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墨舞】恰同学少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56:18
丙申猴年五一前几天,几个烔炀小学1965级同学,从烔炀河到马鞍山,看望在那里工作生活的另外几个同学。虽然不少同学都40多年没联系了,但大家一见面,年少时的所有记忆都瞬间浮现,浓浓的同学情意一直在我们之间萦绕弥漫。   这次聚会的肇因说来话长。去年10月22日,烔炀小学同学鲍先明、杨绍兰夫妇从马鞍山专程来合肥,看望韩宣平和我,行程安排是早出晚归。那天老韩单位省地方海事局要开党委会,他是党委书记,当然不能缺席。我虽然还在职,但已退居二线,有的是时间。于是我们俩作了分工,我负责接送和陪同游览,老韩负责安排午餐。那天上午我开着我妹妹送我的旧捷达,从合肥长途汽车站接了二人,游览了市容市貌,参观了滨湖新区的渡江纪念馆和安徽名人馆。从名人馆出来已经快中午12点,这时老韩来电话,说上午的会议已经结束,我们便径直赶到老韩办公室。   老同学相见格外亲热,热烈交流着各自的过往,亲切回味着儿时的趣事。然后去老韩事先定好的威斯汀大酒店用餐。因为鲍和杨都不喝酒,加上他们来肥是临时动议,又是工作日,不便联络其他同学,只有我们4人就餐,所以就选择了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厅,老韩在团购网上定的票。这里的条件和氛围都很好,非常适合优雅的聚会和叙情,而且大家可以按照各自的口味各取所需,尽情享用。用餐结束后,老韩下午继续开会,我将鲍先明杨绍兰两位同学送到车站,并跟他们约定下次一起回烔炀河老家看看。   清明前夕的3月29日,鲍先明夫妇回烔炀河祭扫,发信息问我可有时间回去聚聚,我当即表示明天回烔炀河请他们和其他同学吃饭。第二天上午我赶到烔炀河,谁知鲍先明夫妇已经在他们子侄开的餐馆安排了午宴,我儿时最要好的同学许国祥提了两瓶酒,邀了女同学曹二华,我们五人在开心快乐的回忆之中,吃了一顿地道的烔炀河家乡饭。饭桌上,鲍先明夫妇力邀我们有空去马鞍山,曹二华也说在马鞍山女儿家的同学苏小菊多次打电话邀请同学们去玩。于是初步达成意向,近期约上巢湖的几个同学,一起去马鞍山聚会一下。餐后,许国祥他们请鲍先明夫妇到烔炀河最好的浴场洗浴养生,我因为要协助老伴带孙女,就开车赶回合肥了。   几周过后,许国祥打来电话,说是马鞍山同学一直催我们早点去,吃住都安排好了。许他们也已经联系了巢湖的杨国萍和花业芬,初定4月28号星期四去马鞍山。我每个星期三回烔炀河轮值服侍老娘,第二天就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去马鞍山。跟老伴一请示,老伴说同意,去玩吧。正好我4月26号提了新车,既可以为同学侍驾,又可以磨合磨合新车,两全其美了。星期三一回到烔炀河就去跟许国祥他们商量第二天的行程和时间,许把我带到曹二华家,我们确定明天一早6点半出发,在巢湖市区吃早饭,然后接上杨国萍她们一起上路去往马鞍山。   以前许国祥家跟我家斜对门,都在烔炀河老街的东街口,李鸿章当铺西隔壁。我们俩自小一起玩耍,一起上学,长大后也一直联系密切,关系最铁,像亲兄弟一样。许国祥在家排行老三,小名叫许三保,他二哥许凤祥小名许二保,是我的抓黄鳝的启蒙师傅,我在《老家烔炀河》里有详细的描述。许老三小时候很聪明,但学习成绩时好时差,班主任戴永珍老师说他是冷热病。但是他发育快,开窍早,长得帅,而且脾气温和,乐于助人,女同学都愿意跟他玩,他也特别喜欢撩漂亮的女同学,所以很有女人缘,号称女生之友。即使是现在,他在女同学中仍然很有号召力,这次同学聚会没有他的粘合,估计也搞不成。老三长我一岁,高中毕业就下放农村,然后瞒了两岁当兵,现在比我小一岁。退伍后他在烔炀供销社工作,算得上是烔炀河街上有面子的人。后来单位眼看要倒闭。他就及时地跟着年轻的妻子小赵红翠一起,一边在单位上班一边自主创业,比较顺利地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现在女儿早已嫁到巢湖,外孙都上小学了,门店的生意也很稳定,而且再过两年还有不少的退休金好拿,俩口子的日子就过得悠哉游哉。不过他待人好讲排场,一次我和巢湖的方维民同学回烔炀,他找了一众老板、官员作陪,饕餮完毕还上“最后一道菜”中华香烟,一顿饭花了好几千大洋,估计他那门店要好几十天才能赚到这么些利润,吓得我回烔炀河再不敢让他请客吃饭了。   曹二华同学家原来住在烔河沿的井滩上,过去家境殷实,房子虽然在老街的后街,但临水而居,高大宽敞,杨柳依依,风景如画。我们小时候经常在她家排练样板戏,而且现在那所房子是烔河岸边少有的保存最完好的老房子了。依稀记得曹二华小时候长得很可爱,四五十年不见,现在已经有些富态,而且个条也没长起来,不过眉眼间仍能看见些许年少时的风韵,尤其是她性格豪迈,为人豪爽,说话直截了当,做事杀伐决断,颇有须眉气概,看来是个值得交往和可以信赖之人。那天许国祥把我带到她现在的家,她老公不在家,儿子在苏州工作,据说还业余开了家高科技公司,颇有些兴旺的势头。看到她家的院落里种满了花花草草,侍弄得蛮像样子,家里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可以见得女主人也是个不错的家政把式。   虽然服侍老娘使得一夜未能睡好觉,但生物钟还是让我凌晨4点就开始精神抖擞。在平板上写写划划到5点半,就跟老爷子做了护理交接。然后开车到巢湖岸边的月亮湾,这里是烔炀河入巢湖口,正好赶上日出,红红的朝阳从湖面上缓缓升起,和煦的阳光把我与湖水和岸边的芦苇、绿树融为一体。面向红日,我深深地吐纳了一口混杂着水腥与草香的空气,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舒服地张了开来,感觉天地之间只有我自己,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复存在一样。   6点半准时到许国祥家店门口,三老板跟曹二华已经等在店内。我们径直从朝阳路上环巢湖大道,20来分钟就到了巢湖。在市老年大学对面的兴泰国际花园小区门口,曹二华执意请客,我们一人一笼小笼包、一个卤鸡蛋、一碗稀饭,吃得浑身热乎,心满意足。调头开到丽景国际小区门口,时间正好是约定的7点半,花业芬也正好从小区里面走出来。她上车后,我在驾驶位上回头看了一眼,互相打了个招呼。虽然四五十年没见,但她除了水色不如儿时水灵外,大模样却一点没变,身材也依旧像杨柳一样,我想如果在大街上遇见,我或许还能认得出她来。当年花业芬可是大美人,但是她家人口多,家境一般,家教可能也严格,所以她不算怎么佋道,也可能开窍晚,反正没怎么听到有关她的闲言碎语。不过她当年未曾说话先开笑,咧着大嘴傻呵呵的邻家女孩的清纯形象,尤其是那几颗张扬的门牙和虎齿,怕是在许多少男同学的脑海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美好印记。听说她卫校毕业,在烔炀河卫生院做了多年护士,还在那里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杨岱医生,杨医生把她惯得傻大姐一个,孙子都老大的了,她还事事要杨医生打点。这次出门,杨医生一闪失,花业芬就没带成身份证,差点就要流落在马鞍山街头。   接了花业芬再去接杨国萍。健康路向东到底,相交的丁字路是金湖大道,我们左拐到渡江路口就看到了路边的杨国萍,她家住在附近的玫瑰园小区,离高铁巢湖东站很近,后面我还会提到这里。杨国萍上车前说要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们就互相瞅了一眼。记得她家以前住在北街的后街上,在拖拉机站和北头岗之间,我们上学如果从后街抄近的话,就必须要经过她家门前。她一小就长得比较秀气端庄,现在模样也基本没变。听说她高中毕业后一直在烔炀小学当老师,通过自学取得了相应的学历和职称,教学的口碑也不错。经高中的班主任罗老师介绍,她跟同班同学、大学毕业的邱某人结了婚,有两个宝贝女儿。现在她退休了,在老年大学学书法和电子琴,很是乐在其中。只是学业优秀工作上进的小女儿迟迟不肯按父母的心思把自己嫁出去,时不时地让杨国萍夫妇有些暗暗着急。   本来高速公路到马鞍山很近,但我们都想从下面走,看看沿途的风景。谁知现在下面的路修得跟高速差不多,跑着跑着就迷了路,路人也给指错了几次方向,最后在快到和县地界的地方又回头,从含山口子上了高速。很快,导航就把我们导到了预定的会合地点马鞍山市梦都雨山湖饭店,鲍杨夫妇和苏小菊同学早早就等在了那里。   鲍与苏都是55年生人,是班上的大龄同学。几十年不见,苏小菊还是那么矫干精神,笑容可掬,不过以前是邻家小姐,现在看上去更像邻家大嫂,后面我还要多说她几句,这里就暂且搁起。鲍先明是烔炀河老街边上的倪家后头村子的人,身高1米8几,从小聪颖过人,学习成绩很好,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上宣读。这家伙55年生人,比同学普遍大二三岁,懂事很早,情窦也开得早,早早就迷恋上了我们的班长校花杨绍兰,持续的穷追猛打,长久的死缠烂打,终极的以命相逼,最后杨绍兰芳心一软,遂了他的心愿,让他抱得美人归,断了许许多多倾慕杨绍兰的男孩子的心思。因为杨绍兰家就在许国祥家隔壁,我们对这段历史自然非常清楚。其实许杨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和两小无猜,虽然我那时懵懂没开窍,但懂事的许老三却当了叛徒,把他的家当作鲍杨幽会的灯下黑场所,帮了鲍先明的大忙,否则他的美梦或许还难以成真。鲍先明的父亲早年在马鞍山工作,由于恋爱事件的影响,鲍先明没能考上大学,就夫妻双双去了马鞍山市商业系统工作。他后来发愤考上了首届电大中文专业,先后做过职教老师、企业厂长、公司经理,她夫唱妇随默默工作与持家,而且改革开放初期夫妻俩通过承包经营积累了相当的财富,所以现在住着宽敞明亮的大号斯,儿孙绕膝,怡养天年。就这样,鲍某人还天天在微博上“大放厥词”,“发泄对现实的不满”,把他“刁钻尖刻”的文风发挥得淋漓尽致,引来众多粉丝竞相围观。不过许老三看得准,说他还是官瘾未如意,财欲没满足,在发牢骚哩。鲍老兄,你情场已经得意,还想怎么样啊!美女才女杨绍兰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两耳不闻窗外事,一门心思地相夫教子。就在老公退休孙子上学可以功成名就乐享晚年的时候,鲍某人脑梗一次,虽然恢复得很好,也无大碍,但杨绍兰就得更加悉心精细,不离左右,脑子里成天就是孙子儿子老公,智力水平仍然停留在少女时代,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好在她的容颜与气质也跟着暂停,头上居然没有一丝白发,而且光亮的脸庞上一派少女般的纯真,让人不忍相信,她已经是一个60岁的花甲老太婆。   按照鲍先明他们的安排,我们上午游览雨山湖景区,下午去采石矶游玩,明天逛市区,然后再视情确定其他项目。雨山湖景区自南向北包括南湖雨山湖北湖,南湖在梦都雨山湖饭店西隔壁,我们一行人把车停妥当,便从北门进了南湖公园。南湖公园只有300多亩面积,其中水面占了一半。虽然不大,但雕琢得很精致,很有些幽雅静谧的特色。湖水清澈如镜,倒映着周围的景物,尤以双虹桥横卧湖中,风姿别具。湖边栈道弯弯,柳丝轻拂,绿草如茵,花团锦簇,让人心旷神怡。南湖南部有一个花雨广场,最醒目的是广场中心的三匹马城市雕塑,据说喻示“聚山纳川一马当先”的马鞍山精神,但也有网民称其为不土不洋不伦不类。不过我们同学们却是漫步在林荫道下,徜徉于绿植之间,兴高采烈,相谈甚欢,全然是“醉翁之意”不在景的。   沿着南湖转了一圈,已近中午。大家有些疲劳,就到停在梦都雨山湖饭店门前的车前,整理行装,然后去东侧的梦都临湖大酒店包厢用餐。雨山湖饭店我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期出差住过几次,当时是马鞍山最大最好最高的国有旅馆,矗立在雨山湖南岸,周边都没什么建筑。沧海桑田,现在可能仍然是当地最好的旅馆之一,但已经易了主人,由姓公变成姓私了。临湖大酒店也如是,跟雨山湖饭店一样,都在本世纪初被梦都集团收购。那个叫沈基前的和县小餐馆70后,就是从收购雨山湖饭店开始发迹,成为今天连锁企业遍布全国的餐饮王国大佬。我倒并不羡慕和佩服他,只是哀叹国企与民众的悲剧命运而已。中午的餐饮太丰盛,包间和餐桌大得惊人,鲍先明提前点好了几十道菜,弄得跟满汉全席似的,其实我们只有8个人而已。我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虽然对自己很苛刻吝啬,但待客之道大概都有些穷大方,好像不奢靡不足以体现诚意一样。不知道这几千光洋花出去了,晚上回家算账的时候,老俩口会不会倒吸凉气?   在我们的逼迫下,所有剩菜都被打包,我和许国祥开车送鲍回家把菜放进冰箱。途中联络了另一个同学罗明达,然后一车开到采石矶锁溪桥,其他同学早早就坐出租车先到了。鲍杨夫妻昨天就在网上买了门票,虽然现在多了罗明达,但我有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证不用买票,于是大家就一起进了景区大门。   翠螺出大江,采石成名矶。采石矶与南京的燕子矶和岳阳的城陵矶一起,并称长江三大矶,离马鞍山市区约5公里,海拔131米的翠螺山探入西侧的长江,月牙形的锁溪河包围了山的东面。采石矶因李白而出名,相传他醉酒后赴江中捉月,溺死于采石。后来这里就围绕李白做文章,使得采石矶成为一座李白主题公园,引得天下游客纷至沓来,寻访诗仙足迹,领略秀丽的园林景观和壮阔的长江水色。我以前来过多次,最近的一次是五六年前好友汪东方主政马鞍山监狱的时候。那次我俩一路浏览了伯牙台、延园、林散之艺术馆、万竹坞、圆梦园、太白楼、青莲祠、赤乌井和广济寺旧址以及三元洞,没有登山,只是沿江边芦苇滩漫步,仰望着翠螺山上的三台阁塔,聊发了一通“摅怀旧之蓄念,发思古之幽情”。这次同学同游,线路还是这个线路,不过广济寺后就拾级而上,一直登临三台阁顶。三台阁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长江名阁,始建于明崇祯年间,后毁于战火,上世纪末得以重建。建成后的三台阁高五层约30米,阁体呈方形,琉璃覆项,飞檐翘角,气势恢弘。由于长江在这里一改由西向东为由南向东北方向斜流,自古以来习惯以此段长江为标准确定东西和左右,长江下游江南一带就称为江东,所以才有“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以及“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之句。站在三台阁上,遥看全长11公里的红色江心洲大桥和白色长江大桥,俯瞰大江北流,南望天门中断,江东马鞍山城市全貌尽收眼底,气势委实非同一般。 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专业江西癫痫医院地址治疗癫痫的费用具体多少?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有什么副作用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