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nyh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亲情】亲情不老,记忆不老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32:56
时光抵不过亲情,那些深藏在记忆深处的陈年往事,无论时光如何流转,都不会老去。而且,在时光地打磨中,会历久弥新。      (1)六婶   五一弟弟结婚,所有来的宾客当中,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来人是六婶,因为之前她和母亲之间有过过节,数十年来不曾有来往。   夫君说,这得归功于我。是真的。   由于我出外求学,假期又留在外面做工,所以不常回老家,毕业后留在了城市,尤其又将父母从农村接了出来,这样回老家的次数也是少之又少。   那是去年年初,五叔过世,我回老家吊丧。回老家一趟不容易,于是到各本家以及亲戚家里都有探望。六叔家在五叔家的隔壁,而且丧事上的事又杂又乱,于是吃饭大多在六叔家,闲暇,就与六婶叙及旧情,谈起离别后的生活,眼泪盈盈。   几天后回城,临走时,六婶对我说:我没想到你还能来看我。   那句话的意思我懂,她和母亲吵吵闹闹多次,在村里已不是什么秘密,多年来又不曾走动。想来她的惊讶也是能说得通的。   六叔家堂弟和堂妹已经长大,可能是血缘关系吧,一见面就感觉特别亲,以后的电话联络便多了起来。堂妹考的大学又在我家的附近,报到时我又帮她准备洗漱用品之类的,也算是做了姐姐的本分。六婶对于我对堂妹的照顾,很是感激,有村人来城里打工时,常常带给我一些家乡的吃食,还给我的女儿做了一双千层底的布鞋,手工很是细致。我看到后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样子,感觉很是温暖。   弟弟的婚礼结束后,我带六婶回了我家,傍晚,尽我所能做了一桌子的菜品,看她与堂弟吃得津津有味,我心里感到很满足。   晚夕,我沏了家里上好的茶,陪六婶说话到很晚。   她嘱咐我用心伺候好公婆,尽了孝道,用心过日子。听着她的叮嘱,往事一幕幕浮现。   母亲的脾气不好,父亲工作在外,那时候家里很穷,生活得很不容易,母亲会把不如意和怨气撒到我的身上,一顿毒打后,我会哭着跑到六婶家里,经由她一阵劝说,又做了好吃的给我,住一晚再送我回去,而母亲也消了气。一个母亲,对于别人的孩子,总是理智一些,而堂妹,也一样,经常挨了六婶的打后,也会跑到我家。   几年来,六婶一直有乳腺增生的疾病,她说尤其干了重活疼痛来得更加猛些,有病就要及时医治,不要拖,我决定带六婶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五二那天,我放下所有的工作,陪六婶去看病,一同陪着的还有堂弟。   六婶说这病要吃中药养着,她的意思是抓中药吃,执意要去中医医院,我没有违抗,带她去兰州中医医院,挂了外科,做B超,发现右边乳房内有一个0.4厘米-0.8厘米大的块欲形成,医生说要做钼靶检查,无奈中医医院没有检查钼靶的机器,中午休息后又跑去省人民医院,顺利做了钼靶,影像出来后,有医师对所述病症做了详细的解释,一字一句都写在处方笺上,面对龙飞凤舞的字体,就是不做任何解释。   六婶说能在这儿看就在这儿看吧,可是她哪里知道每个行业都有它的规矩,你没挂人家的号人家不会对你多做一个字的解释,就这样,我们又驱车去了中医医院,等中医医院的大夫上班后才拿着影像找他去做解释。   那些专业术语听不懂,听到欲形成的块是良性的,我觉得无大碍,大夫说吃中药看,于是开了六天的药,六婶一再要求要开十天的,可大夫说药要换着吃的。由于六婶做工在外地,那只能以后我取好了再想办法带去。   好在家里的小叔子是医生,按着处方笺一字一句念给他听,他说吃吃药就会好的,于是我也放心了。   果然,吃了最先取的几副药,六婶说疼痛减轻了,六天后,我把情况告诉了大夫,他又开了六天的药,结果六婶吃了第二次的药后,说又开始疼痛了,坚持要我再按照第一次开的方子去抓药,我说得问大夫,可能第一次的药不宜常吃,堂弟在电话那端争抢着喊他觉得没事,六婶也反复强调第一次的药效明显要好些,争执了一会,我说我问了大夫再说。   把事情的原委打电话问了小叔子,才知道第一次抓的中药里含水蛭和蝎子两味中药,他说这两种药是活血化瘀的,效果极好,可毒性大,吃久了人会中毒而死。   听完小叔子地解释,我又电话过去给六婶,堂弟抢过电话说姐你忙就算了吧,我们自己去医院看。我忙着解释不是忙的事,是凡事听医生的才不会有差池。   胡乱对答了几句,挂了电话后心里堵得慌,一口气坐在沙发里哭了起来。   六婶和堂弟的表现让我想起了五叔的死。我的家在偏僻的大山深处,虽说五叔在小学教书,可医学知识缺乏得紧,就在检查出肝肥大和酒精肝的时候,他都以为这个病跟感冒没什么两样,不就医,还照样喝酒,于是酿成了大错,病情极度恶化,四十二岁就撒手人寰。   第二天六叔来了电话,说还是听我的,按照第二次的处方去抓药吃,我才放心了下来。六婶在家里做主惯了,可是这事她如此固执,让我有了情绪。好在吃了多日的药,疼痛感减弱了,我又打电话安慰,病要慢慢治疗,中药调理急不得,况且小叔子说女人的这个病等绝经后自然就会好的。   去看望母亲,偶尔还会跟我念叨六婶以前诅咒她的话:一年四季双腿跑在泥水里,迟早为了娃娃会把你搞疯了。   每每听到,我只有一笑而过,好歹她也是六婶,我六叔的妻子,我堂弟和堂妹的母亲。我不会计较,也会安慰母亲,我现在把日子过成这样,你没看六婶眼里的羡慕,你应该比谁都高兴才好。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放开胸怀去接受,会发现,这个世界的阳光,会更多些。   对于六婶,我选择了宽容。我从她的目光里看到了她的愧疚,我想这就够了。      (2)小叔   在我所有的亲人里,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叔和侄儿林。   小叔喜欢深夜酒醉后打电话给我,有时是午夜十二点,有时会更迟些,我没有晚间关机的习惯,所以这多多少少打扰到了我的生活,我很是不满。有时会冲他喊几句,但无济于事,过很长一段时间后,又会打电话给我。   小叔是个光棍,做一份洗车的工作。四十岁光景仍然不知道为以后的生活打算,我说你去工厂做工吧,工资还高些,他却吃不了苦。就他那工作,工资一月也就两千,除了喝酒就是嫖女人。对于他的作为,我无能为力,几次苦口婆心后,连说道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出嫁的时候他在外地打工,没能赶回来,一年后回老家经过兰州来看我,在老公出去买东西的空隙,他责怪我出嫁,说他老了没有人养老,我有点郁闷,没有合适的话来回答他。吃了一餐饭,住了一晚,给他塞了几百块钱,便打发回了老家。   他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从小到大他觉得自己最疼我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是完全能理解的。   幼时,我生活在祖母身边,那时候,几位伯伯和叔叔都成了家,分了家单开过,唯有六叔和小叔在祖母的身边,自然要疼我一些。最快乐的时光,是等小叔下学后,背着背篓,拿着镰刀,带我去给牛割草,上山坡时,小叔会唱着: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我会在后面和:大风从坡上刮过……那是多么明亮的日子呵!   青稞黄了的时候,园子里的第一颗杏树上的杏子也跟着黄了。在我和小叔领着大黄狗探了多次后,知道终于可以摘杏子吃了。小叔会爬上树,挑最黄长得最好看的杏子摘给我吃,两个衣服口袋都装满时,他会跳下树,用随身带的手帕把杏子擦干净,放在左手拇指和食指中间,右手随着轻轻一捏,杏子便成了两半,吃了杏子,他又找砖头把杏核砸破,取出甜杏仁给我吃,那杏仁可真甜啊,那时的天空,蓝得跟墨水洗过一样,没有一朵云。   小叔的不羁,在祖母去世以后,他初中毕业便辍学了,父亲说六叔上进些,便供六叔读高中。小叔不长进,父母又养着我们三个孩子,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供他上学。   在缺少家长管教下,小叔便变坏了。清晰地记得一个夜晚在他的屋子传出女人的声音。   祖母去世后,四合院里,堂屋归五叔住,偏房一间留给小叔,西屋是六叔的,那时六叔还没成家,在外地做工。一日我上了晚自习后,由于父亲外出,母亲又照顾弟弟妹妹没人接我下学,我就住在了离学校近的五婶家。   刚进门没一会,我听小叔喊我的小名,跑到偏房门口,门是闩着的,推不开,小叔说别进来,到窗户口说话。走到窗口,他说去你五婶那里拿个针和线,线要黑色的。我照做了,从窗户口递了进去,临走时,听到有女人在里面说:你这侄女挺机灵的,没看见我是谁吧?我听小叔说没有,然后传来低低的谈话声。   我走到堂屋问五婶,小叔房里是谁,五婶瞪了我一眼,不许胡说,什么也没听到,没看到。我便不敢再问。   小叔的名声坏到千里,家里寻访不来一个媳妇,哥哥嫂子对于他的作为凉了心,再无人问,无人管。   现如今,小叔又远赴新疆,我的小姑在那里做干果的生意,听说给他寻了一门亲事,让他去看看。对于此,我无话可说,只能给他一份祝福。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好言相劝多次,并无一点长进。这也不是我一句两句话就能说教过来的,他是长辈,他的长辈都无可奈何,何况我?   纵使有太多的不放心,我也只能是空想罢了。自己的人还得自己活,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本就是不靠谱的,也是自私的。   他说让我给他养老的话犹在耳畔,可笑之余更多的是忧虑。那么,就让我念想着童年与他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尽自己的力量关心他吧。   我想,这样,我也心安了。      (3)林   很长时间了,我没有再打电话给林。那是因为我生他的气。   快过年时,他打电话给我:姑妈,我想买个电脑,我们班的好多同学都有电脑。   我托熟人回老家时带给大哥三千块钱,让给林买个电脑。   林是我文哥哥的遗腹子,文哥哥死去的时候,他还尚未出生。   念着文哥哥生前对我的好,对于林,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尽量满足他。   文哥哥长得清秀,人缘也好,二妈去世后,他随着二伯过着平凡的农家日子,看上村里一位漂亮的富家姑娘,人家姑娘看不上他,远嫁他乡。   文哥哥心死,抱着娶了谁都一个样的心理,听着大人的话娶了我的欢表姐。表姐长相一般,姑母眼睛又瞎,家里更是穷得叮当响。   村里的新媳妇欺负公婆的事情屡见不鲜,二伯也是看着欢表姐老实稳当,家里人提出这门亲事亲上加亲,甚好,于是不久文哥哥与欢表姐结了婚。   结婚后的日子还算好,他们一起干农活,欢表姐尽心伺候着二伯和文哥哥,自欢表姐怀了孕,文哥哥对于欢表姐的态度也变得稍微好些了。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婚后不足一年的冬天,我的文哥哥在与父亲等人上山砍柴时不慎掉下悬崖,当场就没了命。   欢表姐生下林,几月后听着大表姐的安排,嫁给了偏远的农村,只是听说那家有一院齐整的砖瓦房,去了才知道那家空空如也。我知道,欢表姐的第二次婚姻,也不是那么如意。人在贫穷面前,往往没有多余的选择。欢表姐改嫁后林过继给了我的大哥——文哥哥的亲哥。   见到林,也是在五叔的丧事上。从我见到几岁时的一个冬天在冰面上玩陀螺时的样子截然不同。拉着他粗糙的手,看着眼前五叔的棺木,我又一次想起故去多年的文哥哥,声泪俱下。   林随了欢表姐,长得不好看,一点都没有文哥哥的样子。可我知道,他就是我那死去的哥哥的孩子,告诉他只要好好学习,他的钱我都出了。大嫂告诉我,不是自己亲生的不敢多加管教,现在学得不成样子——半道堵了同学讹钱,打架斗殴,抽烟,有时还和村里的傻子——一个年近四十的痴呆男人一起睡觉,我听后心痛不已,没有半点办法。   我回城后,时有与大哥联系,得知家里的情况,我告诉大哥,林的学费我掏。大哥听到我这样说,有点难为情,但也应了。大哥的日子也过得贫穷,大女儿已经结婚,见林不成器,就把大女儿招女婿到了家里,无赖家里不睦,三番五次地闹腾,多次打架后,大女儿也离了婚,女婿走了,留有两岁的孩子养着,大女儿外出打工,大哥大嫂在家种地,捉襟见肘,实在难堪。   但当我从大哥那里知道,我上次捎给林的钱说自己去电脑部买电脑,可谁知林拿出去赌博,全部输光了。   听到那些话的时候,我的心痛得无以复加,眼泪把我的整个世界给掩没了。   那一晚,我失眠了,眼前全是文哥哥生前的一些景象:他干农活回来的路上,把一把折来的野草莓递给我,说明天哥再给你折;他去村里的泉那里挑水,经过我家门口时会喊我的小名,说只要我成绩好,他会给我买一个漂亮的发卡;他还说,等他挣足了钱,要带着我和欢表姐去大城市看看人家住的小洋楼是什么颜色的……   哥哥,我也希望林能听话,最终跟着我到城里好好寻一份工作,度此生。   可是,哥哥,你觉得你的儿子林,他肯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泪湿了枕巾…… 癫痫病如何预防及进行日常护理癫痫疾病会影响患者的寿命吗武汉靠谱的医院哪里能治癫痫病?长春出名的癫痫医院哪些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