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绿野】馄炖西施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26:33
这是八里庄“盛世花园”奠基剪彩,来了省里的一个大官,据说省里投了好几个亿,建设社会主义新社区,把附近的村庄夷为平地,农民也变成城市人,缩小城乡差别,那个大官就是亲自蹲点这个小区,争取两年完工,一场浩浩荡荡的大建设马上就要开工了。   六月一来,扑在人脸上的乡间野气就不那么温顺了,烧得脸通红,滚烫滚烫的。整个世界变得躁动了,杨柳榆荚把根儿扎得更深,叶长得更茂。盛开的月季谢一朵又开一朵,愈开愈盛。热咕嘟的风把麦子熏得黄泱泱的,麦浪随着风一下子荡漾开去,麦香袭人。平原上的池塘水洼里日夜蒸腾,愈显枯瘦了。塘底闲游的鱼苗这时候也着了急,拼命往塘底的淤泥里钻。   尽管天气炎热,还是一夜之间涌上了数不清的人流,他们大都拎着编织袋子,里面是简单的行李,天南海北,但都是农村过来的打工者,黝黑的皮肤瘦小的脸庞是他们的通行证。一排排的挤进了简易的工棚,冬冷夏热,是大通铺,一间十几个人。   小军也成了他们其中的一员。小军不是民工,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暑假打工赚钱的。   小军在大学里是个有名的才子,品学兼优能文善武,颇受漂亮美眉的暗恋和倾慕。可是小军在万花丛中不为所动,大学三年了还没有谈女朋友,不是没人追求,而是小军不谈。   小军是个懂事的孩子,自古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来自偏僻贫瘠的鲁北平原,父母是一辈子和土坷垃打交道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小军还有两个妹妹在读书,家庭的重担压垮了父亲佝偻的腰板。小军知道家庭的困难,在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想办法,每学期的奖学金凑够了学费,再就是假期打工,赚取自己的生活费。   来工地打工,出于自己的一次壮举。   那是一个周末早上,小军在小吃摊前要了一碗牛肉拉面,刚想动筷,听见了一阵臭骂:“什么忘带钱了?没钱吃什么饭,戏弄老娘啊?乡巴佬!”   “俺……俺……真的忘了。”小军一听,熟悉的乡音,抬头一看,一个矮矮胖胖的汉子满脸通红,嗫嚅着向老板娘解释着。老板娘斜着眼,不屑的看着天空,那神情仿佛前面就是一个骗子。   那个汉子三十来岁,黝黑黑的皮肤,粗糙的大手,一看就是个民工,因为紧张和激动,脸涨得通红,不知所措等着老板娘的发落。   “没钱,想走,没门!”   “老板,我出,这是我的老乡”,小军拿出五元钱,递给了老板娘。   那个汉子激动得热泪盈眶,抓住小军的手,“谢谢你,明天我还给你”   于是小军认识了一个老乡,名叫二牛的老乡。   二牛是个技工,一天挣一百五,小军正愁假期没事干,便问:“你们那里要人吗”   二牛疑惑问:“你是个大学生,受不了那个罪。”   小军笑了:“我也是个农民,我能干。”   “真的,那就伺候我,小工每天八十。”   “没问题!”我姐夫就是一个小包工头。   初次见二牛的姐夫,是午后。二牛的姐夫四十来岁,胖胖的,像个弥陀佛,一双小眼几乎被厚厚的脂肪包住了。当时正啃着西瓜,听到二牛的引荐当时愣了,惊愕张大了嘴巴,像个长长的仙鹤:“开玩笑,这些粗活是你能干的吗?”   小军认真的解释,说去年就在一个工地干了两个月。二牛姐夫将信将疑,瞪大眼睛:“这可是不是闹着玩的,干了就不能溜。”   小军信誓旦旦,二牛也在一旁打包票,好在终于留了下来。   大军未行粮草先动,工地刚刚开工,工地附近一夜之间如雨后春笋一下冒出了许多家小吃店,打着诱人的幌子,什么实惠快餐、什么名记老豆腐,花样繁多目不暇接。   秋红的馄炖店开张那天,出乎意外地冷清,没有鞭炮没有花篮,甚至没有祝贺的嘉宾,只有一个身材纤弱,长发飘飘,穿着一身性感藕荷色旗袍的老板娘独自倚在门框抽烟,脸色像阴着的天一样忧郁。   看其他小吃店门庭若市人头攒动,她似乎很淡然,液化炉子上的小锅沸腾了,冒着袅袅的香气,案台上摆放着整齐干净的调料,在每个小盘子里,盘子亮亮晶晶,一看就是一个利索整洁之人。   做买卖最重要的是看地段,越靠近工地位置越佳。秋红的混沌店显然在地理上吃了亏,在下首而且地势洼,环境脏乱差,由于到了雨季,“六月天娃娃脸”,三天两头老天就流泪,秋红的小吃店门前就有了一洼浅浅的雨水,一脚踩下去,说不定就能把鞋淹没了。于是就有人把红色的砖头放进水洼里,一块挨一块,人们踩着砖头一路过去,远远望去,像是踩着钢丝在走。   二十三岁的小军就是踩着砖头,如履薄冰般来到秋红的馄炖店,也有幸成为她的第一个顾客。   当踏着砖头趔趄着快摔倒时,是秋红扶住了他。他弓着身子狠狠抓住这根救命稻草,缓过神来才发现,他抓住的根本不是一根稻草,而是恰是葱白一样的手臂。小军立马松开,秋红的小臂就浅浅地浮起了红色的印子。   按理说小军阅人无数了,大学里花枝招展,身边也不泛有莺歌燕舞环肥燕瘦,可小军始终没动过心,倒是现在,无意瞥见秋红胸前乍现的春光,那深深的乳沟是那么的白,两座山峰呼之欲出,以致小军有些目眩,心咚咚跳个不停,嘴也变得无比奇笨,一会说谢谢,一会儿说对不起,急得脖子痛红。秋红看眼前的小伙的窘迫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她说你要真觉得对不起,就在这里吃顿饭吧。   就这样,小军成了秋红的第一个吃客。   小军拿个小马扎坐下来,看秋红利索把烟头抛出一个高高的弧线,落在雨水中,发出“嗤”的一声,冒出一股烟雾,顷刻被水淹没。秋红认真地洗了洗手,然后从门后拿起一条围裙麻利地系在腰间,她的腰真细,围裙收紧后,一个手掌似乎就能握住。   这么想着,小军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又松开,掌心沁出一层潮湿的汗珠。   馄炖端上来了,因为是第一个顾客,秋红做的很细心,她弯下腰为小军倒醋,还问加不加辣椒?小军傻傻点头,其实什么也没听见,看秋红的背影,两掰苹果似的小屁股,婀娜的腰肢,瀑布似的秀发,飘过来的阵阵沁香是他心胸澎湃。转过身,胸前的那对玉兔就是鲜美四溢的桃子,芬香四溢。他每眨一下眼,秋红的曼妙身姿就跳动一下。   小军这顿饭吃得无滋无味,他付账的时候看到秋红坐在门口若有所思,忧郁的让人怜爱。   小军走到秋红身边,递给她五块钱,他发现自己的手在抖,幸好秋红没有看出来,还微笑着问味道怎么样?让他下次再来。   小军发现自己在秋红面前紧张得连笑都不会了,他僵硬地扯开嘴角,露出三颗牙齿,他看到自己在秋红如水的眸子里丑极了。      第二天,小军带着宿舍的舍友又一次光顾秋红的馄炖店。   从工地上没见过一个女人的影子,被生理和欲望憋急的的工友们出来吃饭就是释放能量的最好解脱。漂亮女人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看工友们的眼神,一个个长了钩子,恨不能一下把美女吃了,尽管开始不信小军的,再说也不愿意多跑路,但等到了秋红的馄炖店,人们一下傻了,那神情一点也不逊于小军初次见到秋红的场面。   一个晚上,工友们没离开过有关秋红的话题:怎么这么漂亮又这么年轻干这个?怎么一个人呢?有老公了吗?……   有个心思人想了良久,一拍大腿,给秋红起了个外号:“混沌西施”,小军听了也很满意,想不到这工地之上也是藏龙卧虎之地,“西施”,还真有点文采。   馄炖西施的美名传出去,秋红的小店天天爆满。   秋红这里太小了,七八个人就把她的小店挤得满满的,秋红忙得满头大汗,恨不得手脚并用,看秋红忙得像个陀螺,小军心里就像被一双手在揉捏,坐立不安起来。他本想是帮帮秋红的,不成想反而加重了她的负担,看她瘦弱的身体累得软绵绵的,小军一阵心疼。他本是好心的,给秋红招揽生意,哪知道会让她这么劳累,他走过去帮助秋红端馄炖,秋红抬头笑笑,一脸的柔情,说让你受累了。小军发现今天的秋红没有化妆,不像昨天那么妖艳,但有种野性的美,散发着清新的气息,是洗尽铅华的味道,素面朝天的秋红就像盛开的一朵野花,娇艳欲滴。   疾风暴雨般一阵忙活,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小军忙活的大汗淋漓,两个人倚在门框上就这么相互看着,小军觉得此时的秋红煞是好看,所以不知不觉地脱口说出了心里一直想着的那句话:“你真好看。”   一丝红晕忽地展现在秋红的脸上,更娇娇羞动人,她端着的碗的手停在了半空,有了几秒钟的定格,随即哈哈哈大笑起来,仰着脖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这时有个人喊:“老板,给我上馒头!”   秋红一阵风似得轻盈走到了那几个人面前,一脸的微笑:“对不起,我这里没有馒头。”   那一伙人就是附近的民工,桌子歪倒着两瓶高度白酒,显然喝高了,说话都吐词不清了。   一个圆脑袋,膀大腰圆的汉子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条衬衫敞着,露出胸前的一撮黑毛,样子很恐怖。   那汉子淫笑着看着秋红,“怎么会没有?我就想吃两个又白又胖的馒头!眼睛勾子般盯着秋红凸起的前胸,那伙人愣了几秒,忽而大声淫笑起来,有的吹起了尖利的口哨。   秋红又羞又气,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军一个箭步到了那个汉子面前,一脸的正气:“对不起,请文明些!”   那汉子斜眼看着矮了整整一头的小军,不屑一致地嘲弄:“哪里钻出你个小混蛋,找死啊!”   “你说话放干净些,这是饭店,再胡闹我报警了。”小军毫不畏惧,两个人站在一起很滑稽,就像不同级别的拳击选手,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小子,你欠打……”那汉子凶悍抡起了蒲扇般的拳头,但没有小军快,小军抄起桌子上的一把茶壶,狠狠向汉子的后脑勺拍去。   一声惨叫,汉子痛苦捂着头蹲了下来,有红色液体在它捂住脑袋的手指里慢慢溢出……   冲突就在一瞬间爆发了。   小军和民工们热火朝天地拼死争斗,秋红很镇静,就默默站在一旁,手里很优雅捻着一支烟,她不抽,让烟静静燃烧,烟快燃到秋红的手指了,这场架终于尘埃落定。小军寡不敌众,虽然是学校的拳击选手,怎奈双拳难抵四手,他一摊烂泥一样趴在地板上,面前一片狼藉,嘴角高高肿起,紫红紫红的,秋红蹲下来轻轻按了一下,小军疼得一声呻吟,秋红说,你为什么和他们打仗?那都是你介绍来的啊。   小军嘴肿了,含糊不清,缓慢的一字一词地说:“我不想让他们欺负你。”   秋红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低下头在小军肿起的脸上一触即离,小军觉得嘴唇又咸又湿,他舔了一下,是秋红的眼泪。   小军说:“你是第一个为我流泪的女人。”   秋红说:“你是第一个为我打架的男人。”      小军第二天惨了,被工地给开除了,行李也被那帮打过仗的工友们扔的没了影子。他无处可去,就是二牛也不敢帮他了,他引起了众怒,况且他自己是一个外地人,惹了工地老板的一个远房老亲,就是吃“馒头”的汉子,小军吃不了兜着走,工资也没给结算就被赶了出来。   小军身无分文,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蹲下身抱着脑袋想了好久,最后只得想去找秋红了。   他来的太早,秋红的小吃店还关着门,他就坐在几块砖头上等,太阳慢慢升起,以后感觉受到太阳刺眼了炙热了,就不断转换姿势,不久,他感觉一丝阴凉,突然涌过来几块云彩,一阵凉爽风刮过后,他感觉到皮肤一阵发凉,才知道下雨了。渐渐地,雨下大了,打的小军睁不开眼睛,他这才想起来找个地方躲雨。可是最近的地方就是他走过来的学校,一所学院,小军忽然想到,秋红没事时就爱盯着远远的校门出身,一脸的忧郁,仿佛有什么心事。   远远望去,校门已经上了锁,今天是星期天的缘故吧。小军缩了缩脑袋,他现在心如乱麻,本来计划好好的一个暑假,就这样被自己的一次壮举搅黄了,心里又悔恨又自责。就决定惩罚自己,坐在砖头继续等。雨从几滴几滴到滂沱起来,直到小军成了落汤鸡,直到小吃一条街打烊,他也没有等到秋红。   秋红这天根本没有营业。   小军呆立当地,久久难以回神,好像被猛地抽离周遭世界,身心瞬落严寒之地,呼吸之间冷空气如一把利剑反复在肋间插进抽出,惊觉疼。   小军拖着湿淋淋的身体疯了一样去打听秋红,难过的情绪像洪水一样淹没了自己,最终他打听到了小吃街的一个房东,又从房东那里打听到了秋红的住址。   辽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秦皇岛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鄂州那里治疗癫痫最好湖北的羊角风医院那个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