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荷塘】知青挖河散记(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17:21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作为一段历史,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其功过是非,我们不去做评价,但是,作为那个时代的参与者,按哲学家说:存在就有其合理的地方。这段经历,必定是我人生中重要的阶段,其烙印不会随着历史风尘的演变而消失,它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记忆和财富。

——题记

到我们那时上山下乡,比不得那些大城市里的毕业生,在上山下乡运动的初始阶段,他们是自己响应号召自愿去了边疆和较远的省份,我们下乡是按着规定开始的。插队的地点,是我们工业局的领导多次考察选定的一个地方,也就是条件相对要好些的富裕的村子,插队的地方离我们所在的市区只有几十里地,是工业系统建的一个知青点,作为工业口的子弟,一九七六年的二月,这一年我们男女知青五十多人一同来到了乡下,后来又陆续来了几个,那时我们下乡插队已有了相对完善的管理机制,各级都设有管理部门,我们是由县知青办直接领导,工业局专门为我们配备了一男一女两个国家干部做我们的领队。

在农村呆了三年,我们全分在了生产队,和社员们一起参加劳动挣工分,自己养活自己。按道理不允许我们出民工去挖河,但是,时间一长,管理就松散了。

提起挖河,我们这一代人都知道那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事情了,那时,为了响应毛主席:“一定要根治海河”的号召,每年的春秋两季总要动员成千上万的民工出去挖河,这是村子里的壮劳力都要面对的事情。出去的地界有近的也有远的,远的就是跨省了。那时,我还在上学,我所在的市里每年都要路过浩浩荡荡的挖河队伍,每人推着一辆小蕻车,一边是铺盖卷,另一边是挖河的工具和杂物,全部是徒步穿过市区。靠着一锨一车硬是在平地上挖出了一条条河流,筑起了一道道大堤,和汹涌的洪水进行了决战,水患逐年减少。

到我们下乡时,大规模的挖河运动已接近了尾声,也就是说,那时只有一些小规模的行动了。

一天早饭后,去队部接受派活,也就是看看自己今天干啥活,政工员(政治工作指导员,那时在每个队上都由政工员负责)说:“你去出民工吧?”

我说:“干不了,别开玩笑了!”

政工员笑了,因为我们知青和他没有利害关系,而且都知道我们两年后就要回城,故此,两厢谁也不为难谁,关系还不错。他又说:“不让你推小车子,就是去拉坡。”

拉坡?我不知道这活累不累,犹豫着。政工员又告诉我,不光你一个知青去,有伴的,光咱们队上就去十几个社员哩。我听后就答应了,因走得急,领队的这天晚上有事赶回了城里,我们也没有知会一声,带上铺盖卷坐着马车就走了,没有出本县的地界,大概也就是四十里地远。我们被先期过来的公社负责人安排在一个村子上,没有炕,就在地上打地铺,已拉来了许多的花秸(麦子秸秆),我们安排自己睡觉的地方,村上派来做饭的准备吃喝,民兵队长跟着公社的人去分任务,说好明天上午开始干活。

第二天,我们到了这个村子的西面,一里处有一条河,说是河,其实就是人工挖的一条主排灌渠。此时正是秋后,渠里没有水,这时我才知道是来清淤,要好的社员跟我说:“要是挖大河也不派你来,在荒郊野外,那罪受的,两天你就累哭了,清淤活少,任务量小,吃的还好。”

这次我们出来了十天,活倒是不累。所谓的拉坡,就是在河坡上支起一个架子,上面有一个滑轮,穿过一条长长地绳子,我们在一头,另一头有一个铁钩子,勾住装满土的小蕻车,强壮的地小伙子往上推,我们往坡下拉着车子跑。

拉坡,一般由四个人组成,把小车拽到岸上,我们就算是完成了一次任务,但是,车子多,要不间断地拉,拉坡虽然不用使绝力气,但是要不停地跑上跑下,推车的小伙要是个实在人,可以往上努着点劲,拉坡的就省了不少的力气,不怕不使劲的社员,就怕有的人故意往后蹲着劲,这就苦了拉坡的了。

在工地上一般都是给他们规定任务,也就是推完规定的土方就可以下工,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们每人手里一个瓦垄锨,这种锨是专门挖河用的,比普通的铁锨窄,但要长两倍多,个个锋利,一锨一锨地扣在蕻车上,力气大的人总把小车装的和小山一般高,推起车来前面看不到人,这就要我们把这样的小山拉上去。每到一次挖河结束,全里公社都要组织一次先进评比,评出挖河大王,戴花、发奖状,有些社员最看重这了,干起活来从不惜力气,越夸越来劲,从不示弱。

小伙子们个个光着上身,下身就是一条小裤衩,因为没有女人在河上,他们是脏话连篇,如果偶然有一个女人路过这里,这河上的小伙子们便呼而喊天,女人臊的不敢抬头,脚下迈的急,小伙子们都是二十多岁,有着使不完的力气和躁动。

不过,社员们都还是挺讲究的,这拉坡的活我还是能胜任,只是比人家挖土推车的社员一天要挣的工分少,我们每天也就是卯子工(来了就有工分,不用计件的称谓),一天十分工,也就是一个工,一个工在年底决算时要是队上经营地好,有钱,就看一个工的分值是多少了,我们队算是不行的,一个工也合六毛钱,人家别的队八毛一块的。也就是说,我一天能挣六毛钱,而人家推土的社员要挣十五分,也就是一个半工,但是,那连挖带推的活太累了,我实在是干不了,拉坡的人都是体力不行的,虽说不是老弱病残,但都是怂人(老百姓的话),能挣上一个工也就不错了,在家里(队上)我们知青没人愿意起大早出早工,也就是在早上六点前出一次工,一个多小时能挣两分工,我们只在吃过早饭后才正常干活,一天下来也就能挣八分工,挖河不用起早,能挣十分工也是不错的了。说起社员的分值,邻村的社员年底决算时一个工也就几分钱,有特穷的村子一个壮劳力一年累死累活的下来不但分不到钱,有的还倒找,实在令人唏嘘。

当贫穷还在人们头上肆虐,勤劳就是那个时代的特征了,只有努力地劳作,舍得付出大的劳动强度去换取自身的温饱,这出民工就是劳动强度大,但是,农民为了自己的生活是不惜力气的,也惜不起。

这挖河还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公家管饭,农民家里的粮食金贵,只有出来挖河,不但可以省下家里的粮食,在工地上还吃得相当地扎实,管饱管够,而且吃得也不错。后来我又出过几次民工,像我们所在的村子因条件不错,一般不吃公社开的食堂,因全公社挖河的民工全在一处吃,饭食就差多了,一个礼拜也吃不到一顿白面的饽饽,更别说见到腥水了,我们村子在公社说话有分量,带队的副支书总是自己另起锅灶,不去和公社凑热闹,别的村子有意见也没有办法,公社省了钱粮,加上又惹不起,只好听之任之。

这次出来清淤也是一样,这次出来的人口相对来说不多,饭食就更好了,几乎是天天有白面吃,早上是馒头稀粥、咸菜,晚上才是棒子窝头,中午不是包子就是揽龙,也就是每人八两白面,发起来擀成饼状,里面放上调好的大条肥肉,卷成筒状,放锅里蒸,这么大的饽饽,我吃不了,就分给其他的社员吃,有个别饭量特大的,领队每次就多分给半个。吃饭有肉,叫做改善伙食,每个礼拜总要蒸一次包子,这也是好饭食了,记得这次出来清淤,吃的是最好的了,半个多月里光是大饼卷香肠就吃了两次。以至于回来后政工员问我:“吃的不错吧!”我回答:“不错!”他又说:“苦活我也不让你们知青去,我这是向着你哩!”

那次回来后,点上的领队把我们叫了过去批评了一顿。据说,他听说我们出去挖河了,急得不行,找村支书、找公社,坚决反对让知青去挖河。不过,知青们见我们回来后就悄悄地问累不累,我如实回答,还告诉他们出去挖河的话,一天还有三毛钱的补助,另外每人可以报销一双买雨鞋的钱。这补助也是回来后会计才通知的,自己又得了个意外地惊喜,他们听说了这些,羡慕的不行。

在知青点上,虽然我们自己有集体食堂,但都是清汤寡水,吃的都是村里给的粮食,后来就吃开了高粱窝头,男知青赶上有挖河的任务就闹着出去了。

有一次,我参加由公社组织的修渠工程,那次是以各自所在的生产队为单位,自己队上起火,饭食也相当地不错,队上的领导全来参加挖渠了,这次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次我们改善生活,吃的是“揽龙”,当自己掰开时就闻到了一股浓烈地骚气味,我问旁边的社员:“这是啥肉?”

他笑了:“你先吃!”

我咬了一口,满嘴里流油,这肉太肥太香了,但是,那浓烈的骚气味更是直冲自己。

“吃你的吧!”这个社员吃吃地笑着,同时吃的是十分地带劲。

我也就试着吃了起来,这个社员见我吃了,才告诉我:“你还记得咱队上的那只配种的公猪不?昨天杀了。”

“你是说我们吃的是公猪肉。”

“不是咋的,还是仙猪肉呀!”

这只猪都让在这里挖河的社员们吃了,没有人在乎这些,只要能吃到肉就欢天喜地了。第二年的冬天,县里组织民工到千顷洼修大闸,(后来的衡水湖)工期预计九十天,也就是要在工地上过年了。点上的男知青大部分都去了闸上,集体伙房的伙食就更差了,那些女知青们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就拿着高粱窝头到了县知青办告状,这还了得,立时就组织全县有知情点的村支书到我们所在的村子开现场会,那时的现场会有经验交流会,那是扬名的机会,这种现场会可是反面典型,村上的支书作了检讨,答应调剂玉米面,不再吃高粱面子了,这一下,村支书可就恨上了那些个女知青。这事是我们回来后听说的。

这一年,我在队上决算时分得了八十元钱,这在当时就是不算少的了,我所在的村只有三队富,一个工一元,我们是六毛,那些在三队当社员的知青最多的分了一百八十元,很是喜人,我们领了钱后就去了工地。

在工地上,我们的搭建的窝棚就在南大堤边上,头朝河水,工程量相当地大,是为千顷洼的灌溉工程修筑的,必须把大堤截开,土方和浇注水泥工程全由民工来完成。说实话,知青们常常感到累,就踩着河冰到湖的坡上去偷懒,带队的副支书对我们一般不太计较,只是公社的负责人是一位姓徐的副书记,他总是看不惯,有一次吃过午饭后,我去其它的工棚找一个知青去玩,在地铺上睡着了,到上工时,这个知青也没有喊醒我,着实睡了一大觉,当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听到外面好像是在开会,而且有争吵的声音,我悄悄地混入了开会的人群中,抬头时却看到这个知青正在会场的中间和徐副书记在斗嘴(吵架)。

“你姓什么?”徐付书记问他。

“姓金!”他回答。

“你就是金部长的孩子?”

“对不起!我没那样好的命!”

“我不管你是谁的孩子,我就不信邪,你看你干活啥态度,磨磨蹭蹭!你看看你们一块的知青小武(指我),人家干活多踏实,你看看你……”

上面的较量你一言我一语,当听到副书记还在表扬我,我就把头勾得更低了。事后,我的这位知情说:“你小子睡了半天觉还受到表扬。”

“我有嘛办法,是他要表扬我的。”其实我心里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这副书记咋就表扬上了自己,莫名其妙,在工地上我也只和他说过几句话,而且彼此又不认识,他那次到问过我叫什么名字,大概他只记住了我姓氏。

过后我才了解到,他推土时,也是累了,就把小车往旁边一杵,自己坐着抽烟,巡视的副书记就看到了,因工程进度慢,心里不痛快,便召开全公社民工会议,目的是鼓干劲,副书记在会上把他点了名。我们知青点上的确实有一位县武装部金部长的儿子,人家没有来,它就被张冠李戴了,两人在会上好一阵地吵架,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对于副书记的表扬,这不能不说这是他一个想当然的做法,也是我的轶事。

时间慢慢地爬行着,虽然慢,但还是往前行进着。眼看着要过年了,也通知了下来,过年不放假,过个革命化的春节,说是增加补助,我们村吃的是自己的伙房,已做好了过年的肉食。只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开始想家了,几个知青就商量着要回一趟家,各自找队上的领队去请假,却不给假。我们就说:“不行也得行!,我们一天准赶回来。”

第二天中午,我们十几个知青就徒步开始往市里赶,二十多里地,踏着麦子地愣是走回了家,到家后父母都上班,还没有回家,我记得自己进门就先找吃的,翻到了家里为过年准备的猪蹄,拿着吃了起来,还喝了有半斤的酒。

这时已是腊月二十九了,我们在家休了一宿,年三十又走着赶回了工地,思家的心情得到缓解,心情亦是好多了,干活也就不惜力气了,这个年就在工地上过的,这也是自己第一次在外边过年。

下乡三年,出民工挖河五次,就数这次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

总的来说,第一年在乡下新鲜,第二年参加劳动就不太积极了,有了这次出民工挣的工分做底,从工地上回来后就在家呆了一段时间,感觉挣的工分够分粮食了,也就不在乎所谓的工分了,第二年我们每人分红都不多。

在农村的插队锻炼,是上班前的必须步骤:没有插过队不允许分配工作,强制性的政策倒给了我们这批青年一次这样的经历,这经历不能说是完美无缺,但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现在回忆起来感觉并没有多少苦涩,而是感到挺温馨的,在农村这几年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自己的一生,尤其是乡下人的朴实、真诚、和幽默、诙谐般的乐观,尤其是那种乐观精神始终是自己榜样。

癫痫发作时的症状是什么湛江哪家医院比较靠谱癫痫病的诊断标准是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