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晓荷.四季的故事】家的变迁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30:13
无破坏:无 石家庄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阅读:4191发表时间:2018-04-16 16:24:45    我出生在农村,生长在农村。从我记事起,就知道一家人居住的地方非常的简陋。   母亲给我讲过,奶奶一直不喜欢她,因为奶奶一直希望父亲能与他的表姐结婚,这样亲上加亲。可是,父亲一直喜欢着母亲,尽管奶奶百般阻挠,父亲还是义无反顾地娶了母亲。   奶奶家里本来就很穷,母亲又是她的眼中钉,分家的时候,奶奶非常苛刻,只留给了父母一间茅草屋和养猪的猪圈,这就是家里的全部家产了。   房子早已年久失修,外墙被风吹雨打,很多地方侵蚀了,斑驳得坑坑洼洼像蜂窝状。有的地方还出现了裂缝,隔壁猪圈的茅坑里粪便的味道经常从裂开的土墙里钻进来,嗅进鼻子里让人作呕。更严重的是有一壁墙摇摇欲坠,为了安全起见,父母到山上砍了两棵大槐树剔除枝桠,取其树干,将那壁墙支撑起来。   墙角的很多地方也被老鼠打了洞,它们时常在屋子里乱蹦乱跳,钻进洞里经常磨着牙吱吱叫,听着让人心里瘆的慌。煮饭的柴火烟在整个屋子里四处乱串,久久不能散去。久而久之,四周的墙壁被熏得漆黑,本来不亮堂的屋子就显得更阴暗。   屋子里很潮气,靠近地面的桌子脚啊柜子脚啊都生长出了白白的霉斑。为了减少潮气对人体的侵害,父母把架子床的四只脚用石头垫起,尽量让床距离地面远些。如果地面浸出水珠,母亲总会唠叨一句:“这鬼天气又要下雨咯!”   每次遇到下雨天,屋顶还漏水。那个时候,家里的盆儿桶儿都得派上用场,这里“滴滴”,那里“嗒嗒”,屋子里到处都在“吹拉弹唱”。   记忆中,有好多次半,在半夜突然夜暴雨如注。我被冷醒了,要么不是脸上凉冰冰的,就是脚上冷飕飕的,原来屋顶的雨水漏下来滴到床上了。妈妈就叫我挪挪位置,她紧紧搂着我,父亲又搂着母亲,我们三个人就这样挤在一起。   经常,父亲对母亲表达着愧疚:“孩子她娘,对不起啊,跟着我让你受苦了!”   而母亲总是淡淡一笑:“都是一家人,那么见外干嘛啊!只要守着你和娃娃,再苦我也心甘情愿!”   这样的居住环境一直持续到我8岁那年的冬天。   一个周末的上午,父母都上山干活了。我在后屋玩耍,看到竹林里那么多干燥的竹叶和笋壳,出于无聊,我从家里找出一盒火柴,抽出一支划燃点着了它们,火苗蔓延,迅速把靠近茅草屋的一堆秸秆也点燃了。我慌忙操起一根木棍扑打,已经无济于事,“噼噼啪啪”的燃烧声冲击着我的耳膜,让我惊恐万分。大火很快殃及了茅草屋,火苗“嗖嗖”地窜上房顶,浓烟卷着烟灰狂舞,很快弥漫到了上空。   “起火咯!遭火烧了!大家快来救火呀……”最早发现险情的人已经使劲地吆喝上了。   田间劳作的乡亲们闻声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迅速地向我家聚集过来。大家拿的拿盆,挑的挑桶,来来回回地奔跑着到家门口的一个池塘里去打水来灭火。   我知道我闯了大祸,战战兢兢地躲在竹林的角落瑟瑟地发抖。家里养的那头小猪显然惊吓坏了,惶恐地翻圈跳了出来,不知什么时候窜到我的身边,一个劲地用嘴拱我,发泄着它对我闯下大祸的不满。   我望见与父亲曾经拳脚相向过的张叔在其中,因为一点小事情经常与母亲闹口角的李婶也加入了救火的行列。至今我都记得那个惊心动魄的场面,乡亲们都像蚂蚁一样忙碌得团团转,大火散发的热量炙烤着周围,大家一个个满头大汗,弥漫的烟灰把很多人熏成了大花脸。尽管乡亲们拼命地扑火,因为火势太大,家里的东西最后还是化为灰烬。   这场大火非常的惨烈,家里石柜(储存粮食的“仓库”)的石板都烧裂了,暴露出来黑乎乎的一堆谷子,这可是一家人整个冬天赖以生活的粮食啊!母亲颤巍巍地立在废墟前,终于瘫软在地,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我第一次见到母亲的哭声那样凄厉。   那晚,在李婶的执意要求下,我们一家人寄宿到了她家。李婶煮了好吃的红薯干饭招待我们,她还特意用筷子在罐子里挑出一大块白花花的猪油放进我的碗里,猪油饭吃起来好香啊!   母亲难为情地说:“李婶,我经常与你拌嘴,真是对不住啊!”   “看你说啥哟!我性子也急,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李婶笑着,“再说了,牙齿和舌头还要磕碰呢,是不是?君她娘啊,就冲老叶家穷得叮当响你还能嫁给他,说明你是一个好女人呀!房子没有修好之前,你一家人都住在我这里吧!”   母亲感动得哽咽着说不出话,只能使劲地点着头。   更感动的事情还在后面呢。接下来的几天,乡亲们陆陆续续地来到李婶家给我们捐物:   张叔挑来了两箩筐谷子。   王婶背来了一背篼土豆。   万伯伯提来了两壶菜籽油。   徐阿姨硬塞了五十块钱在母亲手里   刘姨家送来了一些衣物和被褥   ……   父亲上过三年学,还是能写几个字的,他把乡亲们送的东西都在一个小本子上详细做了记录。父亲语重心长地叮嘱我说:“君儿,这些都是乡亲的情谊,不能忘。我和你娘还不清,以后你也得继续偿还!”   几天后,蒋叔叔带着几个人回村了。他常年在外,带着几个工人修房建屋,听到我家发生火灾了就急匆匆地赶回来了。   对于重新建房,蒋叔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如今农村里都流行盖瓦房了,如果再修建成茅草屋已经过时了。再说,君娃子一天天地长大,房子弄漂亮些,以后讨媳妇也更容易,是不是?”   父母连连点头。   蒋叔叔后面的话打消了父母的顾虑:“大家都是乡里相亲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嘛!村里很多人都对我说了,老叶家修房子要什么树啊竹啊,尽管到山上砍就是了。我经常和瓦窖的老板打交道,关系还不错。我也给他谈好了,知道你家有难愿意给折扣价,买瓦的钱还可以赊两三年再还也没有关系。”   一旁的唐大爷接过话茬:“我那地里的土质最好,柔软又有粘性,打墙很坚固。就到我地里取土吧!”   父亲十分过意不去:“你地里的麦苗长得正好,挖了土一季庄稼不是没有收成了?”   唐大爷乐呵呵地摆了摆手:“我是五保户,哪怕我土里颗粒不收,你们也会给我粮食吃的,是不是?就这么说定了,挖我地里的土吧!”   母亲感动得泪花儿在眼里打着转了。   一切敲定后,蒋叔叔立刻带着工人开始忙碌着建房。二十多天后,四间土墙瓦盖的新房子在我家那片废墟上矗立了起来。   搬进新房后,母亲用书纸把墙壁贴得亮堂堂的,她还从集市上买一些墙画回来粘贴上去,使房间格外的美观。我读书的成绩一直优秀,每次领回的奖状,母亲都把它们贴在墙壁最显眼的位置。每天早晨,母亲总会早早地起床,首先拿着扫帚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   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卧室。我的床边有一个小小的窗户,为了方便我学习,父母给我买了一张书桌放在靠近窗口的位置,我把自己喜欢的书罗列得整整齐齐放在上面。最让我兴奋的是,书桌还有带锁的小抽屉,我把写满成长秘密的日记锁在了里面,让它伴随着岁月一起发酵。   很多时候的清晨,柔和的阳光从窗棂懒洋洋地斜射进来,明媚了屋子;很多个傍晚,透过这个窗口,我眺望着依偎在对面牛儿山上的晚霞陷入遐思;很多个雨夜,我在被窝里静静地听着雨打瓦片的清脆声音,感受着那份安宁。每一个初夏的季节,窗外那棵洋槐树上缀满了雪白的花儿,引来蜜蜂的嗡嗡声。时常,清风携带着花香钻进屋里,氤氲出岁月的那份恬静与美好。   自从新房建立后,家里的运气也一天比一天好。为了还清债务,父母挪出更多的土地来种植棉花。种植棉花非常辛苦,好在那几年风调雨顺,棉花都获得了好收成,卖的价钱也不错。家里养猪养羊很少害病,养鸡养鸭也很少得瘟疫。家里很快就还清了债务,日子一天天地好了起来。   母亲感叹新房的风水好,父亲却总把眼一瞪:“我才不迷信这些,什么风水不风水的!真要说风水,这风水就是乡亲们啊!是他们的好癫痫患者应该如何注意饮食心帮助才给我家带来了福气。”   父亲说的话很朴实,却非常让我触动,多年以后我都记忆犹新。   这么多年了,母亲的为人处世奶奶都看在了眼里,她也渐渐接受了母亲。奶奶的年岁越来越大,为了方便照顾,母亲把她接到家里细心照料。生病的时候,母亲常常忙里忙外,为奶奶擦身喂食,端屎端尿。奶奶不止一次愧疚得泪眼汪汪:“当初我想逼你走,是我看走了眼。你是多好的儿媳妇啊!”   而对于五保户唐大爷,母亲也会经常去照顾他,为他洗衣打水。每次家里打牙祭(吃肉),母亲总要让我端一小碗过去。母亲的孝顺与善良赢得了乡亲们的好口碑。我一直都在想,母亲也是我们家的风水啊!   岁月悠悠,我渐渐地长大。读书毕业后,我离开了小山村,走进了布满钢筋水泥的城市。那些高楼大厦让我震撼,老家的房子与之相比相形见绌,我感到那里才是人间的天堂。   我喜欢看到城里的大马路、小汽车、打扮时髦的年轻人,疲惫的时候我喜欢去咖啡厅坐坐,郁闷的时候我喜欢去公园的湖边走走……而这一切,老家的农村是永远没有的。我深深知道,只有在城里有自己的房子才有真正的家,我努力地打拼,我想在美丽的城市真正地扎根。   但我知道,城里的房价不菲,凭我的一己之力难以承受,我希望父母拿出积蓄支持我,而父亲则要求我拿钱回家,将老屋推倒修建一幢楼房。   “城里有什么好?吃的喝的哪一样不花钱?就是到厕所里屙尿都得给钱!”父亲的话振振有词,“老家就不同了,空气多好,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乡亲们都守在一起,万一哪家出了什么事情,都能互相照应……”   我总是反驳:“爸,乡下交通那么闭塞,一条泥巴路走了几十年,到了下雨天整条路都是淤泥,出行都不方便。城里到处亮堂堂的,以后你的孙子在城里生活也能受到良好的教育……”   我和父亲在电话里每次各执己见,闹得不欢而散。他经常骂我昧了良心,把老家的根都丢了。我也委屈,我想追求自己喜欢的城市生活有错吗?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最后,心疼我的母亲终于说服了父亲,拿出他们仅有的几万块钱,加上自己的存款,我在城里按揭了一套房子。   我终于有房子了武汉癫痫在哪里能医治,但是我也沦为了千千万万房奴里的一员,为了偿还房贷,我除了正常工作还要找兼职增加收入,经常披星戴月,疲惫地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父亲一直心里赌气,从来没有来过城里。后来有了女儿,我才以照顾孩子为由把父母接到了城里。可是,父母不会开天然气灶,不习惯蹲马桶,不敢进大超市,也不会跳广场舞,城市的生活始终与他们格格不入。父母整天闷闷不乐,总是魂不守舍。   直到有一天,父母在小区附近意外地发现了一块拆迁留下的荒地,精神立刻抖擞了起来。他们忙碌着把一些碎石瓦砾清理干净,买来锄头翻土、铲平,种植上了各种蔬菜。在父母的精心打理下,小菜园绿油油的长势喜人。父母种的菜除了自给自足,还经常送给小区里的人,结识了很好的人缘,父母的脸上终于荡漾起了笑容。我突然间才深深感觉到,父母与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他们只有沾了地气生命才能滋润。   有一天,家里传来消息。因为修建成都天府国家机场,老家被纳入征用的范围了。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以前总希望逃离那里,现在想到那个地方很快就不复存在了,心里竟然怅然若失起来。那晚,父母也一夜难眠,他们的房间里,不时传来嘀嘀咕咕声和叹息声。   父母的心思我当然懂。   那天早晨,我带着父母打车去了公共汽车站,坐上了回老家的客车。   父亲之前就往老家打过电话了,刚到村口,就有好几个人守候在那里了,里面有蒋叔、张叔、李婶。岁月不饶人啊!父母这一辈的人,他们的双鬓已经白发丛生。而唐大爷去世多年了,乡亲们把他埋在了村里的牛儿山上,坟头上已经长满了杂草。我跟随父母给唐大爷烧纸、焚香,跪在了坟前。母亲叮嘱我:“君儿,平时多留意老家拆迁的进展。到时候,唐大爷这座坟我们得帮着重新挪一个地方。”   一行人陪伴我们回到了老宅,老房子因为无人看管已经坍塌了,一片狼藉。倒塌的墙土上杂草丛生,隐隐露出那些房梁和瓦片,当年我读书得的奖状已经成了碎片,稀稀拉拉散埋在泥土里。父母相互搀扶着上前,颤巍巍地伫立在废墟里凝望着静默不语。   此时,夕阳的余晖照在父母沟壑纵横的脸上无比的温柔,散发出奇光异彩,那样庄重而虔诚。   突然,这幅场景触动了我内心的那份柔软,一阵轻风拂过,我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滑下脸庞,流进了嘴里,有一股咸咸的味道……   共 46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