊子汤坨坨面,油泼辣子坨坨面,蒜泥蘸汁坨坨面……人人皆宜,再配上店家腌窝的浆水小芹菜,那是别有一番青化风味的特色面食了!               引发癫痫的病因有哪些呢?黑龙江治羊癫疯的医院在哪里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专业南宁治癫痫的好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