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细思极恐在疯子眼里我们才是疯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6-10 18:39:47

我对一些东西着迷,但我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到底存不存在?没人能够证明他们存在,便也就不能证明他们不存在。

————艾维

我是一个记者,和其他记者不一样,我大多出入监狱于精神病院,好像在那些极端的人身上可以看到令我着迷的东西的一丝影子。

终于,我的思绪被我拉回到了现实,我和一个朋友约定了要采访一个犯人,此时他就在不远的大门等我。

我的朋友是一名刑警,看到我便打了一把黑色的伞走了过来,笑着喊道“艾维”

我推开车门,出门的时候没有下雨,此时却下起了大雨“嘿,有问题吗?”

朋友将伞遮到我的头顶“没问题,他同意了接受你的采访”

我点了点头,便和他一起向监狱里走去, 我在来之前看了这个犯人的相关资料,原本是个大学教授,两年前本市发生了一起命案,当时案子有些诡异,我朋友他在现场看了很久,也没有思绪,正当他头疼的时候,没想到有人来自首了,自首的人就是这个大学教授,他说人是他杀的,但是现场又没有这个教授的任何痕迹,教授的妻子也证明当晚教授一整夜都在家里,没有外出过,但是教授却一口咬定他自己是凶手,为此,教授和他妻子还在监狱里吵了一架,最后因为这个云南到哪看癫痫病案子没有头绪,而又有人十分主动的自首,所以,教授便被留了下来。

朋友和我一路走到了审讯室,那个教授已经提前等在这里了,我跟朋友挥了挥手,打开了审讯室的门。进门之前,朋友还特意提醒我,这个人的精神好像有些不正常,不要惹得他情绪激动,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审讯室里暗淡的灯光将气氛变的有些压抑,桌子的一边坐着一个头发杂长,看不出年龄的人,只看外表,很难看出这个人曾经是个大学教授。

我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对着他坐了下来,出于礼貌,我说道“你好,我是艾维,我是专程来采访你的”

他好像对采访有些敏感,便连忙说道:“是我杀的,那个人就是我杀的”

为了稳定他的情绪,我连忙说道“好,是你杀的,我这次来不是为你辩解的,我来是想了解一下,你当初是怎么杀人的?”

他听到我这样说,情绪才缓和下来,而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我早就告诉过他们了,他们全都不相信”

我说道“你再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是那呢跟我说说,或许我能理解”

“是我在梦里杀的”

我心中一惊,几乎同时反问了一句“梦里杀的”,这听起来很荒谬,梦里梦到杀人的情节不是很正常吗?谁也不能控制梦境的走向!

“恩,就是梦里杀的,因为我不杀她我就醒不过来,梦里的那个人是我……不不不……不是我,那是另一个我,如果我不杀了那个人,那么梦里的我就会取代现实里的我,而现实里的我便会变成梦里的我”

我越听越发的糊涂,却又越来越有兴趣“你是说梦里的另一个你威胁你杀了另一个现实里的人?”我将他的话寽了寽,得到了一个令我吃惊的答案,完全不可能是真的,我现在有些相信这个人的精神有些问题了。

“你觉得梦里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他看到我的表情好像不太相信,便反问我道。

这一下还真把我问蒙了“梦里的世界不就是人脑无意识形成的一个假象吗?”

教授好像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假象?不,梦里的世界也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世界,只有在梦里我们才可以接触到的一个世界”

我越来越蒙了,梦里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只有在熟睡做梦的时候才能接触到?

他看了看我,继续说道“很简单的一个列子,你有没有做过两个或者几个完全相同的梦?”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种情况还真有过,除了相同的梦,还有延续的梦。

“会做相同的梦,便是因为你在睡觉的时候,接触到了梦中那个世界的同一个地方,而你的行为便是你潜意思里的行为,所以形成了完全相同的梦”

我无法反驳他的话,反而有些细思极恐“那梦中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世界?你去过梦中的世界吗?”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他的观点

“当然去过,梦里的世界和我们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有的,梦里的世界也有,这个世界发生的,梦里的世界也正在发生”

“那你的意思是,梦里的世界也有我这个人?”

“没错”

“那你告诉我,梦里的世界的我,现在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这两个世界只有在进入睡眠之后才会有接触的可能,如果你现在让我回去睡一觉,或许我可以告诉你”

我彻底不想跟这个人说了,就在我起身准备离开新疆癫痫病到哪里治疗比较好的时候,那个人突然站到我的身边,悄悄的对我说道“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梦里的你非常想渴望取代这里的你’”

我后背一凉,头也不回的走哈尔滨市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出了审讯室,梦里的我想取代这里的我?我心中发出一阵冷笑。

下午,我和朋友一起吃饭,又聊到了那个教授,朋友说“那个人的精神分裂越来越严重,根据监控显示,他已经有差不多半年没睡觉了,我们正准备将他送到精神病医院”

我一脸不相信“半年没睡觉,不可能吧,正常人一个星期不睡觉就会休克”

朋友说“我也不相信,可是监控中显示,他就是已经半年没有睡过觉了”

饭后,我告别了朋友,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那个教授半年不睡觉的事情,猛然,想到了他最后跟我说的那句话“梦中的你非常渴望取代这里的你”,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强迫自己不睡觉?

回到家里,我整理了一下明天报社排版的文件,便倒头睡觉了,没有再想那个教授说的话。

一个月后,我朋友给我打来电话,说那个教授在被送到精神病医院的第二天就死了,死的很诡异。

“和与他相关的那个女孩死法一样吗?”我几乎是脱口而出,没有经过大脑

“一样,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经过法医鉴定,也找不到致命的原因”

我有一个我不愿意相信的想法在我的脑中萌生“有人自首吗?”

“你怎么知道?”我朋友一副怀疑的语气“自首的人是教授的妻子,他妻子说,这个人不是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在梦里告诉她,这个人是梦里的他”

我将手机扔到了沙发上,手机对面还在说着些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我抬起自己的手臂,这个我真的是我吗?我不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热点情感文章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