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柳岸·人间】蘖,是一种特别的梦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33:40
   “斩而复生曰蘖”,就是被砍去或倒下的树木再生的枝芽。《书·盘庚上》里说道,盘庚要迁都,百姓不乐意。盘庚发誓说:“若颠木之有由蘖,天其永我命于兹新邑,绍复先王之大业,厎绥四方。”就像砍倒的树能长出新枝嫩芽,最终长成参天大树一样,老天将使我们的国运在这个新都城延续下去,复兴先王的大业,安定天下。   过去的,失落的,颓败的,只要有一息尚存,就会萌发出新的生命,怒放出更加鲜艳的花朵。只要野火烧不尽,春风一过,便绿遍天涯。这就是生命的强大,也是梦的强大。想起汪峰的歌:“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年前,一场酷寒,不仅将老家的水管牢牢冻住,还将院子里的四棵无花果树悉数殒灭。这四棵树,去年羞羞答答结了十多个果子,爹娘舍不得吃,都捎给了孙女。听说孙女吃得甜美,父亲抚摸着树枝,满脸的慈爱:“明年,大孙女就可以有吃不够的无花果了。”   不料,希望又成了泡影。望着被春风抚慰了两个多月的枝桠,不见一点动静,父亲不住地叹气,似乎是自己做了错事。我心中也不免一阵怅惘,劝父亲不必在意,市场上有的是,就不再放在心上。人生失望的事儿每天都有,若是都摞在身上,那岂不泰山压顶般痛苦吗?   前些日子回家,发现父亲将枯干的枝桠砍斫一空,却留下了树桩,心中不甚明了。问父亲,父亲说:“留着看看,树根应该还活着。”父亲这辈子,从来没有放弃希望,虽然他的希望渺小得常常微乎其微。不失望,就有希望,这是读过初中的父亲常念叨的。   我有些不懂,父亲其实对这四棵树以前是排斥的,因为繁翳的枝叶覆盖了整个院子,让父亲的各色蔬菜失去了生长的空间。父亲钟情的,除了儿女,再就是种了一辈子的蔬菜。我埋怨父亲不会变通,无花果也可以当饭菜吃啊。父亲摇摇头,饭桌上可以少得了无花果,少得了菜肴吗?也许,这就是一种小农意识?实用,是父亲唯一的真理。   父亲不懂得太多的国家大事,除了知道国家主席和总理外,恐怕叫不出几个名字,但很是知道粮食的可贵,或许是经历过那场不堪回首的大饥荒。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家里必须有三大缸小麦,说,一旦遇上饥荒,起码不至于像那年一样忍饥挨饿。这是小农意识吗?有这样的小农意识不应该受到尊重吗?   前天回家,树根已经冒出了浓浓的绿意。我仔细端详,那灰色孤独的树桩,如同一位年老无力的老人,倔强地仰望着天空,仰望空中飘过的每一片云彩,希望带来淅淅沥沥的春雨。   树桩任由自己的伤口裸露,新伤变旧伤,变成了一生的痛。每一次的痛苦,都是爱的蜕变。她把自己的痛苦转化成了对儿女的爱之深,爱之切。   我喜欢无花果,不仅仅因为她的甘甜,更喜欢她的先结果后开花,开的花又是那样矜持。世界上的花儿太多了,能够结果,果实又能供人享用的,则少之又少。无花果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对儿女的抚育了。“天之大,唯有你的爱,是完美无瑕。”这句歌词是对父母之恩的最好诠释。爹娘或许不都有强大的翅膀为儿女遮一辈子风,挡一辈子雨,但只要需要,他们就无怨无悔。   现在,树桩慢慢腐朽,干枯得没有了一滴汁水,只能依靠深埋地下的老根,将地下水汲取。那浅浅的绿,像一双瘦弱的目光正向上张望。这让我想起了那个字眼儿——“蘖”,班固《东京赋》中说“坚冰作于履霜,寻木起于蘖栽”。坚实的冰由脚下傲霜凝聚而成,八尺高的树木由短短的嫩苗生长而成。   我相信,这嫩嫩的绿,必将逐渐茂盛,将整个枯朽的树桩都包围起来。这就像绿色的火把,把整个春天照亮。希望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有没有,而在于你是否呵护,是否培养。   应该是十来岁的时候,第一次发现菜园边的篱笆上有一棵树枝萌发出了新芽。我很好奇,一般来讲,做了篱笆的树枝,都是等待着枯干,等待着腐朽,最终成为烧柴,这是所有篱笆的宿命。那些不甘于寂寞的,邀请了荒草作伴,或者爬满了豆角秧、牵牛花之类的,自成一道风景,掩饰着自己的迷惘与疲惫,已经是很惬意了。   这棵发了牙的树枝,则特立独行,精神焕发,对于纠缠的藤蔓不拒绝,也不理会,迅速从藤蔓的包围中伸出稚嫩的臂膊,在空中迎风摇曳,像一个小学生在倔强地写着梦想。沐浴着晨光,啜饮着清露,看阳光慢慢铺满大地。风雨中,身旁的伙伴们一个个灰头土脸,一天天黯淡了脸色,羞涩地借助藤蔓装饰着日渐朽枯的身躯。   在篱笆被拆除的那一天,这棵生机盎然的树枝被父亲特意留了下来,最终长成了参天大树。树枝被砍下来,这是一种无奈,一种失败;被插入泥土,这是一种机会,一种等待。当梦想再一次涅槃,再一次蘖生,生命的旅程便重新开启。   人生,不知有多少次梦断,不知有多少次无奈,“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这就是一种豁达,在这样的情怀之下,才能“东风未肯随寒暑,又蘖清香与返魂”。“心若在,梦就在”,唱了很多年了,不知道父亲听没听到,但我相信父亲很懂得。   我明白了,父亲留下的树桩,其实就是不灭的梦想。父亲就是那棵衰老的树桩,枯干,苍老,但心中依然摇曳着强大,那是生命与现实的摩擦,那是梦想与痛苦的抗争。至少,父亲希望,金风送爽的季节,孙女又能吃到甜美的无花果了。 武汉癫痫病专治医院黑龙江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湖北那看癫痫病好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