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年】乡愁(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36:58

我于冬天的那个午后,慵懒地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只剩下脑袋,坐在温暖的土炕上。靠着窗沿,看窗外暗淡的天空,轻灵飘渺的白云,厚重质朴的白杨树。心里突然有些伤感在蔓延……

对面屋脊上悠然落下一只花喜鹊,左右张望着屋脊上做装饰的两只瓷器鸽子。不时翩翩起舞,希望引起这两只鸽子的注意,可任它怎样挑逗,这两只鸽子都保持静默的姿势骄傲的不理睬它。花喜鹊“喳喳”叫着失望地扭着腰身飞走,疑惑这俩呆瓜为什么不展翅飞翔?院子里的玉米芯被风刮的散乱,裸露出里面掺杂的玉米粒,麻雀早就不来觅食,里面能下咽的碎颗粒都被它们捡食完了。此刻的它们不知道聚在哪家的牛棚里享福,既保暖,又衣食无忧。随遇而安应该是麻雀的优点,所以走到哪里,它们的种群都那么庞大。一只肥硕的猫蹲在墙头观望,看哪家厨房的门没关好,好去偷食一点吃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猫不再捕捉老鼠,却在这片土地上成了窃贼般的存在,大有“过路大猫,人人喊打”的局面。不知道当年的“御猫”展昭大人活在当下,还会不会以有这个尊称为荣?

我听见邻居家的大门“咣当”一声响,紧接着老太太就念叨:“唉,真主啊,咋就没人领我回老家看看啊?”那一声长长的叹息祈祷让我的心一下子悲凉起来。泾源县啊!你让多少人梦魂萦绕,牵肠挂肚,可此生注定我们是回不去了。

那里是泾河的发源地,泾河水却弃他们而去,奔向甘肃、陕西,那里有厚重的历史文化,人文景观,却并没有让它成为边塞要地。那里只是个山青水秀的小地方,是一个纯回族聚集地,那里的人既不富足也不过于贫穷,只是在土地上自给自足的生活着,民风淳朴,与世无争。那里的山梁腰岘上处处盛开着红艳艳的山丹丹花,沟壑悬崖上随处都长着柴胡子、黄芪、党参。那里的牛羊出门就能自由的在山上奔跑,吃草,那里的毛驴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那里一到三月,就是漫山的桃花、杏花竟相开放。那里的天空纯净明朗,那里的山泉水凛冽甘甜,那里没有风沙,没有炎热和寒冷,回想现在的那里,我居然说不出一点不好,除了怀念还是怀念……

但无论那里多好,我们始终是舍弃了那里。如果它会说话,我想它肯定会质问我,既然决然的离开,又有什么资格说怀念?是的,背叛了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们没有资格说怀念。可是这些老人呢?他们和我们离开的初衷是不一样的。如果我们是背叛故土,那么他们是被我们胁迫离开的。

邻居老太太耳朵聋了,脚步蹒跚,抄着手,夹着膀子在院子里进进出出。只要看见村道上有人,她就到跟前去就念叨,她想回老家去,她的柜子里还有几床新被子,她的炕上还铺着新毡,她还有十几双鞋没拿,她家的看门狗没人喂咋办,邻居借东西会找不到她,她呆在这谁给她老汉上坟……她怎么能呆在这里呢?你看看这,没有山,连个风都挡不住。连条河都没有,上哪里洗衣服去?老家多好啊,有山有水的,冬天不冷,夏天不热。把这是个什么地方啊……可是她能回哪去,泾源的家早夷为平地了。

老太太的念叨起初让人很同情,听到的人都耐心的劝解她,已经搬来了,就安心住下吧。老太太在别人的劝解下刚平静那么一会,可转眼她又开始新一轮的诉说。有些话重复的久了,就成了隔天的剩饭,任谁都会厌倦。渐渐的,老太太出来看见别人再想诉说的时候,她还没张嘴,别人已经找借口逃之夭夭。剩下老太太一个人站在村道上愕然,这些人都咋了?

找不到诉苦的人,老太太更孤独了。只好给儿子念叨,唉,我想回去了,老家的东西还多呢,我呆在这咋办?儿子耐心的解释着,哄着,劝慰着。可老太太还是安静一会后又开始念叨,并不时收拾她的包袱站在村道上等车。她以为站在村道上就会有车来拉她回去,一如当初搬迁时,就是车在家门口把她拉到这里来的。可她等了那么久都没有车来拉她,只有儿子不停的劝慰。老太太真的太想回去了,有时候半夜她都要收拾一回包袱站在村道上等车,惊搅的儿子连踏实觉都不敢睡,生怕老太太出去找不到方向丟了。如此的反复念叨和不停的收拾包袱,任谁都会失去耐心。无数次的劝慰后,儿子终于受不了母亲的折腾,时不时传来对老太太的怒吼:天天嚷嚷着,回!回!回!回去上哪去?你本事大自己回去。

每每此刻,老太太都会委屈的扁着嘴,不在说话,浑浊的眼睛里噙着泪,如孩子丢了心爱的玩具一般伤心。儿子又心软了,拉着哄回去坐在热炕上暖着。老太太可能不会明白:住了一辈子的老家,咋就回不去了呢?为啥不让她回去?……可是谁又能给她解释的清楚,为什么就回不去了?

老太太每天早晨都早早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大门,她多么希望打开大门的一瞬间,看见的是老家的山水,老家的大路,老家的邻居,老家的看门狗……

蛋娃的父母是坚持着最后一个搬离老家的。如果不是野猪骚扰,老两口说什么都不肯离开。当站在这片风沙肆虐的平原上,老两口的眼里满是失望和无奈:唉,老了,老了,却走了离乡路!一声叹息,对故土的不舍和眷恋尽在其中。搬离,对于这两个老人是致命的疼痛。刚到这里一年多,他们最钟爱的儿子蛋娃在一场车祸中丧生,拉回来的只是一具残缺的尸身。一直忘不了蛋娃父亲母亲撕心裂肺的痛哭。他们反复念叨,如果不来这个地方,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惊天的惨剧。但无论怎样念叨,都已经改变不了他们丧子的事实。

蛋娃父亲的背更驼了,每天听见他去清真寺做礼拜时,脚步拖在水泥路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似乎身体承受不了这丧子的疼痛以至于抬不起脚步。他的妻子,一个虔诚的回族妇女,清烁瘦削。披着盖头,手执“太斯比哈”(回族礼拜后掐的一串珠子),轻声的颂念着专属的经文,她把所有悲伤和念想,以及对儿子的祈祷,都融进这经文中颂念。

时隔一年多,两个老人已经可以把伤痛收敛于心中,他们坐在屋檐下,聊着老家的种种,关于这个季节的农耕,那个季节的收获,杏树上的黄杏,李树上的李子,酸梨树上的丰收。牛的温顺,羊的捣蛋,驴的辛苦,鸡的淘气,狗的忠诚……时而大笑,时而争执。尽管老家已经是一种记忆,但老人却在尽情的怀念,生怕忘了细枝末节,生怕老家的一切真的渐渐远去。

赵老汉离开老家是为了追逐爱情,他本来是个七十多岁的鳏夫。儿孙满堂,家产丰厚,正是颐养天年的好时候。若没有遇见现在的赵老太太,这老汉正在老家安享清福呢。可世间的事情就这样无常,为了娶赵老太太,赵老汉不惜与儿孙反目,带着老太太来这里安家立业。这里的艰苦年轻人都受不了,更别说一个垂老之人。几个月时间就把个白白胖胖的老头苦的黑瘦憔悴。

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劳作,赵老汉弯着腰拉着车子,赶着几只羊,身后跟着瘦弱的赵老太太。两个人的影子在夕阳下拉的好长,赵老汉叹息:我在老家这辈子都没在这半年受的苦多。但是他也回不到含颐弄孙的过去,回不到生养了他一辈子的老家。

我知道我们都回不去了,无论是老人还是我们,或者我们的孩子,都将在这片土地上安身立命,直到有一天如我父亲一样融入这片土地中,永远扎根于这片土地。但是远处的那个老家,我们要用多久来割舍它,用多久才能挥去它带给我们的惆怅和念想?

治疗癫痫病药物治疗管用吗哈尔滨的癫痫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