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记忆是一片贴肉的小羽毛(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34:18

那是一个俊样的小女孩,名字叫慕雪梅。很有诗意的名字,雪里梅花,我不由地想起了那句诗:“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梅花雪一样白,雪花梅一般香。雪白,梅香,可不就是一个惹人喜欢的女孩子?那应该是什么人给起的名字呢?起名字的人又有着怎样的修养呢?

带着欢喜和疑问,在九月开学报到的时候,我见到了她,刚入一年级,她扎一对弯弯的羊角辫,眼睛像是纯纯的一汪水,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完全褪干净,活泼泼的,牵着妈妈的手一蹦三跳地进了我的房间。她的妈妈是一个白净的年轻妇人,有些羞涩似的,填好学生注册表,就飘然离去,丢下一个小学生,和一道美丽的背影给我。

那时,我是一个刚师范毕业的十九岁青年,被分配到了离家二十多里的偏僻小地方——洪河八年制学校。初来乍到,人地生疏,我就和一群一年级娃娃们作伴,一起上操一起上课,一起在没有器械的操场上玩耍。有他们的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我居然不觉得太寂寞,每个静静的夜晚,我伴着煤油罩子灯备课、批作业,梦中也常常会被娃娃们银铃般的嬉闹声吵醒来。

我的日常生活,除了教一年级娃娃们语文,还教初三一个班语文。我父母笑我是骑着骆驼撵着鸡,高的高低的低,想想也是,我不禁哑然失笑。晚饭后,我会沿着河边去走,看远处杨柳青、麦苗绿、菜花黄、苜蓿紫、杏叶红、雪花白。鸟儿唱,蝴蝶飞,燕子回,走累了就返回,顺路到村里小商店带一把塑料梳、一块小香皂、一面圆镜子、一方白毛巾。贴着小河走,这边独好;背靠大山,我却不会去爬,沙土裸露,植被稀疏,像癞痢头惨不忍睹,我害怕坏了自己看山看水的美好心境。

有一回,初三学生没有按照要求背熟课文《桃花源记》,我心里很是烦闷,中午饭也不想吃,就倒在床上午睡了。嘭嘭嘭的敲门声,裹挟进校长的一肚子不满:“快去看看你的宝贝疙瘩吧,眼瞅着翻了天啊!”

低矮的土坯教室里,一场娃娃们自编自导自演的“大闹天宫”剧正如火如荼,有抓破脸的,灰头土脸上是淡紫色的蚯蚓在蠕动;有抡衫子的,呼呼风响,不偏不倚就罩住了某个人的小脑瓜,招来一片尖细的叫骂声。看到旋转着的小布衫,我脑海里就有了哪吒胳膊上的火尖枪、混天绫、乾坤圈、阴阳剑和足踏的风火轮的联想。娃娃们闹得正凶,不知道我悄无声息地来了。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揪出几个小娃娃,扯着慕雪梅的耳朵拎到院子里,晒在毒辣的阳光里。“晒蔫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小哪吒!”我恶狠狠地想。

谁知第二天太阳冒花花的时候,慕雪梅还像刚入学时那样牵着妈妈的手,静静地到了我卧室。她们谁都不说话,我却看见了慕雪梅耳朵上惊悚的伤口包扎,白纱布上渗出一朵殷红,犹如雪里红梅,惊艳着,更多的则是触目惊心。我一下子吓瘫了,身子矮下去,蹴在地上,膝盖硌得我心口疼,嗫嚅着我说不出话来。慕雪梅的妈妈嘤嘤地哭泣,脸上一泡泪。慕雪梅怯怯地傻傻地望一眼妈妈,再望一眼我,不知如何是好。还是我先打破沉默,对着白净妇人说:“嫂子,真得对不住,怪我心太急,下手狠了!”她也不接茬,只是一个劲地哭。从她的哭声里,我知道了慕雪梅是家里第三个女孩子,生不出男娃,他爸爸在平凉窑街煤矿单位里又有了相好的。我的毒手,使这个家庭雪上加霜。白净妇人还是像当初那样飘然而去了,丢下带伤的惊悚的慕雪梅,和一个愣愣怔怔的我,房间的空气也似乎凝滞了冻结了,一股子阴冷在屋子里低回盘桓,东突西撞,找不到出路。

四年后,我离开了那所依山傍水的学校,回到了家乡的初级中学。

在此后的若干年里,我还教语文课。初中娃娃们相对小学生要好管理些,白纱布上渗出红梅朵的惊悚,一直以来像影子一样随着我走。槐花飘香时节,我送走一届毕业生,桂花开了的时候,我迎来新一届学生,迎来送往中,白纱布的白染上我的鬓角,平展展的面颊皱了,像核桃的干果,清澈的眸子浊了,像快要干涸的涝坝,挺拔的腰身弯了,像一棵病了的老树;但,梅朵的殷红惊悚,却烙在我心底的深处,像定好时间的闹铃,到一定节点上就搅得我一刻也不得安稳。

一年前,九一届的老学生申请注册了“梦回南川中学”群,把当年的同学、老师都捞进群里。如今的他们,早已韶华不再,没有了年少轻狂,他们中间有政府官员、企业白领、大学讲师、科研人士、成功商人,他们中间有人从省城兰州买书捎给我,有人回家时候前来探望,有人在电话里念念不忘,想到这一切,我管不住心潮涌动。尤其是李亚宏为我的高级职称没着落而忧心忡忡,张士杰免费上门为我修马桶,郑小娟因着我的爱好说要送画作给我,都让我说不出的感动。偏偏这时候,我想起我刚踏入讲台的那些时光和人事。

掐指算算,也有30年了吧,慕雪梅或许上了大学毕业了参加工作,在敞亮的写字楼里忙碌着她的倩影,尊贵奢华;或许嫁人生子,也成了她母亲一样的白净妇人,守望着她的村庄麦田和老玉米。不管是哪一种情形,她都应该是一个心地善良、雪一样白梅一般香的女子,幸福快乐地生活着。她也应该是一个念旧情不记仇、懂得经营感情的女子,用她纤纤玲珑玉指把那童年红梅朵轻轻抚落,似水流年的忧伤,化作一片洁白轻盈的小羽毛,温润而柔软;或者化作一朵水莲花,在清风里娇羞......

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好似一片贴肉的小羽毛,柔软而贴心。在这个夜阑人静闲窗下,我不由自主地摊开一纸书笺,深情地为雪里梅花写下这样的诗行:

让我静静地想起你,

直到慢慢老去。

那样一段白纱红梅的年华,

纵然坐到苍颜白发,

再把你轻轻忘记。

你眼里一汪水,带着笑意,

还有弯弯的羊角辫,

那山那水土坯房,

透过“大闹天宫”的顽皮,

带给我真实的欢喜。

也曾梦回往昔,萍散萍聚,

寻寻觅觅,

煮一壶月光老酒,

再一次把你轻轻忘记……

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名气大山东能看好癫痫的医院癫痫病怎样才能治的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