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墨香】落雪无情人间有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9:28
摘要:由于刚出学校门不久,家又不在本地,来到新兵连的时间也短,生活中根本就没有朋友。只有一位叫周华的大姐,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周华大姐比我年长好几岁,是本单位的老知青,关于我缝缝补补还有浆洗的活计,都是周华大姐在做,每次晾干衣服,都会叠得板板整整放到我的床铺上,每次我都会感到姐姐般的温暖。多少年之后再见周华大姐的时候,提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仍然感到一股暖意在心间。现在,周华大姐举家搬到了山东日照,我在遥远的北方,遥遥祝愿周华大姐一切安好。 今天晚上飘飘洒洒下起了小雪,谁都不知道会下多大,会下多久。二零一四年的第一场雪,悄然飘落在大兴安岭的北部山区。   中午去凯华饭店吃饭,这是朋友家孩子的喜宴。老闫是铁路职工,闲班的时候开出租车,久而久之就相熟了。和老闫认识的时间不长,并不影响成为朋友。相熟而不能成为朋友的也是大有人在。在几万人当中,能够相识,并且成为朋友,这也是缘分。   老闫矮个,团脸,大眼睛,总给人笑咪咪的感觉,别看五十岁,脸上没有皱纹,起码比实际年龄还要小几岁,皮肤白净,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位翩翩公子。老闫待人接物热情好客,常常以塔尔根人自居,而且也能和这里的父老乡亲打成一片。   这里是小地方,小地方就有小地方的职业道德标准。出租车是应该随叫随到,一个电话,无论刮风下雨,无论白天还是夜晚,有车必出。这应该是出租车司机的操守。老闫这一点做得很不错,人缘也好,口碑自不待言。脾气秉性相投,成为朋友,也就不分相识的时间长短了。   早在国庆节前,就知道老闫的儿子十·一要结婚,举行婚礼的场地有点远,在加格达奇,二百多公里,来去都不方便,老闫就说,过几天我在塔河安排。这是答谢宴,就是无法分身的那些朋友在这里小聚,沾沾喜气,礼金吗,这是万万不可少的。   从塔河回来,正好遇见前院的邻居在收拾仓房,于是,就凑前几步闲聊几句。小锁子今年四十七岁,年轻的时候是个美男,现在依旧帅气。在一般人的眼里,男人都是粗心大意、马里马虎的代名词,很少男人有洁癖。小锁子说不上有洁癖,但小锁子啥都要个样,不像我是个马大哈,不修边幅。   天气阴沉沉的,冷风嗖嗖的,似乎要下雪的样子,我说:“这鬼天气,好像要下雪了。”   “前几天小申子说,十·一那天,山上就下雪了。”   申玉忠夫妻在二十四瞭望塔上班,每一处瞭望塔都是夫妻塔,有由夫妻二人经营,每年的春秋两季都在山上住,是防火护林员,是森林的守护神。建瞭望塔,多半都在本地最高的山上,瞭望塔现在都是钢架,很高很高,往上爬,有晕眩的感觉,每往上攀登一步,都会感到瞭望塔的塔身在震颤,心里就会有揪紧的感觉。清晨多雾,三脚架上都是湿湿的,现在的这个季节,就是一层白霜,不戴手套,不但爬不上去,还会有冰凉刺骨的感觉。晨雾就在塔身四周飘着,看的时间久了,就会觉得,整个瞭望塔就在崇山峻岭之间游走,时急时缓,站在瞭望塔上的人,就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山区,春秋两季的山风都很大,风来的时候,塔身就会晃动,不但有坐悠车子的感觉,心里还会很害怕。这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而是实际存在的问题。   瞭望塔在山顶,护林员上山的时候就会把摩托车也骑到山上去,为的就是将生活用水驮到山上去。秋天还好说,天气虽然冷,道路还是很好走的,春天就不行了,山路上的冰雪还没有化,有时候汽车都上不去,只好用大推将道路上的积雪清理干净。冰河还没有解冻,生活用水只能靠汽车运到山上。   护林员的生活很单一、很寂寞,和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手里的对讲机。每天还要定时定点上去观测,发现火情火险就会通过电台上报防火指挥部,以便组织调配人员上山打火。护林员的生活也很艰苦,不像在山下,想吃什么,可以到小店里去买,想吃什么,就要用对讲机和山下联系,上山的时候捎上去。等蔬菜捎到山上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渴望早已时过境迁,看着也就没有胃口了。护林员的文化生活可以说没有,两口子在山上除了做饭、吃饭、观测、记录,余下的就是夫妻那点事。对护林员来说,一个多月下来,人就像是傻子一般,什么当前形势,山下的大事小情都不了解,人也就显得不活络了。春风来袭,万顷林海,松涛吟哦,犹如万马奔腾般咆哮,在外来的旅游者眼里,应该是最美的风景,对护林员来说,是最担心的时刻。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个炸雷,就会引燃枯枝败叶。   说起入冬的第一场雪,倒使我想起了一九七七年的第一场大雪。   那一年我在碧州林场新兵连上班。为什么叫新兵连,也许是地域的关系吧,或者是习惯。每年从林业子弟学校毕业的学生,都被分配在这里上班,每年都有新鲜血液要补充,新兵连的说法也算成立。由于家不在本地,只能在宿舍住,住宿的人很多,女宿舍是采光很好的正房,男宿舍是厢房,本来采光就不好,两侧还是上下铺,屋里就像是窑洞那样黑,六十瓦的白炽灯,就像是鬼火一般,让人昏昏欲睡。冬天还好,味道还勉强,夏天的时候,宿舍里除了汗泥味,就是臭脚丫子味。臭脚丫子是脚上的汗腺经常在袜子里捂的原因造成的,好在大家都一样,谁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一年的秋天和冬天,就像是亲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西伯利亚的寒流突然入侵,天气就像是泼妇的脸,说变就变,落叶松还没有成光杆司令,冬雪就飘然而至。半夜的时候,被一阵哀鸣声惊醒,那是鸿雁的哀鸣。   鸿雁是长途迁徙的鸟类,秋高气爽的时候,鸿雁就会从北方遥远的冻土带向南方迁移。秋高气爽,群山五色,碧蓝的天空上,一行雁阵,凌空而去,洒下一阵欢鸣,或是一字排开,或是人字队形,应该是最美的图画。那天晚上就不是这样,高空是雨水,落在鸿雁翅膀上,凝结成冰,就像是折断了鸿雁翅膀一般,鸿雁不得不降落高度,躲过雨雪的袭击。新兵连的连部门口是一颗电线杆,上面是五百瓦的大灯泡,使整个连部门前一片光亮,或许,鸿雁以为是阳光,来到这里取暖的,谁知道,险些掉进陷阱。   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猎枪的人家很多,有些好事的人,就回家取抢,也想寻些野味改善生活。那时候住宿就要在食堂吃饭,食堂的伙食,现在人很难想象,玉米面的发糕打在你的脸上,你的脸部就会受伤,副食是一天三顿老一样,冻萝卜汤,冻白菜汤,就连土豆都是甜了吧唧的,可见土豆还是没保管好,被冷风狠狠地吻过,特别的难吃。   鸿雁是很机警的鸟类,休息的时候都有哨兵看护,也许是我们弄出动静了,使鸿雁感到了危险,等有些工友拿枪回来,鸿雁早已经不知去向。对我来讲,没有惋惜也没有兴奋,毕竟事不关己。动物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在这个生物链上,作为高级智慧生物的人来讲,是最无情也是最凶残的,可以任意猎杀其他动物的生命,绝没有惋惜之情。   由于刚出学校门不久,家又不在本地,来到新兵连的时间也短,生活中根本就没有朋友。只有一位叫周华的大姐,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周华大姐比我年长好几岁,是本单位的老知青,关于我缝缝补补还有浆洗的活计,都是周华大姐在做,每次晾干衣服,都会叠得板板整整放到我的床铺上,每次我都会感到姐姐般的温暖。多少年之后再见周华大姐的时候,提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仍然感到一股暖意在心间。现在,周华大姐举家搬到了山东日照,我在遥远的北方,遥遥祝愿周华大姐一切安好。   浙江羊癫疯医院权威吗武汉中医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郑州癫痫病哪家治疗的好北京权威癫痫病专科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