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亲吻大地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9:23:46
破坏: 阅读:958发表时间:2018-12-09 20:59:38
摘要:于是,在大地上,每个人就开始了一场苦旅的践行。苦旅之程,艰难而又漫长地舍弃和拥有,艰难而又漫长地亲吻和跪拜。所有的不幸与苦难,全然于无,全然于空。在慈悲和大度中,我努力地沉默,努力地屏住呼吸。我想知道脚下的这块土地,它的灵性、神性和它的佛性。因为,这块土地实在太需要有人懂得它的慈悲。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亲吻大地(散文) 这个地方,我等了二十年。
   二十年,刚好是一个孩子从孱弱长到健壮所经历的时间。
   从地域上看,江西哪里治疗癫痫病权威这个地方只能算小地方,可小地方却是大气象。
   说大气象,是因为在这里有“一城二水三山”。一城指的是姬家古城,位于龙家村,历经三百余年风雨,人迹鲜至,荒凉得很;二水,即源于云南的革香河和源于贵州的清水河,两河交汇于万口,被一道大坝阻拦,形成了高峡出平湖的局面。从泄洪口流出,汇入拖长江,而后融汇北盘江而流入珠江;三山,为老光山、管大山、姬官山。三山之中,以姬官山为最,险峻雄浑,因清朝土官姬土司之墓而得名。
   城已去过,水已看过,三山之中已去其二,我把最有历史感和最有神秘感的姬官山放在最后。姬官山位于石塘,据传清初,姬家土司为求运势昌盛,在迁墓取坟之时,墓穴之中,一对白鹤振翅而出,径直飞到万口后面的大山之顶。白鹤停落之处,便是安顿祖先的最佳之地。于是姬家先人便被安葬在山顶之上,这山就叫了姬官山。传说归传说,却是给姬官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除了墓穴飞鹤的传说,在姬官山还有姬官藏宝的故事。有人认为,当年姬官土司在盛衰演变的过程中曾把家中财富藏于此处,时至今日尚有民谣流传乡间,可惜数百年来却无人勘破,也未有人寻得半点蛛丝马迹。民间传言,大多是以讹传讹罢了。一座山与土司联系起来,就有了历史的韵味,因为传说也就有了神秘。
   姬官山脚有河,为革香河和清水河。两河夹一山,姬官山在水的滋润下,一年四季水气淋漓,就有了朗朗景象。山与水在此结缘而生发幽静奇险,生发大气磅薄,成就了一条江(北盘江)的浩浩荡荡,造就了一座城的风烟苍凉,也育出一座山的锦绣风光。
   登临姬官山,不仅是要完成一次空间距离的跋涉,也是为了结束一场遥望多少年却一直没有结果的等待。我与姬官山熟悉,却一直陌生,亲近,却一直疏离。我不愿这样的感觉处于长期游离的状态。我希望从高处看看比姬官山更高的天空,看看比姬官山更远的山水,然后在姬官山上亲吻一次供养一方生灵的土地。
   这是源于一场欲望的等待!
   尽管我知道一场欲望的开始容易,但结束一场欲望很艰难。
   为这场等待,我用了二十年;为了结束,我把自己交给了姬官山。我希望等待一场疼痛的到来,即便是撕心裂肺。于是我去了,历经多少次的经过之后,我才来到姬官山,看看曾经诱惑了我无数次也疼痛了无数次的地方。也许是时间太久的缘故,走在路上我有一种朝拜的感觉。高高的姬官山距我越来越近,时间和空间都在靠近我。藏得太久,惦念太久,尚未识得真面目,心中已是波澜生腾了。
   当我穿梭过往于山顶的树林,感受林间枯草落叶的柔绵时,就有了冲动,想随意狂喊,歇斯底里地狂喊;想随意踊跃,歇斯底里地踊跃。还可以随意喊一首万口民谣,喊出一团红尘烈火。喊完之后我就躺下,在蓝天之下、枯草之上。在神性和佛性的土地之上,我把自己托付给泥土,托付给姬官山。
   好在姬官山没有被雕饰,我就很分明地看到了贵州乌蒙大草原的起起伏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大绿山的岳岳磊磊,还看到了远处高桥的隐隐约约。刹那间,姬官山就伟岸起来、雄浑起来、神性起来。山腰有万口村,山脚有革香河和清水河,河的下游有拦河大坝。临于高处,天湛蓝,而平湖之水也蓝。一上一下,中间就立了一座葱葱郁郁的姬官山。阳光慈性地照着,突然就理解了一座山在慈悲中是如何成了两河之宝。
   山在雄浑中露出时间和空间的苍凉与险峻,如斧壁般的悬崖绝峰卓尔不群。边沿一站,让人容颜失色、心惊胆战,而后是敬畏顿生。这悬崖绝壁太过狰狞,如刀劈般。
   往前,再往前,你的腿在抖,你的心在抖,从绝崖的边沿开始,意识在渐渐空白,不能临崖远观,更不能涉险俯瞰,只能止步后退,再退,退而求安。
   濒临险境,我需要的是一种最安全的身心托付。
   当意识到这种托付对于我在险境之中的必要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姬官山上的一片红土之上。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我真正开始了陷落,陷落于泥土中,陷落于红色中。那红,血液一般。就这样的一片红,让我触摸到了这块土地的肌肤,而在之前我是把它的肌肤解释成绿、解释成黄、解释成枯陈的苍白。生命在红土上燥热起来,大地的赤裸以及赤裸中被染红的肤色,在阳光照耀下让我晕眩,然后颤栗。那一刻,我仰躺在上,四肢舒展。在红色的诱惑下,我把自己造型成了一个“大”字,镶嵌在红土之上。
   回归土地,才能拥有安全。
   我先跪下,用我的双膝跪拜这块孕育了树林、野草、岩石的土地。与其说我在向姬官山跪拜,莫若说我是在向这一块被风雨撕裂的红土跪拜。除了红,见不着任何一样颜色,哪怕是一株小草的枯黄,哪怕是一粒石子的苍白。我的膝盖跪得有一些疼痛,当我站起来再次把我的全身安放在它上面的时候,我的眼睛看着蓝得不能再蓝的天空,我的耳朵听着柔得不能再柔的呢喃。我的心静下来,我可以听到渐渐静止的声音。我的手抚摸着红色的泥土,心气相接中,虔诚、敬畏、冲动、快意,都在冲击着我。那种回归泥土的感觉,让我突然明白了很多年不能明白的东西: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在这里不用问,就可以得到答案。
   在这红色的土上,我的躯体在裸露着,我的皮肤、我的血肉,乃至于我的思想,都在裸露或者都在渐渐裸露着。终于,我不能拒绝,面对泥土神圣的昭示,我找不出任何说服自己拒绝裸露的理由。心神宁和,阳光照着山与石、树与草。所有的一切,这一分钟全成了圣徒。对,是圣徒。而生息了树木的土,生息了石头的土,生息了姬官山声色重重的土,如今也收了我,成了我的皈依之地。
   风来了,有虫子在阳光下呢喃。我想,那是我的皈依之曲。
   跪下去,然后就扑在它的怀里。我用手轻轻地捧起一把泥土,红色的泥土,我不敢用力,我害怕会捏疼藏在其中的生命,会玷污藏在生命中神圣。我把土放在手上,就像捧起一滴雨露。不,就像捧起一颗灵魂。我仔细地去读懂这灵魂的品性,以及它朴素的思想和静穆的庄严。我让自己努力地去靠近,可最后仍然无法让身心粘上一些泥土的颜色,或者让生命长出一些泥性。
   在眼前,泥土的颜色越来越红,泥土的气息越来越浓。我用两个手指夹着红色的土轻轻地搓捻着,轻轻地在嘴中咀嚼着,就像咀嚼一粒粮食,流出一些酸酸甜甜、咸咸涩涩。好像什么味都没有,又觉得什么味都备齐了。
   被我搁放了二十年的姬官山,二十年是多宽的距离,又是多远的距离?没有人可以丈量出来,但这样一种距离的存在,我却没有想到,风尘归来,当生命面对百思而无解的微观世界的时候,竟然是姬官山以赤裸的颜色,向我昭示出了归宿。我只有选择跪着,躬身而拜,才能读懂和敬畏、聆听和感悟这方土的悲悯。
   红土的周围是石头,一个个地生长着,包围了这块寸草不生的地方。沟壑自上而下,交错纵横,突起的地方丰腴美满。无法想象,树木草地竟然包围着这样一块完全脱水的地方,难道生命到了这圈子边上就遇到了绝境?难道生命到了这儿,就陨落了所有活着的意义?
   是不是姬官山故意撕裂了这块皮肤,让人们来瞻仰和祭拜?
   俯身贴地,说不出是果敢,但却有扑向大地的义无反顾的冲动。
   哈尔滨癫痫病去哪治疗最好呢?这块土地,原来一直活着,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当我跪下的时候,那种切肤,让我理解了苦涩,也理解了疼痛。这些酸酸涩涩的土育出的不仅是生命,还有其苍凉雄健的风骨。
   我用手抓一把红土,放在口袋里,我要带回去,一些放在花盆里,一些放入水里,让它永远保持对生命的旺盛的催长力。
   这姬官山,所有的一切最后就在手上的一捧红土之中。这红土,给着我最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最强烈的心灵震撼,如水、如血。我必以虔诚之念,在拊掌而拜中收纳泥土的慈悲和庄重。
   这一把土,实在太艳丽,艳丽中包含了泥土的高贵,这让我想起了生命之火,以及火中燃烧的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土地,不仅属于艾青,也属于我,属于千千万万的大地子民。
   而这个时候我就想到了故土,想到故土上建盖的土地庙,那是以土地为食的乡民专门为土地而建的供奉之所。这种行为,除了对土地表达感激之外,还传递出对土地的尊重和敬畏。
   在我俯身的一刻,我就明白这一把红土是姬官山早已为我准备好的,并且必历经二十年才交付于我。这姬官山,它的脉搏支撑着我的脉搏,它的呼吸搏动着我的呼吸。我的心在搏击,生命真切地感受到了气势磅礴、荡气回肠的力量的搏击……
   这是一次多么神圣的朝拜啊!
   身体扑向大地,双手拥抱大地,心灵靠近大地。这大地养育人,也在度化人。
   为土地而生、而死,生与死之间,就必存在着千千万万条朝圣的路。路上,信仰放出光芒,战胜艰辛,放下沉重,把自己的肉体与灵魂完全交给了大地。
   在大地上,我开始了一场苦旅的践行。在慈悲和大度中,我努力地沉默着,努力地屏住呼吸,我想知道脚下的这块土地它的灵性、神性和它的佛性。
   因为这块土地实在太需要有人懂得它的慈悲。

共 3460 字 1 页 首页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疗的好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72468&pn2=1&pn=1">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